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三叔的反应

作者:三颗唐书名:仙途领主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1/09/05 23:41:44字数:4480

楚光本身就是雷厉风行的性格,决定好的事情,也不在耽搁,第二天一早,楚光便骑着烈火蜥蜴,直奔铁甲领而去。

至于青蛟卫和铁叔,则都被留在了这里,如果铁叔不留下来,楚光可不放心离开。

不过,在离开之前,楚光也给这处绿洲取了一个名字,名曰:青晶领,没错,就是青晶灵矿的青晶。

楚光取名字,就是这么的随意,其实这也不叫随意,他只是根据每个地方的特点取名字而已,有金晶果树的就叫金晶谷,有青晶灵矿的就叫青晶领,多么的生动形象。

对于楚光取名字的水平,铁叔也没做过多的评价,反正楚光是领主,好不好听,都是他说了算。

离开青晶领后,楚光很快便抵达铁甲领了。

不过,让楚光很意外的是,三叔竟然也在铁甲领,似乎是在等他。

所以,他一回到铁甲领,就被楚白雨拉着去见三叔了。

“白雨,你急什么,我刚回来,好歹也等我缓一缓!”

被楚白雨拉着走的楚光,无奈的说道。

虽然他也很急着见三叔,但是,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好歹也要等他修整一番吧。

好家伙,刚一进入铁甲关,没等他说话,便被强行带走了。

要不是看在楚白雨是他“长辈”的份上,他早就一拳头飞过去了。

楚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使用武者的力量过多了,连带着他的脾气,都大了不少。

楚白雨转过头来,装作一副长辈的样子,语气严肃的说道:

“缓什么缓!三哥都等你好几天了!着急的很!”

看到周围没人,楚白雨又抵进楚光的脸,小声的说道:

“小光,我给你说,这几天三心情可不好,似乎是因为没有发现蛮族怎么来的,所以,一会儿见到三个,乖巧一点,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谁要你救了!”楚光一把拍开楚白雨的手,白了一眼说道。

他以为是什么事呢,结果就这,不是他自跨,他去了分分钟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毕竟,他不但发现了攻打铁甲领蛮族的来历,而且还把他们给一网打尽了。

在和楚白雨的打闹中,很快便来到了三叔休息的地方。

刚到地方,楚光就感觉到一股十分强大的剑气,从里面传来。

很明显,这是三叔又在修炼了。

这让楚光不得不感叹,这三叔真是刻苦,真是无时无刻不在修炼。

不过,楚光也不得不承认,剑修真是强大到爆,只是三叔修炼散发出来的一股剑气,就让他感受到了死亡威胁,这要是真对他动手了,他恐怕是必死无疑了。

楚光很羡慕剑修,毕竟剑修是最强大的一种修士,其实力根本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比拟的,不过很可惜,楚光虽然羡慕,甚至想成为剑修,但是无奈,从小他就没有展现出一点剑修的天赋。

剑修,可是很看天赋的,这不是看修炼天赋,而是看剑道天赋。

如果没有剑道天赋,即使是天灵根,也成为不了剑修,反之,只要拥有剑道天赋,即使是伪灵根,也是能成为剑修的。

不过,拥有剑道天赋的修士,实在是太少了,导致能成为剑修的修士,也非常的少。

不过,让楚光很感慨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没有剑道天赋的原因,导致他的眷属们,虽然出现了大量的修炼天才,但是至今为止,却连一个拥有剑道天赋的眷属都没有出现,这让楚光很是无奈。

他之前本来还想着,培养一批剑修眷属呢,结果现在,别说一批了,就连一个都找不到。

正当楚光感慨的时候,面前的大门,突然就自从打开了。

“进来吧!”

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

楚光和楚白雨两人不敢耽误,便立马走了进去。

一进入房间,楚光便看到三叔的本命飞剑——飞鱼,正飘忽在三叔的面前。

当看到楚光来了,似乎又想吓一吓他。

“嗡”的一下发出一声脆响,就准备向楚光飞射而去。

这可把楚光吓了一跳。

“回来!”

不过好在,随着三叔的一句呵斥,飞鱼便立马飞回了三叔背后的剑鞘之中。

看到飞回去的飞鱼,楚光也是松了一口气。

都说剑修的本命飞剑有灵性,但是跟飞鱼这么有灵性的,楚光还真是第一次见,这根本不叫有灵性,这简直叫成精了。

因为他刚刚很明显的感受到,飞鱼兴奋的“看”了他一眼,说明人家还记得它。

要不是三叔的命令,它肯定是要跟上次一样,要来吓一吓他的。

“小光,你过来!”

没等楚光继续想,一道严肃的声音,便突然从对面传来。

这么严肃的语气,楚光还是第一次从三叔嘴里听到。

看来,他这次肯定是真惹三叔生气了。

其实,楚光也理解三叔生气的原因。

在三叔看来,现在外面这么危险,说不定就有蛮族在,而自己还带人到处跑。

再加上三叔又没有搞明白蛮族的来历,他肯定是会生气的。

为了不让三叔变更加生气,楚光决定,先下手为强。

“三叔,我有好消息告诉你!”楚光上前一步说道。

“?”正准备发火的铁叔,一脸疑惑的看着楚光。

“三叔,我发现了一处无主的微小型绿洲!”

紧接着,楚光便在三叔和楚白雨两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将他这次外出的收获,给一一的讲了出来。

当听完楚光的讲解后,楚白雨和三叔两人,是久久不能语,主要是楚光讲的太神幻了,神幻到三叔都忘记生气了。

“小光,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在骗我们?”三叔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问道。

“说实话就好,放心,三叔是不会生气的!”

