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栅川中学』

作者:非出一个未来书名: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21/10/06 23:07:38字数:2628

日期是四月一号,时间是早上八点,地点则是第七学区内最大的单轨车站内。 X

距离芙兰达和芙蕾米娅来到这座学园都市也差不多快有两个多月了,因为她们俩是在一月末这个十分尴尬的时期抵达的,大部分学校都还处于备考收尾的阶段,之前云川芹亚询问芙兰达入学方面意愿的时候,也被她暂时‘保留了意见’。

这样一来,留给她们习惯在学园都市生活的时间便充裕了起来。

除了整天在家里靠卖萌来骗取喂食的芙蕾米娅,整理行李,置办家具,熟悉环境,考察择校……这两个月里,芙兰达基本上只是做了一个‘普通的留学生’应该处理的各种本分工作,完成了作为学园都市一员的身份转变。

至于什么通过黑客技术‘看看’上层的书库,找到某个倒霉的把妹手‘聊聊天’,在没有门窗的大楼附近‘溜达溜达’,在她看来都是纯粹的作死行为。

好不容易圆滑的融入了这里,自己到底有多少能力,在时机到来前又该‘扮演’好什么样的角色,芙兰达心里还是很有数的。

现在的她还没有去掀翻棋盘的实力。

就是这么一回事而已。

……

“……芙蕾米娅,之前跟你说的都有好好记住吧?”

摆正了自己妹妹那戴的有些歪的淡红色贝雷帽,在列车到来前的芙兰达再次以叮嘱般的语气确认道。

“嗯嗯,姐姐实在是太爱操心了喵!”

欢快地左右转了转身体,再看了看绑着可爱挂件的书包,确认完‘装备’的芙蕾米娅摆出了一副‘真受不了你’的样子。

完全没有面对自己‘衣食父母’的自觉。

“回答呢?”

“……是,已经全部记住了。”

看着那张凑到面前阴沉下来的笑脸,‘危机警报’哗哗作响地小女孩顿时‘乖巧’了起来,连口癖都被‘不可抗力’矫正了。

“不要接受任何研究所的邀请。”

这是芙兰达对芙蕾米娅提出的唯一一个约束。

即便只有lv1的程度,在那些研究员的眼中,作为‘原石’的芙蕾米娅也是极为稀有的素材,她的身边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怪叔叔怪阿姨’之类的角色来诱骗这种涉世未深的幼女。

至少芙兰达自己已经接到不少打着‘提升能力’,‘丰厚奖学金’这些幌子来邀请她参加研究的电话了。

所谓的‘能力开发’,虽然现在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但这里可是那个倒吊男的大本营,谁又知道这其中是不是还隐藏别着‘阴谋’。

为了一个可有可无,不明所以的超能力把自己的身体‘贡献’出来,在芙兰达看来是完全没必要的。

这也是她把自己伪装成原石的最主要原因。

天生能力者本来就是在非人工干涉的条件下产生的,所以学园都市里关于原石的研究报告也有不少都提出了不要以‘常规的能力开发方式’去破坏原石的价值,这种得到了不少人支持的说法。

因此哪怕她们不参与任何能力开发的项目,通过‘来自异国的姐妹’也许对这里还没有安全感这种解释,再加上是由研究原石的专家,统括理事贝积继敏发掘的隐性背景,完全是说得通的。

而且芙蕾米娅要是真的想要提升‘能力’,其实只需要回来找她姐姐解开保险,然后让结衣重新模拟出相应数值的aim扩散力场就可以了,虽说她自己也不清楚这点,又没有这个意识就是了。

等到将妹妹送进车厢后,目送着列车远去的芙兰达总算是可以开始自己的‘日常’了。

毕竟今天可不只是芙蕾米娅的新生入学日,也是她要去新学校报道的日子。

反正那边还有结衣在照看着,一有紧急情况发生也可以马上联系到她。

能别在回家的时候迷路就更好了。

带着大概会变成现实的担忧,芙兰达走到了另一边的站台。

……

************************************************************************************************************************

当某人按照收到的通知书来到指定校区的时候,这里似乎正在进行着开学典礼。

被安排在教师办公室等候的无聊时间里,整理着现状的异国少女正在放飞自己的思绪。

有时候想想,‘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以‘女性’的身份度过了总数几十年的各种人生,现在的‘她’已经可以很自然的穿上这所中学的女生校服了。

唯一让‘她’庆幸和不可思议的,也许就是直到这一世,‘她’还能清晰地保留着作为‘男性时期的意识’,这一最重要的结论了吧。

只不过每每想起不少神话和传说中时有提及,真正的神明是不存在‘性别’这一概念的时候,‘她’就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

“……转校生?”

“这个时期吗?!”

“没错!据说还是从北欧来的哦!”

“会是什么等级的呢?”

校名为栅川中学的普通学校内,初中三年级的一个升学班里,大部分学生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开学典礼刚刚结束,今年又是面临升学考试的最后一年,通常来说是不会有插班生的。

听某些消息灵通的同学说好像还是个外国人,他们的好奇心可就更加躁动了。

“……好了,请进来吧。”

大概是安抚好了自己的学生,隔着门板传来了即将成为自己班主任的老师的声音,心情复杂的‘十五岁留学生少女’,芙兰达塞维伦走进了‘许久’没有进过的教室。

按照这个长着一张弱气老好人脸,叫做‘大圄老师’的提示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即使背对着这些小朋友,从那些时而传来的赞叹声中她也可以想象出他们的表情了。

芙兰达很少会去在意自己的打扮和外貌,但基本上每一世都在‘平均线’以上这一点她还是清楚的。

而且她的身上还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在这些年轻人的眼中,大概就变成了类似‘魅力’那一类的指数了吧。

真是多余的东西。

在心中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叹了口气,走在不同未来上的‘芙兰达’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