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娶她的原因

作者:暮轻书名:田园重生之医代天骄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5/12/28 01:27:50字数:10922

苏府那边,苏夫人看着丈夫平静的泡茶喝茶,面色却有些不好。&#;&#;&#;&#;&#;&#;&#;&#;&#;&#;&#;&#;&#;&#;

端起泡好的茶轻抿一口,面上露出陶醉的模样,放下茶杯,看了一眼自家夫人那模样,笑道:“放心吧,没事儿的,我们登门的那天,就已经让云舒看到了我们的诚意。对于她,最初你收她做干女儿,我去夕阳村接受这个干女儿的时候,也并没有考虑到她的身份啊,再说,真要是感谢我们那些谢礼,我相信她会准备很多丰厚的礼品回赠的。”

前面几句话,苏夫人还准备反驳一下丈夫,可听到后面的话后,顿时就落了脸,假装瞪了一眼丈夫,“你脑子里就想着云舒的那些云雾吧,都是了产量不多,你这天天喝,金山银山也得让你给喝没了。”

苏夫人不爱差,可是对于好差还是能辨认的,更何况这云雾茶光是闻着就能让人神清气爽。

夫妇俩在院子里刚聊完云舒的事情,就听下人来报,说儿子苏琮渝回来了,许久都没见到儿子了,本来之前儿子就来了信息回提前回夕阳村的,谁知道计划不如变化快,这边云舒计划到京城,儿子那边又遇到事情,只能留在扬州。

“爹——娘——”苏琮渝没有在前院多做停留,更没有先回自己院子,让下人把东西放好,自己则径直往母亲的院子而来。

见到儿子,苏夫人眼眶一红,鼻头一酸,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

两个男人,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儿子,都是疼苏夫人入骨的,看到她突然落泪,都有些不知所措。

隔着苏夫人最近的苏荣和连忙伸手给妻子擦泪,“你这人,儿子没回来你不说,泽华回来了你倒是给哭起来了,存心让人看笑话。”

一把拍开丈夫给自己擦泪的手,苏夫人面色难看,瞪着丈夫,“我在自己的院子里,谁能笑话我。再说了,我想儿子了,突然看到儿子回来我激动嘛。”

苏琮渝这时候也已经走到了苏夫人身边,许久没见到母亲,他也着实想念的紧,看着母亲红光满面,气色很好的样子,看来这段时间她过得很开心。

将手放在母亲的肩上,两人仿佛是最知心的朋友一般,“娘,我这不回来了嘛。”知道这次自己出去时间有些久,而且就连一年一次的新春佳节也没有陪在母亲身边,这些年来,这还是第一次,又安慰道:“娘,不如让儿子补一个春节给你,如何?”

让儿子的话给逗乐了,不过儿子能有这份心,苏夫人很开心,这辈子虽然最大的遗憾是不能生育,但有一个这样聪明懂事又孝顺的儿子,她也知足了,拍了拍儿子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背,“你能有这份儿心,娘就很知足了,春节就一次,哪里还能有补过的。再说了,有你在娘身边,天天都是春节。”

“娘能这么说,儿子就放心了。”苏琮渝说着,放在苏夫人肩上的手又紧了紧。

旁边,苏荣和一张脸早就已经黑沉到底了,不明白这个儿子是不是上辈子跟自己是情敌,这辈子就算没有投胎到他们苏家,也都让妻子给见到收下做了养子。

还记得刚入府的时候,这小子就成天晚上跟他装怪,和他斗法,找各种理由说睡不着,晚上怕,说一个人住一个院子太恐怖,最后愣是让妻子将他给安放在了自己和妻子的院子里,最后这小子还不死心,一个月好几次都扭着妻子去床边陪着他,跟他说话,讲故事,反正就是留下他一个人长夜漫漫,独守空闺。

“臭小子,你那手,怎么放的呢,你搞清楚她是你娘,你爹我的老婆。”苏荣和很想要心平气和跟这个儿子谈话,可是这儿子总是有让他发飙的本事,小时候惧怕自己,是因为跟自己不熟悉,不是自己亲生的,可是长大了,察觉出了自己的弱点,三番五次找茬,在妻子面前自己只能憋屈的忍着,跟他只能暗中斗法。

“我当然知道爹你是娘的丈夫,不过,我是娘的儿子嘛。”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苏荣和,可是那手的动作一点儿没有动,就仿佛生了根一般。

苏夫人听着嘴角勾出一抹无奈的笑,对于这两父子,似乎天生就是敌对,最初她还没发觉,可久而久之,他们的一些做法有些很明显,她又不傻,当然就逐渐察觉了。

“行了,你们父子俩怎么就像是上辈子有仇呢。”打断了两人的继续斗法,拍开儿子的手,对着儿子道:“知道云舒也来京城的事情了吧。”

“嗯,知道了。”淡淡的点了点头应道。

“娘知道你的心思,可是——”看着儿子那模样,苏夫人就有些难受,苏家是天云王朝首富,是很多姑娘挤破脑袋都想要嫁进来的地方,儿子更是苏府的继承人,这样的身份,可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却是爱而不得。

苏琮渝神色只是恍惚了一阵,很快就整理好,淡定自若,笑看着父母道:“爹、娘,正好儿子有件事情想要跟你们商量。”

“什么事情?”被儿子打断了话,苏夫人并没有生气,知子莫若母。

“我想要娶揽月,希望爹娘能够成全我们。”说着,苏琮渝已经跪了下来。

“什么?”苏夫人听着儿子的话难免诧异,这件事情,之前他一直没有听到过风声,现在儿子突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个劲爆的话题,如何能让她不震惊。

苏荣和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揽月?这是谁,他怎么从没听说过,看妻子的意思似乎是认识的,可是这又是哪家的名门闺媛?

