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新情况

作者:码字狂兵书名:带着系统征天下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4/08 11:35:52字数:6716

和洁洁说话,我就不必费太多的唇舌了,有时候哪怕不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都能懂我,就像现在,我所说的话,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有些莫名其妙,可她却完全懂我的意思,直接说明道:“邝家的人全部退出了兴城,商盟的话,决定跟我们洽谈合作的可能,至于木子村的人,我已然安顿好了,另外,张军我放了,不过很可惜,仍然没有阻止吴广他们,整个张家现在已经被攻陷,那个吴广的确很厉害!至于具体的过程,我会叫人给你整理一份资料。”

我在旁静默的听着她娓娓道来的一番话,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吴广那个老狐狸邪恶一笑的面孔,这个家伙真真假假让我看的完全不真切,但不能否认的一点是,他确实十分具有能力。

洁洁看我不说话,也没有出声打扰,而是在旁边静心等候了起来,这之中,她不由瞥到了我一旁放着的天玄录,她待我回过神来,不由指着那秘籍好奇道:“那天玄录是什么东西?”

我并没有隐瞒,把相应的情况给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她哦了一声:“如果真这么厉害,那你倒是要多看一下,早点神功大成,然后傲立天下。”

在她说话之间,我直接把天玄录递给了她。

她不禁为之一笑:“还是你懂我。”

说着,她就接过看了起来。

眼见此,我则继续想起相应的事情来。

我在总结之前的战斗,因为我想从中吸取一些相应的教训,我想分析出,我要怎么做才能获得更好的结果,如果有下次的话,我不希望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我希望的是,我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到现在我才真正意识到,没有谁是愚蠢的,他们能取得过人的成就和地位,那本身就代表着他们的能力,而我,自以为没飘,实际上我还是高估了自己,但是,我所拥有的,却完全能够弥补我失败的代价,甚至有过之!

在我心里面想着时,她适时的出声了:“这天玄录看起来真的很扯啊!这不是叫你去当道士吗?”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她能教我飞天遁地不用功力的身法,为什么又不教我玄功呢?

事实上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那么做,因为她修炼的是专属于她们女生的功法,除非我想挥刀自宫……

我笑道:“那自然不能,我怎么可能舍得下你。”

“真不老实!”她吐槽了我一句后,把天玄录还给了我,不无一丝嘲弄道:“为什么不对她动手呢?要不然的话,事情多简单啊!”

“如果我真那么做了,你认为我和你会走到现在?”

她说不过我,结果像小女人一样任性,直接在我始料不及中,粉手往我身上好生用力一掐,顿时痛的我呲牙裂嘴、边上的小沁看到相应的一幕,实在忍不住在那里抿嘴偷笑了起来。

我才不管她,直接把洁洁强抱过来,然后也不怕少女不宜,当着她的面就在那里和洁洁那个了起来。

小丫头倒也是知趣,没有再继续站在旁边,而是轻轻的离开了。

只是,我和洁洁继续没有多久,我们就停了,究其原因是我身上的伤口根本不允许我浪,洁洁也是厉害,她直接给我用口……

**过后,我拥着她躺在床上,我俩都不说话,很享受彼此这种温存的感觉。

不过,最终她还是打破了相应的沉寂,她好奇道:“你接下来会怎么做?”

我当然明白她指的是商盟以及吴广,我老实道:“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不过商盟要跟我谈,就谈呗,但我觉的吧,我和他们应该谈不来,因为他们始终不是我所创,他们在兴城里,就算我暂时不收他们,迟早也会拿他们开刀的。”

“你不是很大气吗?为什么不能容下他们?”

“你不要告诉我,你和他们之间的某人有一腿?”我开玩笑道,不过显然这玩笑一点不好笑,恰恰相反,这丫的还直接给了我一道,直把我苦的,连忙告罪。

随后,在我回过气来时,我认真道:“我是能容下他们,只要他们肯听话,可是你觉的可能吗?就算我不动他们,我估计他们也不放心我们,人性就是如此,你觉的呢?”

她不由为之一笑,不无一丝赞赏道::“你这一下倒是挺聪明了。”

我讪笑:“其实像他们的话,在这乱世里,要么自己像邝家那样搞军队,要么就是依附于某一方势力,否则的话,他们根本不可能生存的下去,不过后者我估计但凡有点心气的人,都不太想啊!”

“那你是否有想过,他们这次谈判,就是想要投诚于你?”

随着她这么一说,我整个愣了,因为想想也不无可能,如果我是对方的话,说实话,我还真会那么做,要知道就我相应的表现,我算是一个值的投资的潜力股,更何况,兴城就在我的掌控中,硬跟我作对的话,他们真的讨不了好。

就在我想着时,她突然起身道:“李航也不是那么好易与的人,要不然的话,商盟也不会一直死压着邝家了,而且我还收到消息,说他是准备把他的爱女下嫁于你,现在,他女儿已经在赶回来的路途上!”

抛下相应的话,她也不等我回声,便直接走了,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心里很不痛快,因为她相应的表现给我提示了一个讯息,就是她和李航多半是睡过!

作为一个从现代过来的人,而且本身也是有过经验的人,我理应对相应的事情释怀,可事实上我却并不能。

我很不开心,真的,我多么希望她还是……

可事实是她不是!

就在这时,我整个人不由为之一顿,因为我赫然想到了一个情况,就是她之所以会这么离开,是不是她早就料到我在知道相应的事情后,会看不开,所以她才先……

想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