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辣手摧花,快刀护花

作者:浮槎客书名:葫中仙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1/03/22 01:07:52字数:2334

见袁紫衣向自己骤施杀手,胡垆不由眉头微皱。

在他想来,此女纵是恼恨自己插手帮助刘鹤真,也不该弄到要生死相见的地步,除非……她已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以此女与“红花会”的渊源,要得知自己的一些信息也不算难事。凭着这些信息,在见面之后认出自己亦在情理之中。

再想一想原著中此女对凤天南那“先救后杀”的纠结心态,此刻向自己这“杀父仇人”出手亦是顺理成章。

“只是……贫道与你非亲非故,却没义务做你发泄郁结的靶子!”

心中闪过此念的同时,胡垆右手似缓实疾地抬起,尾指和无名指张开,拇指与食指、中指弯曲,如采摘带露鲜花般轻柔无比地拿捏那银鞭顶端的金球。这一式学自师兄韦虎头的“拈花如意指”使得不沾一丝烟火之气,深得北少林禅宗武学的空灵之妙。

袁紫衣识得这功夫厉害,当即将皓腕轻抖,那银鞭上登时生出巨大波动,不仅避开胡垆的三指拿捏,鞭头金球更顺势转弯,击打胡垆后脑的玉枕穴。

胡垆化指为掌,立掌如刀,刀势隐含无常之变,横向劈斩长鞭的鞭身,用的却是南少林绝技“解脱刀法”。

袁紫衣原地旋身,长鞭先随身形旋转之势收回,而后又如噬人毒蛇般电射而出,鞭头金球击向胡垆咽下“天突穴”。

此刻胡垆身边的众人早已受惊散开,唯恐遭了池鱼之殃。

他用出“铁剑门”嫡传轻功“锦鲤穿波”,圆肥身躯后仰飞掠,虽然不似锦鲤而更似一只海豚,却同样灵动迅捷地避开了长鞭的攻势。

与此同时,他用右脚的脚尖轻轻一挑,将地上的一杆长枪挑起落在掌中——此枪是先前袁紫衣与杨宾比试枪法后随手抛下的。

一枪在手后,胡垆顺势将枪杆末端在地上一撑,随着坚韧白蜡木炮制的枪杆弯成弓形,他后退的身形倏地定住。随即双足着地发力一撑,弯曲的枪杆亦崩得弹直,身躯借力再用一式“岳王神箭”向前飞掠。

而他手中长枪则随前掠的身法中平直刺,用出“韦陀门”三绝之一“六合枪”中的一式“白蛇吐信”,微微震颤的枪头隐含无穷变幻,锁定了对面袁紫衣咽喉及胸腹间多处要害。

袁紫衣看他这融合了轻功身法的一枪来势既快且诡,其威力胜过原本的枪法不止一筹,心中惊骇之余平添几分警惕戒惧,急忙一面施展身法闪避,一面将长鞭舞成一道晶亮银虹趁隙还击。

两个青年男女在庭院中酣斗不休,刘鹤真这正主却成了看客。

初时刘鹤真还担心胡垆不是袁紫衣对手,堂堂“天地会”少舵主若是在“韦陀门”中有个闪失,着实不是一件小事。因此,他并未退开,留在两人战圈的边缘为胡垆压阵,时刻准备出手以防不测之变。

到后来看到那一杆长枪在胡垆手中使来,不仅演尽“六合枪”的精要,更能推陈出新,平添了许多浸淫此枪法数十年的自己都从未想到过的玄妙变化,渐渐地竟凭着这一路枪法压制住袁紫衣而占到上风。他这才知道胡垆的一身武功之高远非自己所能想象,先前的担心纯属杞人忧天,于是便后退了几步,到妻子身边一起安心观战。

因为胡垆和袁紫衣用的都是长兵器,施展开后方圆数丈之内尽是枪风鞭影观战的众人唯恐被枪尖鞭梢伤到,早已识趣地退到院外,挤在门口和墙头张望,敢留下来的便只有刘鹤真夫妇和先前与胡垆一起鼓掌喝彩的青年。

激斗中胡垆口中蓦地发出一声长啸,手中长枪觑准对手攻来的长鞭,以“乌龙搅尾”之势一下缠卷,当时令长鞭与枪身缠裹在一起,而后双臂一合发力暴喝道:“撒手!”

袁紫衣内力本就不及胡垆深厚,臂力更比天生神力的胡垆差得太远,当时便再握不住长鞭的手柄。

胡垆一招夺下对方兵器,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缠着长鞭的长枪笔直刺向袁紫衣咽喉,杀机凛然不留一丝余地。

“手下留情!”

一旁有两人同时变色惊呼。

一个是刘鹤真,他看袁紫衣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武功,来头必然非同小可,一旦伤其性命,胡垆或是不怕,于“韦陀门”却大有干碍。

另一个出声的便是那青年。他在高呼的同时,更从随身长条包裹中拔出一口雪亮钢刀,一式“猛虎跳涧”凌空飞扑,挥刀斩击胡垆右肩,刀落处如电破长空,奇快无比,采取的乃是“围魏救赵”之策。

胡垆听得脑后金刃劈风之声,头也不回地将长枪回收以枪尾反挑,准确撞开斩落的长刀。

那青年顺势后退几步,怀抱钢刀拱手道:“这位道长,你既已胜了那位姑娘,何必还要赶尽杀绝?”

胡垆随手抖落了缠在枪身上的长鞭,平静的语调中透出几分冷意:“这位兄弟当看得清楚,方才是那位姑娘先向贫道下了杀手。此战既是由她挑起,如何结束便该由贫道做主!”

闻得此言,青年一时语塞,袁紫衣却是俏脸一片冰寒,忽地从襟底取出另一件兵器,挥手间舞成一团白光向胡垆头顶罩下,却是一柄僧道惯用的拂尘。

“本姑娘怕你这牛鼻子不成?小胡斐,咱们联手斗一斗这恶道!”

听得袁紫衣这一句呼喊,那青年登时呆了一呆。他正是昔年辽东大侠胡一刀的遗孤胡斐。自少年时大破商家堡一役后,一直孤身闯荡江湖,打磨武艺。今日来到衡阳,他在一家饭铺用饭时,被人以极高明的手法盗走随身包裹。

正衣食无着时,他经人指点来枫叶庄拜祭万鹤声,顺便蹭一顿酒饭。不想在庄门看到了当初结义兄长赵半山骑过的一匹神骏白马,又在这自称“袁紫衣”的姑娘身上看到自己丢失的包裹。

胡斐为人最是机敏聪颖,此刻听袁紫衣喊出自己姓名,登时猜到她必然与自己的赵三哥关系匪浅,先前盗取包裹该是玩笑之举。

只是他为人帮理不帮亲,心中感觉袁紫衣依仗武功抢夺他派掌门之位的做法大大不妥,故此方才反而为言辞中大有英雄豪气的刘鹤真鼓掌喝彩,直到胡垆将袁紫衣击败后又痛下杀手,才出手为其解围。

此刻听袁紫衣招呼自己联手攻击胡垆,胡斐心中不免有些踌躇。

胡垆却大笑道:“要二打一吗?那也有趣得紧!”

双掌一错之下,一杆长枪当中而折。他左手持前端的短枪仍用“六合枪”招数,抵住了袁紫衣攻来的拂尘;右手持后端的短棍演化一路“六合刀”法门,刀势一展将胡斐卷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