第一百二十七章 踏雪寻梅(二更)求订阅^_^

作者:宸心书名:天武圣主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16/07/01 09:24:37字数:8640

夜弓,晚箭,化作

送秋风绝迹了太多年,若不是苏启使用估摸着天启大6都不会再现这一式,所以送秋风也有送秋风的好处,因为真的没有人能研究到这一式。

当秋风动,那夹在秋风秋雨中的清香同时卷席而起。

并不是清香动而是狂躁的秋风吹散了这股清香!那股梅香苏启觉那自然要吹散,否者中途难,送秋风不攻自破。

踏雪凝神静心,双手握着寻梅,他不能离开此地,脚步不能动,所以他所踩之地骤然雪花纷飞。

梅与雪最为相配,寻梅棍与踏雪自然也是最配,所以当踏雪握住寻梅棍,他的眸中闪过一丝疯狂,那一棍夹杂满园香气,还有至其脚下疯狂飞舞出的雪花,雪花瞬间卷席而出,布满八方而去!

这一式就名踏雪寻梅,所以漫天雪花纷飞,那梅香也是扑鼻而来。

仔细看去,那飘雪之中,一朵朵殷红好似宣纸上点缀的那一丝梅红,不过看仔细些更像是踩到颜料盒的几只小猫咪在这片黑夜中嬉戏打闹,它们奔跑着,在这片夜中留下了无数脚印,那梅红好似一枝梅的脚印,随意的漂亮,漂亮的动人。

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这是踏雪对雪中寻梅的意境,你看,寻到了梅你才能看到那满世皆是梅,你才能感受到化身千亿的微妙境界,你才能看到踏雪握着寻梅已经挥动无数棒,没一棒就是一朵梅,寻梅棍化身千亿之梅。

这便是踏雪寻梅!寻到便化身千亿,那梅与飘雪,相融合,那一棒棒狠狠砸下,迎着送秋风而去!

苏启的刀,遇到了踏雪的棍,满世界的秋风遇到了踏雪寻梅,秋雨与香梅碰上了,在黑夜中绽放着璀璨。

奔跑的小猫被惊吓到了,于是乎它们奔走的更快,这漫天的雪花飘舞得凌乱,所以看到的那一抹殷红越来越密集,密集到真的化身千亿,密集到满园皆梅香,放眼望去,似乎真是冬季到了,踏雪之人寻到了漫山香梅,于是乎忘情大叫,搅动这片风雨。

苏启皱着眉头,踏雪寻梅化身千亿,虽踏雪未动,但是寻梅棍实在太长了,每一棍都稳稳迎上自己的刀势!每一棍都让自己无从下手!在漫天秋风秋雨下踏雪寻梅稳稳守住那方世界,甚至还在稳稳更近一步。

这是一种底蕴,也是浩瀚之气,可以说踏雪寻梅这一式就是底蕴足,就是稳扎稳打,稳定我这一方世界,哪管你风雨而来,我自是巍然不动。

最重要的是苏启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因为那看似普通长短的寻梅棍竟然能瞬间拉伸,长到十米,狠狠与赤刀撞击而上!

直到此时苏启才明白踏雪的底气,与他为何敢夸下海口自己能巍然不动!

因为他的实力真的很强,踏雪寻梅这一式营造的风雪香梅之域也稳若泰山,而且他的寻梅棍长到虽他人未前进,但是他的棍,棍棍打到自己面前!阻拦自己赤刀更近一步!阻拦这满天秋风秋雨,让其没有落脚之处!

他们约定的是三刀,那么只要他能在三刀之下脚步不动那便是胜!踏雪很有信心!因为他这一式,化身千亿的香梅,因为他的寻梅棍,哪管你在百米之外,我的棍定然能棍棍到肉!

可以说苏启着了他的道了!按理说苏启不应该犯这个错误,他太心急了,也不愿过多纠缠!

