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妙手冰心女子,灵枢素问其名

作者:浮槎客书名:葫中仙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1/03/22 01:07:49字数:2237

胡垆喊出这句话时暗运内力,声音虽不甚响,却绕梁三日般在这片城堡的废墟上空回荡盘桓,良久不绝。

“堂主!”

那两名战士见他竟然主动去招惹那位恐怖的“毒手药王”,登时紧张无比,一起抢上前来,再次横身挡在胡垆身前。

这自是打定了主意,若那位“毒手药王”果然见怪而对自家堂主施以“毒手”,自己当以身相代,绝不能令堂主有半点闪失。

“不要捣乱,给本座老实站着!”

胡垆看着这两条不畏生死的好汉,心中感动的同时又有些好笑,探手抓住他们的肩头向后一抛,如抛掷稻草般扔出两三丈距离,口中也发出一声低叱。

与此同时,那城门处人影闪动,现出一个少女的身影。

此女看面貌该有十五六岁,但身材甚是瘦弱娇小,又似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

她眉眼轮廓倒还甚为清秀,一双眼睛尤其灵动明亮,顾盼之间熠熠生辉如两点寒星。

只是面色枯黄,头发也有黄又稀,似是终年吃不饱饭而严重营养不良。

此地位于极北边陲,虽是阳春时节仍寒气袭人,胡垆这边的一行人中除他本人只穿了一件单薄道袍,余者都穿了棉衣保暖。

而这少女也只穿了一件青布单衫,站在山中愈来愈凉的晚风之中,竟无丝毫寒冷瑟缩之态。

“道长好深厚的内功,只是如此张扬,是要在小女子面前显威风么?”

少女望着胡垆面沉似水,语气亦颇为不善。

胡垆略呆了一下,忙含笑稽首道:“不知姑娘与药王前辈如何称呼?贫道等人来此荒山,眼见得天色将晚,打算借此荒虚权作栖身之所。因见得药王前辈字谏不敢擅闯,只得冒昧出声惊扰。失礼之处,尚请见谅。”

少女看他礼数周到,言辞妥帖,面色稍霁,轻叹道:“扰都扰了,还有甚可说?里面还有几间破屋可以挡风,你们跟我来罢!”

说罢先扬手往城门的墙壁和地面洒了些白色粉末,转身径自向内行去。

“堂主小心!”

胡垆身后那两个战士看到少女的动作,又见胡垆竟浑不在意地招手示意后面跟上,自己则抬脚便跟着往里面走,大惊之下忙又上前来劝阻。

少女头也不回地道:“先前我在这里洒过些药物以阻闲人,方才洒的则是解药。你们若不相信,便另寻宿处好了!”

胡垆笑道:“毒手药王门下若要下毒,又岂会被人明明白白看到?贫道自然相信姑娘。”

说着便拨开两个手下,紧走几步跟上那少女。

其余众人见状,虽然心中仍有些惴惴,却都咬着牙紧跟在胡垆身后。

众人到了城堡里面,随着那少女在许多断壁残垣间穿过,最后到了一排疑似兵舍、如今却都没了屋顶和门窗的房屋前。

少女指着东头的一间屋子道:“那一间是我的住处,其他房间你们可以任意挑选。”

随后便不再理会众人,自顾自的进了那间屋子。

胡垆也不在意她的冷淡,指挥着属下选了几间屋子作为栖身之所,又着人收集干柴,点燃了几堆篝火,取出随身的干粮清水,在火上烤热烧沸了来吃喝。

“胡垆道长,能否请过来一叙?”

那少女忽地从只剩下一个大洞的窗口探出头来,向着正捧了一壶美酒浅酌的胡垆招呼道。

胡垆哈哈一笑:“承蒙相邀,荣幸之至。”

随即向都现出不安神色的属下们打个手势,要他们老实留在原地,自己提着酒壶走去了那少女所住的房间。

进了那同样只剩一个大洞的门户之后,他见这房间虽是上无片瓦遮顶,地面却打扫的甚是干净,墙角处铺了一堆干草作为床榻,当中也生了一堆火,那少女便双手抱膝,蜷缩了身体坐在火边的一节圆木上,显得愈发娇小柔弱。

胡垆看火堆的另一边横放着另一节圆木,知道这是少女为自己这客人准备的座位,当下也老不客气地走过去座下。

他隔着正熊熊燃烧的火焰向对面望去,却见在火光的映照下,少女枯黄的面颊上现出一抹红晕,居然隐隐地透出一点妩媚的风致。

“你的武功是不是很好?”少女突兀发问。

胡垆呆了一呆,不明对方言下之意,只能含糊答道:“还过得去罢。”

少女撇嘴哂道:“好便是好,不好便是不好,这般含糊其辞却不是大丈夫气象!”

胡垆哑然失笑,当即做出睥睨万方之态,昂然道:“若实话实说,贫道不敢妄自菲薄。单以武功而论,当世习武之辈虽多如恒河沙数,然而能入贫道之眼者,实不过一掌之数尔!”

少女当时也呆了一呆,随即掩口失笑。

她初时看胡垆年纪虽轻,但一身武功高深莫测,又是随从甚众,身份当是非同小可,本以为他该是少年得志而心高气傲,却没想到他竟是如此随和风趣。

笑过之后,她正色道:“虽然你这话有自高自大之嫌,不过能说出这话来,可见一身修为确实不弱。既然如此,小女子要请道长帮忙做一件事。当然,自古皇帝不差饿兵,如果事情能成,小女子必有重谢。”

胡垆举起酒壶喝了一口,笑道:“谢不谢的却不忙说,姑娘若要贫道效力,总该先令贫道知晓是在为谁效力。”

少女略一犹豫,颔首道:“道长言之有理,既然有求于人,自己确实该坦诚相见。小女子姓‘程’,贱名上‘灵’下‘素’,江湖上传说的‘毒手药王’正是先师。”

“果然是她。”

尽管心中已确定了九成九,但对方亲口道出姓名来历之后,胡垆心中仍微生波澜。

在前世记忆中的那一段故事里,这个容貌平平的女子凭着出神入化的毒术医道、算无遗策的智计灵慧、殒身不恤的挚爱深情,成为整个故事中最为出彩的一个角色,其孤苦身世与坎坷情路更令无数读者扼腕叹息,前世的胡垆亦是其中之一。

他瞬间按下心中闪过的诸般感慨,向着程灵素拱手笑道:“程姑娘能以《灵枢》、《素问》两大医经为名,想来岐黄之道已得药王前辈真传,贫道却是失敬了。”

听对方随口道出自己名字的来历,推崇的又是自己的医道而非师门令江湖谈虎色变的毒术,程灵素的一双明眸之中登时闪过一抹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