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网』(十一)——『歌』

作者:非出一个未来书名: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21/10/18 21:05:39字数:2635

土御门元春的背后传来了声音。

紧接着,是比待在刚刚那个冰雪的世界还要刺骨的寒意。

被先发制人地占据了最擅长的位置,间谍少年只好配合着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反抗的意图。

会这么做并非是谁使用了能力,而是生存的本能在不断释放着警告。

至于为什么没能提前一步发现,那得是之后才有机会考虑的事情了。

“唔喵!好了好了——这位同学到底是在说什么呢?我只是注意到这里有人倒在了地上,才好心好意地过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忙的,怎么说都应该得到表扬才对吧?”

油嘴滑舌地用装傻充愣拖延时间,土御门微微侧身,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来人。

金发,学生,以及。

和面前的小女孩极为相似的外貌。

没错。

确定了。

(这可真是中头奖了……不,应该说早该想到的才对。)

芙兰达·塞维伦。

身体僵硬的土御门默念出了一个名字。

那是目标情报上特别注明的重点关系人,而且就在最近,她还获得了新的身份。

学园都市内诞生的第八位。

——『Lv5(超能力者)』。

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已经没有显而易见了。

只是。

她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

(……那个人不是说过,会有暗部去阻拦……)

(……?)

等下。

思考中,土御门的心跳再次猛然加快,脑中闪过了一个不太愿意承认的念头。

(亚雷斯塔那混蛋,把我也当成可以抛弃的棋子了?!)

表情骤变的土御门差点咒骂出声。

他的身份本来就特殊,自然很快能明白过来。

一反常态的委托。

真假难辨的情报。

说穿了。

想要试探一位‘魔法师’,另一位‘魔法师’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现在这个地方,不是刚好就有一位了吗?

土御门沉默了。

而仿佛是要佐证他的说法一般,少女也冷淡地开口了。

“是这样吗?但我怎么觉得,你更像是那种会在背后捅刀的人呢。”

对方毫不留情地揭穿道。

这下,连否认的意义也失去了。

“……你也是魔法师吗?”

收起了浮夸演技的土御门说道。

这个问题放到现在来问多少有些多余了,所以,更像是他在确认般地自问自答。

亚雷斯塔故意混淆了姐妹两人的情报,为的就是这一刻吧。

土御门叹息。

只不过,那混蛋大概也没有料到那个小女孩的身上会藏着那么大的秘密,导致自己接二连三的错过了出手的机会吧。

他的『计划』,恐怕又要发生改变了。

想到这里,土御门突然有点同情起某个被冻成雕像的人了。

说不定,他才是最倒霉的那个。

“嗯哼?你背后的人,难道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吗?”

少女语焉不详地用问题回答着问题,她有些喜欢上这个感觉了。

这让土御门有种很是吃瘪的感觉。

他皱起脸,只好继续说道。

“那么,你准备怎么办?”

土御门看了一眼周围。

可能是因为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制止了,结果反而给他留有了可以对话的余地。

“事情闹得这么大,你该不会还想要全身而退吧。”

身份败露的魔法师还想待在学园都市里意味着什么,大概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你应该听说过我的称号吧。”

她没有直接回答。

越过土御门的身旁,来到芙蕾米娅面前的‘超能力者’将妹妹轻轻抱了起来。

“那个不择手段想要用自己的存在价值去交换话语权的笨蛋可没有出手轻重的观念,而这孩子也是第一次使用自己的能力。”

也就是说,虽然通过了及时的疏导,没有人因此失去生命,但还是有许多被无辜牵连的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而且在没有处理好这次事件之前,正在赶来的警备队也不能百分百的信任。

仔细想想地话,需要面对的麻烦事还真不少。

交给两位台面上的‘始作俑者’去处理更是不可能的。

“所以,总得有人来‘善后’吧。”

她的语气十分从容,就好像要去做一件平常的事一样。

“如果让事情就这样草草收场的话,等她醒来的时候,我还有什么资格去一本正经地说教呢。”

少女宠溺地笑了笑。

然后。

“除了你之外,应该还有隐藏在暗中的家伙吧?”

她用视线的一角瞥过旁边的墨镜少年。

后者微微抬头,没有回答。

而她也不需要回答。

“一个个的……等他们全部自己冒出来稍微有点浪费时间了。”

“那就把所有的事情,一次性全部解决掉好了。”

清亮的声音落下决定。

土御门并不知道她这么说的底气。

直到。

刚才为止。

所有的‘正常’,在下一秒全部消失了。

异音突起。

土御门瞪大眼睛。

现在,这一刻。

作为距离最近的观众之一,他却无法出声,也无法形容。

只是看着,只能看着。

相隔数步的地方。

闭上眼的少女,正在用『声音』编织世界。

啊——

啊啊——

没有歌词,没有乐谱。

游离在空气中的,是人类的大脑无法理解的参数。

所有人都停下动作,愣神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的身体。

失去的力量不断满溢而出。

冰雪消弭,融化的尽头是复苏的大地。

阳光穿透云层,为演奏者的世界带来了新的生机。

凡响天音——

以凡人之躯,咏唱神明恩惠之人。

……啊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土御门终于明白了,自己感受到的违和感是什么了。

超能力者是无法使用魔法的。

而眼前这犹如神迹一般的场景,更是倾向于『魔法』的范畴。

她所谓的‘超能力者’,都是伪装。

真是的。

土御门苦笑。

这到底算什么。

学园都市的建立者,统括理事长亚雷斯塔曾是一位魔法师。

现在,学园都市明面上的最高战力之一,也是一位魔法师。

这两个消息一旦传出去,整个世界所构建的体系都会产生动荡吧。

土御门无法想象。

就在他独自无限感慨地时候。

如同『天音』的『歌』也迎来了尾声。

就像她说的那样,所有的一切……起码表明上都解决了。

没有人需要为此住进医院。

警备员中带有‘恶意’而来的人陷入了沉睡。

第二位的冰雕像保留了下来,以另一种形式赋予了他需要的存在感。

完成这些,仅仅只用了一首『歌』而已。

那到底是什么?

土御门将某种猜想,深深地压在了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