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星宿派一诉

作者:围浪书名:盗风天下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6/05/10 23:30:12字数:7440

浣碧莲带着陆忻潼到达星宿派的时候,天刚刚亮。

只见一弟子正在门前清扫,见到有人来,立即放下手中的活上前问道:

“两位这么早来星宿派是有何事?”

想必这弟子新来没多久,并不识得浣碧莲。她也没在意,从腰间取下一枚玉佩递到他面前道:“将这枚玉佩交与你们掌门,就说浣碧莲求见。”

那弟子接过玉佩看了一眼后点点头说:“那两位在此等候片刻。”便朝着派里走去。

不到一会,他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脸红道:“原来是师叔,快快请进。”

李星海一早醒来便听到有人拜访,看到那枚玉佩时才知道是自己的师妹来了,当即穿戴好衣服来到主堂内。

“师妹?是不是陆家庄出了什么事?”他问道。

“一言难尽……”浣碧莲一脸忧愁状似有一些话难以说出口,只能道:“看来要麻烦师兄一段时间了,这些天我想和潼儿在这里暂住。”

李星海想也没想道:“师妹别见外,你就尽管安心的在这住下吧。”随即叫几个弟子去收拾两个房间出来。

浣碧莲拱手一礼,带着陆忻潼一同下去了。

李星海知道她不可能突然来这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知什么事,但隐隐似猜到了什么。

在武林众多门派中,星宿也算是一个大派,主要研究剑法和心诀,由李星海担任现在掌门。他的一套御恒剑法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而浣碧莲师出星宿,在她嫁与陆风云之前曾是星宿派最出色的女弟子,和李星海是师兄妹的关系。

“星宿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浣碧莲一路走来四处张望,不由得想起了当年自己在这练剑的场景,一时感慨道:“岁月催人啊。”

二十几年前,她还是个含苞欲放的少女,跟着师傅在这里静心练剑,直到有一次比武大会上,她遇到了陆风云。

当时的他一身白衣,面冠如玉,初次见到,她就被他一身正气凛然的的气概所倾倒。心想着,若与君伴执手白发,便终此一生也无遗憾了。

少女情窦初开,日日想着,夜夜盼着,果然上天不辜有心人,两年后,她就顺利的与他拜了堂成了亲。

陆风云是一个度量极大,又重情重义的人,在她眼里一直是个好夫君。陆忻潼出世后,他们一家更是其乐融融。然而直到那天……

齐云山一战后,他败给了当时的魔教教主龙霸天。回来后,他就一直勤练武功,说着终有一日会武功盖世,打败龙霸天。

也是从那时起,陆风云有了当盟主的想法。

浣碧莲知道,在陆风云内心深处其实也是有着很大的抱负的,但他的野心也会逐渐变大。正如现在,他的心已经不止容下一个盟主之位这么简单了……

“师叔,到了。”前面的弟子突然说道,将她们的行李放了进去之后便退下了。

才回过神来的浣碧莲看了看面前的一番景象,两间客房很大,坐落在一个小庭院里,里面有一个假山和一条长廊,四周围都很安静,甚是舒逸。

她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拉着旁边的陆忻潼走了进去。

陆忻潼从昨晚到现在都没说一句话,也没怎么休息,默默的跟在浣碧莲后面不作声。

“潼儿,你先去休息。以后的事娘来处理。”浣碧莲朝她说道。

她便点了点头,乖巧的去整理床铺了。脸色还有些苍白,又面无表情,这让浣碧莲内心很是担忧。怪自己太宠她以至于这孩子没经历过什么风雨,如今一受点打击便成了这副模样。

不过陆忻潼也是坚强的,陆风云给她的打击使她内心是要承受多大痛苦啊。有那么一刻,她想告诉天下所有人,琉璃珠是自己的父亲偷的,但,她不能,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

陆忻潼睡熟后,浣碧莲才轻轻合上门离去。

李星海正在练剑,见到她来,道了句:“师妹。”便放下手中的剑,给她沏了一杯茶。

“师兄,风云他变了。”浣碧莲突然上前抓着他的胳膊有些哽咽道。

李星海一愣,继而拍了拍她的肩膀。“从他下了必杀令开始,我就猜到了一二。”他说。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那年你执意嫁他时,我就说过,陆风云有一颗多疑的心,即使武功再高,也会担心有更厉害的人将他打败,龙霸天就是一个例子。”

“所以他那么急的要杀楼枭月……”

“谁杀了楼枭月谁就能得到天宗剑,与其说杀楼枭月,不如说是为了得到天宗剑。”

李星海一边说着一边叹息,又道:“所谓天下武功不尽,一物降一物…江湖三宝虽然厉害,却也有东西与之相克。”

这时浣碧莲恳求的说道:“师兄,你已经知道陆风云如今的为人,但天下人不知,可否……”

“可否替他隐瞒是吧。”李星海打断她的话,轻笑道:“我是可以闭口不说,但师妹你要知道,他如今在练的武功可是一日比一日严重,若是稍微分神,便会走火入魔。”

“我知道…可我还是爱他……”

听到这李星海也没再说什么,拿起了一旁的剑又继续练着,浣碧莲看他认真,也没打扰,回去客房了。

就这样,母女俩在星宿派小住下来,而陆风云整天忙着练功,根本没有注意她们已在星宿派的事。

江湖时不时的传出楼枭月又杀了谁的消息,然而都无一人能与他过的了三招,有的人甚至没看清他的脸就已经倒地了。

楼枭月来到一条河旁,一个船夫突然抱着桨指着他,然而全身却在瑟瑟发抖,必杀令的逼迫令他无可奈何。

“你走罢,我不杀你。”他淡淡的说了声后便朝船上走去。“没人会知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那渔夫听后一个劲先是一愣,然后不停的磕头道:“多谢大侠,多谢大侠……”然直打着哆嗦的跑走了,而楼枭月,拿起手上的桨,一个人划起船来了。

看来,他这是又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