看出了丈夫的疑惑,苏夫人顿了顿,解释道:“揽月就是在夕阳村跟云舒住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云舒的干妹妹。”

“那个丫头?”对于揽月,苏荣和之所以会记得而且印象深刻,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每天都负责厨房内的一应事宜,每天那美味的饭菜就让他记忆犹新了,而且那女孩子长得也不错。身份上,虽然是干妹妹,但是看云舒对她的态度,还有几个孩子对她的态度,似乎关系很不错。

“娘,我去扬州前已经跟那丫头许诺过了,希望你们能够成全儿子。”说着,苏琮渝直接在地面就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随后抬头,一双眸子满含期待的看着苏荣和夫妇。

“如果,你真的决定了,娘不会说什么,只是,你真的已经决定了吗?”知子莫若母,儿子对云舒的感情,她做母亲的看在眼里,可是,这个时候儿子竟然告诉了自己喜欢揽月,更重要的是,儿子竟然会在离开夕阳村出发去扬州之前,突然跟云舒的干妹妹揽月私定终身,这样迅速的感情转移,换做任何人来看,都不会相信,就算一个再无情再花心的男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全身心的将自己的爱转移到另一个女人身上。唯一的可能便是,求而不得,退而求其次。得不到云舒,揽月却是云舒的妹妹,不管以后如何,有了这层关系,他们之间就有了一个纽带,以后,更有很多理由能够见到。

她一辈子都很幸福,有一个疼爱她的丈夫,他们彼此是深深爱着的,她的婚姻更是自己择选的。可儿子呢,娶一个自己并不深爱的女人,以后,他能幸福的吗,揽月能幸福吗,这门亲事,可是关系着他们两个人的幸福。

贸贸然的,她能答应吗?

没有听到父母的回应,苏琮渝沉默了,伸手撑住地面缓缓站直了身体,满脸的落寞之意,浑身散发出孤寂寥落的气息,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心疼,这样一个英俊优秀的男人,换做很多女人,恐怕都舍不得让他受伤才对。

同样,苏夫人也是做母亲的,看着儿子这样,她也心疼,喉咙有些发紧,好一会儿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来,缓慢又模糊,“你……真的……决定了?是揽月?”

“是,儿子已经决定了。”郁为安很优秀,而这样的男人看上的女人,同样云舒也选择了的男人,他再大的自信,也不可能再有机会。更何况,还有一个跟他有同样心思也求而不得的荣郡王。

听着这话,苏夫人看向丈夫,见丈夫也同样出神,便沉默了下去。

苏荣和心中也在迅速的分析着,儿子以后必然会是苏府的当家人,庶子虽然是他亲生,但毕竟是庶子,更何况庶子如今没年龄还不过周岁,要等上多少年,才能让他接管家业,他如今年纪也大了,谁知道能不能等到亲生庶子接管家业的哪一天。苏琮渝虽然是样子,可却非常优秀,出类拔萃,商场经验丰富,能力不凡,苏家交到他手上,一定可以走出一个新高度。

他现在考虑的是,长子苏琮渝作为苏家的下一代继承人,娶了揽月,以后能否给他助力。儿子虽然优秀,可毕竟孤掌难鸣,揽月虽然只是云舒的干妹妹,可毕竟关系亲厚,而云舒身后有镇国公府还有威远侯府,更有齐国侯府还有荣郡王等作支撑,如果儿子执意要娶这个女人,倒也不是不可以。

并非苏荣和势利眼,实在是苏府如今的境况真的是有些艰难。

龚姨娘出身龚国公府,虽然是得罪了云舒,让镇国公亲自上门教训做了警告,从而龚国公府迫不得已去掉了这颗棋子,可毕竟这中间还有他苏府的影子。虽然跟云舒的关系在那里,可毕竟只是干女儿,龚国公府在他们苏府的生意上使绊子也很正常,生意场上,难不成镇国公府连这个都要管吗?

可如果娶了揽月,揽月是云舒的干妹妹,成为苏府的当家主母,就算是龚国公府,在对苏府出手的时候,肯定也会考虑到苏府当家主母揽月背后的势力了。

抬头看着儿子那坚定的表情,想着自己刚才心中的计较,苏荣和有些惭愧,可却没有表现出来,苏府走到如今,很多事情,已经没有了当初他孑然一身那么自在了,想怎么选择都可以任性妄为。

“孩子,并非爹计较和势力,你应该已经知道龚姨娘的事情了吧,最近这几天,龚国公府已经有了动作,全国各地的生意都面临了各种各样的难题。”刚才自己犹豫这么久,儿子和妻子都很聪明,苏荣和也没打算藏着掖着,直接道出了实情。

心中苦涩,苏琮渝突然觉得,这样娶了揽月,是不是自己将要一辈子用愧疚的心对待她。

娶她,不过是因为想要不断开与云舒之间的联系,至少,平日还能走动见面。而现在,又多了一项,苏府的未来,苏府的支撑点,她背后的权势。

------题外话------

亲们,这是日的更新哈,送到了。明日尽量中午4:分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