这倒不是三叔不相信楚光,而是他不相信这件事。

他不相信,一个才建立不到十年的微小型领地,怎么可能去把一个明显有准备的蛮族部落给团灭了。

倒是楚光讲的,利用天然阵法隐藏的蛮族绿洲,三叔觉得还很有可能是真的,不然,为什么他带着青蛟飞船转了那么久,也没有发现蛮族到底怎么来的。

他觉得,等处理好楚光的问题后,便用这种方式去找一找,说不定就能有意料之外的发现。

对于三叔和楚白雨两人的不相信,楚光也不意外,他也懒得多解释,一拍储物袋,伴随着膨的一声,一根巨大的石柱,便出现在了三人的中间。

“三叔,这个东西你应该认识吧!”

“这是蛮族的伪图腾柱?”看着面前的石柱,三叔瞪大了眼睛说道。

作为镇压边境领地的三叔,对于蛮族的图腾柱,还是很熟悉的。

“没错,三叔,这就是我从蛮族手中得来的战利品!如果你们还是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蛮族绿洲亲眼看看!”楚光自信的说道。

看着楚光自信的样子,再看看面前的的伪图腾柱,三叔突然觉得,楚光不会说的是真的吧。

如果这是真的,这个事情,恐怕会震惊整个青海湖领,不,应该是震惊整个山海修仙界。

占领一处异族手中的微小型绿洲,并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毕竟连小型绿洲,都抢了不少,更别提微小型绿洲了。

但是,这也是分人的,如果是一处刚建立不到十年的微小型领地,去占领了一处拥有一个蛮族部落的微小型绿洲,这就很震撼了,这恐怕是整个山海修仙界,有史以来,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此时此刻,三叔也不在继续询问事情的真假了,而是带着楚光和楚白雨就走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一艘巨大的青蛟飞船,就从铁甲领起飞,直奔青晶领而去。

在三叔看来,楚光说再多,也会让他怀疑,与其继续说下去,还不如眼见为实。

……

站在青蛟飞船上的楚光,也是异常的震撼,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乘坐青蛟飞船,但是每乘坐一次,他都会被震撼一次。

青蛟飞船之所以叫飞船,那是因为它长的跟船真的很像,一样的有甲板,有船舱。

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在水里游的,一个是在天上飞的。

而且,整个飞船上还布置了一道十分庞大的阵法,将整艘飞船都笼罩在了其中。

所以,即使此刻楚光是站在甲板上,也感受不到一丝的风,而且十分的平静,一点晃动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青蛟飞船的速度,还异常快,这么快,楚光还感受不到一点异样,就足以证明青蛟飞船的强大了。

而且,这还不是青蛟飞船状态全开的样子,一旦青蛟飞船进入战斗状态,那才是青蛟飞船真正恐怖的时候。

不过,一般情况下,青蛟飞船是不会进入战斗状态的,因为那样太消耗灵石了。

没错,想要运转青蛟飞船,就必须消耗灵石,即使是正常状态下,飞船消耗的灵石,那也一个大数目。

所以说,没有一定的实力和财力,一般的小势力还真玩不转飞船,即使是最差的一阶飞船。

当然,青蛟飞船虽然消耗的大,但是能力也是很强的。

乘坐烈火蜥蜴本来需要几天的路程,结果青蛟飞船,一个时辰就到了。

要知道,烈火蜥蜴的速度,本来就不慢,但是青蛟飞船还是快了这么多,由此可见,青蛟飞船的速度,有多么的恐怖了。

而这,也不过是一阶飞船的速度罢了,在上面还有更恐怖的二阶、三阶飞船呢。

这让楚光不自觉的就心动了,他决定了,铁木领的下一个大目标,便是拥有自己的飞船,不论是赶路还是战斗,亦或者是经商,那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拥有飞船后,铁木领的发展速度,肯定是能提升几倍的。

当然,即使铁木领现在已经不弱了,但是,距离能够用上飞船的日子,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不过,正是因为目标够大,楚光才有动力,更加努力的发展铁木领。

他相信,未来铁木领,肯定会拥有飞船的,而且肯定不止拥有一艘。

“小光!小光!”

正当楚光在激动澎湃的时候,三叔不合时宜的突然喊道。

“嗯?怎么了三叔?”楚光赶忙收回心神回答。

“下面那片沙漠,就是你说的青晶领?”

看到楚光没在发呆了,三叔询问道。

在楚光刚刚发呆的时候,他不但自己亲自检测了一遍,而且还动用了青蛟飞船的能力,检查了一遍下面的沙漠,但是最后看到的,都是一片沙漠,根本没有什么绿洲。

这让三叔,不自觉的,就又开始怀疑了,毕竟他可不相信,有什么阵法,能在这么近的距离,瞒过他和青蛟飞船的探测。

楚光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观察了半天,在看到自己之前留下的标记后,楚光才回道:

“三叔,青晶领就在这里!不过,青蛟飞船恐怕是进不去的!我们得亲自下去。”

来都来了,即使有点怀疑,三叔肯定也是要下去看看的,不然不就是白来了嘛。

只见三叔捏了一道法决,背后的飞鱼,便瞬间飞出,然后载着三叔就飞了下去,临了还冲着楚光和楚白雨说道:

“我先下去看看,你们自己慢慢下来!”

看着三叔帅气的背影,楚光和楚白雨都是一阵的羡慕。

不过,羡慕归羡慕,他们现在可没这能力,起码要等到筑基期后,所以现在,他们也只只得老老实实被青蛟飞船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