秋风秋雨在挺近,苏启需要的也只是往前更近几步,他离他也只有十几步的距离,只要他的刀能砍在他的身前!苏启有信心让踏雪离开所在之地!

稳若泰山?

踏雪忘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他并未见过对上过送秋风这一式,当初送秋风现世只为一件事,可动用这天地秋风,让秋风为刀!

若秋风为刀那么秋风不散便是连绵不绝!所以你看,这满城的秋风秋雨,所以秋风不散,秋雨不灭,那么比起底蕴,比起浩瀚,苏启占着天地秋风便要强上三分!

初始还并未感觉,但是当踏雪挥动了太多棍之后他现了一件不能忽略的事情!

他一直在挥棍,寻梅满天而去,但是苏启的刀势一直未变,毅然挺近!变得只是这满城秋风更加狂躁而已。

苏启刀下的秋风就是多了那股子狂躁的味道,不然清波湖旁的那数百老柳又如何会断?

你看现在,哪管你踏雪寻梅如何固若金汤但是你又能敌得过这满城的风雨?你又拦得住这天地的秋风?而且是如此狂躁的秋风!

可以说此时的送秋风才是完全挥的送秋风!

因为当年的一代刀客邵峰在黄河边上吹上多年秋风,为的便是把这连绵不绝的秋风化作自己的刀!

当秋风化刀,那么你动用的便是天地秋风,动用的是天地之力,而且是顺着天地而去送出这一刀,送出这满城秋风,那么自然是最省力的。

是的,就是省力二字!

送秋风这一式不止是强大,更重要的便是这省力二字!

并不是掌控天地之力,也不是借用,而是顺着天地之力,顺着秋风之势然后将这秋风送出!

不是取,也不是借,而是送,所以满城秋风化作满城秋刀,那刀如此锋利,那刀随着苏启的霸道之意如此霸气!

就算真的上了你踏雪的当又如何?就算你这踏雪寻梅稳如泰山又如何?你依然阻止不了我秋风前进的步伐,你的棍依然阻止不了我的刀前进!

这只是快与慢的区别!倘若苏启用一刀两断!连续不停,三刀之下他依旧有信心破开踏寻的踏雪寻梅,但是他的身体真的不行了,体内元力运转到了极致,他必须要保持更多的体力,否者面对鬼影他又如何能保护他?

踏雪想的并未错,他明白自己的踏雪寻梅固若金汤,所以他认为只需刀棍相击不用见血便可让苏启离开,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他与孔默乃一起踏雪寻梅的梅友,他是可为梅友一怒之下打上庭狱的人,又岂会为难旧识的师弟?只不过这是原则问题,虽然他想让苏启入天明寺,可是这满寺僧人皆不允!如若没有正当的理由,如若他们不允,那么一场腥风血雨自然是难免的!

踏雪不希望如此之事生,因为他是天明寺的俗家弟子,因为他的师傅是天明寺的主持,虽然他认为师傅太过古板,但是师傅终究是师傅,他不愿出面之事作为弟子的他自然需要站在此地,挥舞着手中寻梅棒,让苏启知难而退!

他的想法自然是好,只不过他没有想过苏启是一个与他,与萧张一样的疯子,他们想做之事谁又谁能拦?就算有人能拦那么他们又会退吗?

会吗?

这个问题若让踏雪来想他也只会淡然一笑,开玩笑?谁能让我退?我所想之事自然便要去做,哪怕前方是雄山也要攀爬,是黄河也要渡过,若是牛鬼蛇神那么更简单,一棍挥去便可!

他与他的心境是一样的,所以哪怕是他觉了苏启这一刀的不同,哪怕他看到苏启的刀越来越近,满城秋风越来越狂躁,他的踏雪寻梅稍有些凌乱,那么这一切又能如何?

你能让我退,那我便放你进!所以踏雪并不会因为满城秋风而皱眉,反而带着一丝笑意!是的,他很久未遇到如此强大,性子又与自己如此像的人了!所以高兴,自然而然的高兴!这便是他,“踏雪寻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