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龙脉,宝藏

作者:浮槎客书名:葫中仙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1/03/01 23:11:03字数:2371

依据前世记忆,胡垆知晓当今世上两处大宝藏的下落。

一处为闯王李自成所留,内中贮藏的是闯军洗劫前明权贵所得财富,宝藏的线索则掌握在李自成身边胡、苗、范、田四大侍卫的后人手中。

另一处为满清大兴时所藏,源自清军入关后的大肆掠夺,线索原藏于八部《四十二章经》内,分由八旗旗主掌管,后来却辗转落入那位韦师伯手中。

若两大宝藏的价值高低,在未曾亲眼目睹之前,倒也难以妄自揣度。但胡垆一番衡量之后,倾向于先将后者起出来,以缓解“天地会”的财政窘状。

这其中首先要考虑的便是获得宝藏位置的难易程度。

胡垆前世的记忆中只有两个地名,却没有藏宝的具体位置。

若不想兴师动众地去将那两座山翻个底朝天,便需要得到标记了详细线索的藏宝图。

闯王宝藏的线索分别掌握的苗家后人苗人凤及田家后人田归农手中,那田归农自是不值一提,而“金面佛”苗人凤却是身负“打遍天下无敌手”之誉的绝顶高手。

当今之世,究竟谁才是武道之上的天下第一素有纷争。

有人说是隐居天山数十年的“天池怪侠”袁士霄;有人则说袁士霄的弟子、“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早已青出于蓝。

有人说是身负“打遍天下无敌手”名号近二十载而无人撼动的苗人凤;有人则说是先入少林,后入武当,身兼两家之长的白眉道人。

当然,在胡垆心目中,自己这位只身仗剑直入禁宫大内,于重重护卫下割走雍正皇帝人头的师父才是无可争议的天下第一人。

但无论如何,苗人凤的厉害是举世公认,要从他手中得到宝藏线索的难度实在不小。

当然,苗人凤再厉害也只是孤家寡人。以“天地会”的势力,若是用些不大光明的手段,成功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小。

不过在胡垆想来,苗人凤也并非满清顺民,等将来有缘与之结交,未必不能说服他连人带宝一起投身反清大计,倒也不用枉做小人多此一举。

而满清宝藏的线索被韦师伯得到,在他去世之后多半便传给了长子韦虎头。韦虎头不似其父对满清存有香火之情,本人又素来轻财好义且痴于武道。凭双方的关系,要说服他该是不难。

除了这一点外,胡垆心中还有另一番盘算。据前世记忆中的信息,满清宝藏的埋藏之处,亦是其国运龙脉的潜隐之地。若能毁了那一处龙脉,便可令满清国运就此夭折。

若是在前世时,胡垆对这等虚无缥缈的东西自是嗤之以鼻,但亲身经历了穿越重生这等异事后,又随出家入道的师父学了不少道经玄学,便再也不敢轻易断言龙脉风水之学尽是虚妄,总要实地考察验证一番才能辨其真伪。

三年前,胡垆便寻个机会向韦虎头陈明此意,当时韦虎头只哈哈一笑便答应下来,唯一的要求便是要胡垆等上三年光阴。

原来当初其父去世之前,确是将宝藏之秘传给了韦虎头。只是又留下了遗命说与康熙相交一场,要守秘百年方算周全了义气。

这百年之期从韦师伯获得第一部《四十二章经》算起,到胡垆向韦虎头讨要藏宝图时正到了第九十七个年头。

对于那位韦师伯的安排,胡垆虽然不以为然,却也并不会横加指责。

以“天地会”的底蕴,再勉力支撑三年也不会有大问题,最多将扩张的步子放慢一些,转而稳固目前的基业,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如今三年之期已至,其实在到韦虎头时,胡垆心中便已有预感。不过到此刻亲耳听得韦虎头亲口说出来敲定了此事,他仍不免喜不自胜。

那边韦虎头在向吕四娘禀报了此次的来意后,便从怀中取出一个扁平的木匣,毫不吝惜地扬手抛给胡垆。

胡垆急忙伸手接住,却并不着急打开去看,而是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之色,双手抱拳向着韦虎头深施一礼:“小弟仅代表无数有志恢复大计的仁人志士,谢过虎头师兄高义!”

韦虎头则是分外不习惯他正经起来的模样,吹胡子瞪眼喝道:“臭小子给我好生说话,弄出这副鬼样子给谁看呢?”

胡垆端起来的架势瞬间难以维持,笑嘻嘻地道:“师兄教训的是,您老人家素来高风亮节,实乃施恩不忘报的真君子、大丈夫,又哪里稀罕人家说一个‘谢’字?”

听得他用如此略带夸张的口吻吹捧自己,韦虎头才算心满意足,用手捋着花白的胡须显得甚是受用。

岂知胡垆话锋一转又道:“原本小弟自觉无以为谢,打算奉上自己新创的这两套武功略表心意,如今也只好作罢了……”

韦虎头听到此处,捋着胡子的手指不由一抖,登时扯下七八根胡子,疼得好一阵龇牙咧嘴。

他用力干咳了几声,学着胡垆先前一本正经的模样道:“嗯,既然小师弟一番盛情,为兄的若是一味推拒,也未免有些不近人情,这件事情么……似乎还可以斟酌一二。”

“不可不可!”胡垆将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若是送礼酬谢,岂非平白玷污了虎头师兄的气节?”

韦虎头耐心地与他分辩道:“虽然俗话有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但以为兄的所见,若为了武功之故,这两者俱都可抛……”

“哼!”

见这一老一小胡搅蛮缠起来没完没了,上首坐着的吕四娘暗运内力发出一声冷哼,明明不甚响的声音在两个活宝的耳中却如一声炸雷,轰得他们耳内嗡嗡作响,齐齐噤若寒蝉地垂手重新站好。

“时候已经不早,太朴先去准备晚饭。等用过饭后,随你们两个如何去胡闹!”

听了师父的吩咐,胡垆急忙恭恭敬敬地应一声是,将那木匣随身收好后,一溜烟跑去厨房忙碌。

吕四娘平日都在山中开辟的一处隐秘洞府静修。

在官府登记的文书中,胡垆才是这座“葫芦观”的观主,同时却又一身兼任了迎宾、杂役、道童、伙夫等各种职事。

不过这小小道观香火惨淡,一年到头也没有多少香客需要他接待。

吕四娘又常年闭关,也基本用不着他充作道童去服侍。

因此洒扫庭院和操持伙食,便成为胡垆日常的两项主要事务。

总算他前世除了身为“程序猿”外,又充当了多年的“单身狗”,被逼着打磨出一身不算太差的生活技能,做起这些事情倒还得心应手。

等一餐简单而素雅可口斋饭用罢,吕四娘吩咐道:“以太朴如今的武功,也算是天下大可去得。既是总舵主之命,你今晚先收拾了行装,明日一早到‘长青洞’来一趟,然后便下山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