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刀如阎王帖,离手不虚发

作者:浮槎客书名:葫中仙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1/03/22 01:07:52字数:2357

程灵素本来从容自若,听到慕容景岳唤那老者作“师叔”时,登时神色微变,在胡垆耳边低声道:“大哥,务必当心此人!”

胡垆也猜到来人便是号称“毒手神枭”的石万嗔,此人武功已臻一流之境,下毒用毒的手段更远非慕容景岳等人可比,自己和程灵素纵有“冰心辟毒丹”护身,也未必便能化解对方那一身千奇百怪的剧毒,当时心中也大生警惕之意,微微颔首表示知道。

此刻那石万嗔已经摆手令慕容景岳起身,不紧不慢地踱步到众人面前。

慕容景岳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十足一副恭顺晚辈模样。

石万嗔环顾其余众人,磔磔怪笑声如枭鸣:“你们这些晚辈,见了师叔怎不上前来磕头?”

姜铁山和薛鹊也认出对方身份,虽然都腻歪这早在多年前被师祖逐出师门的师叔,却更忌惮他的武功和毒术,只好带着儿子上前,不尴不尬地打个躬喊声“师叔”便算见过了礼。

石万嗔倒也不以为甚,又摆了摆手令他们站在一旁,然后转头用两只在灯笼的微光下闪着碧油油诡异光华的眼睛盯着程灵素。

程灵素以恢复淡静神色,撇嘴哂道:“师父一辈便只他一人,我又哪里来的师叔?倒是听师父说早年也有过一个师弟,只因他滥用毒药害人无数,早被师祖逐出门户,似是唤作什么‘毒手神枭’石万嗔,便是你吗?”

石万嗔被这小女孩儿当面揭短,却并未丝毫羞恼之色,只微微一笑道:“什么滥用毒药?咱们这一门学的便是炼毒用毒之术,以毒杀人便与寻常武林中人用刀剑杀人一般,乃是顺理成章之事,又何必惺惺作态硬充好人?”

程灵素冷哼道:“若遇大奸大恶,杀之未必是错,但是你凭一己好恶滥杀无辜。若非如此,师祖又岂会逐你出师门?”

石万嗔摇头叹道:“竖子不足与论大事,不想你小小年纪便如此迂腐!老夫懒得与你做口舌之争,此来只有一件事情要告知你等。如今无嗔老和尚一死,药王一脉却不可无主事之人。老夫当仁不让,欲暂摄掌门之位,率你等一洗本门多年衰颓之势。你们那个支持,那个反对?”

慕容景岳颇有几分小聪明,自石万嗔现身之时,便已猜到他的来意,闻言不假思索地卖力鼓掌笑道:“师叔在本门辈分最尊、武功最高、毒术最精,正该接掌掌门之位。小侄不才,今后唯师叔马首是瞻!”

这等彻底不要面皮的表现,不说程灵素看得暗咬银牙,便是姜铁山一家三口都看得皱眉不已。

石万嗔却是老怀大为,仰首笑道:“果然是个知情识趣的好孩子。罢了,你且退在一边!”

等到慕容景岳应一声“是”,规规矩矩地退在一旁后,他转头望向姜铁山,含笑问道:“你们一家如何说法?”

姜铁山脸上神色不好,冷哼一声正要开口时,一旁的薛鹊却偷偷扯他一把,抢先开口道:“师叔要做掌门,咱们本不敢有半分异议。只是师父临终前,已将本门至宝《药王神篇》传给了小师妹,若无此根本传承在手,咱们总是都承认师叔做掌门,怕也是名不正而言不顺!”

她这一手却是“移祸江东”和“两虎相争”的连环毒计:程灵素本人或不足畏,胡垆却是厉害无比,石万嗔若是与这二人对上,无论谁胜谁负,对他们都只有好处,若是两败俱伤,更是天大的便宜。

石万嗔此行除了收服几个师门晚辈,强夺掌门之位,最要紧的也在图谋《药王神篇》。听到薛鹊之言,虽明知她不怀好意,却也水顺推舟地转向程灵素道:“那《药王神篇》果在你处吗?快拿出来交给老夫罢!”

程灵素气得涨红了俏脸,正要开口时,胡垆伸手将她拉倒身后,淡淡地道:“素妹,此等穷凶极恶之徒,何必与之浪费口舌?待我来打发了他便是!”

石万嗔双目中厉色大盛,狞笑道:“看来是老夫隐世已久,江湖上已淡忘了‘毒手神枭’的赫赫之名。小牛鼻子,信不信老夫只消动一动手指,便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胡垆右臂轻震,一柄飞刀落入掌中,刀长一掌,双面开锋,刀身轮廓呈现优美的流线形态。他手掌平伸,以拇指压住飞刀藏于掌心,只在中指的指尖露出一点寒星般的刀芒,用没有一丝波动的语调道:“信不信在贫道面前,你根本没有动一动手指的机会!”

这一柄飞刀便是胡垆的又一招压箱底的杀手锏,“铁剑门”以轻功暗器称绝江湖,门中传人在将诸般暗器手法练到炉火纯青之后,往往会打造属于自己的独门暗器,早年的木桑道人是铁棋子,独臂神尼九难是精钢念珠,吕四娘是形容微型短剑的双锋扁针,胡垆则是选了飞刀这种相对大众化的暗器。

在这柄飞刀之上,胡垆将“铁剑门”暗器手法化繁为简,辅以天生神力与深厚内力,摒弃一切花巧而追求极致的速度与精准。在三十步之内,几如阎王帖子,一刀出手,绝不空回。

胡垆也知受先天之境的门槛所限,自己的飞刀仍囿于“技”的范畴,而未能如前世记忆中已成神话的“小李飞刀”般寄托某种精神与信念,而上升至“道”的层次。但在这个先天之路已断的武学末世,凭这一柄飞刀也足以威胁当世任何一位绝顶高手的性命。

此次他仍是秉持了先前的战斗理念,对付这些满身毒物之人,能不近身便绝不近身。但慕容景岳之流,随手捏几枚铜钱作为暗器便可打发,而石万嗔这等老魔,已值得他动用暗藏在右腕护臂内的三柄飞刀之一。

此刻的石万嗔心中生出极大的惊悸之感,尽管他左手便虚提在腰间,距离内设暗格收纳多种剧毒的腰带不过数寸距离,但看着对方指尖时隐时现的那一点寒芒,他莫名感觉这数寸距离极其遥远,遥远到难以确定是自己手指先触及腰带还是那一点寒芒先击中自己的咽喉。

双方间隔十步距离对峙良久,一旁的程灵素及慕容景岳等人早紧张得屏住呼吸,双目死死盯在两人身上。

蓦然间,他们眼前一花,似乎看到双方同时有了动作。

再定睛看时,胡垆右手仍如先前般垂在身侧,但指尖的那一点寒芒已经不见;石万嗔的左手却已按在腰带上,只是再做不出取毒施毒的动作。

因为原来被胡垆纳于掌心的飞刀已经出现在他的咽喉,而且只有一点刀尾露在外面。

胡垆徐徐地吐出一口气,先望一眼慕容景岳,又看一眼薛鹊,从容笑道:“两位,方才的事情,你们是否该给我灵素妹子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