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登门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书名:长夜余火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21/12/18 12:32:38字数:3937

商见曜为难地一会儿摸下巴,一会儿捏脸颊。

最终,他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看情况,有明白人、有老一辈监督肯定会比较严格,没有的话,就看那些人的自觉了,哎……”

说着说着,商见曜叹了口气。

他表现得就像一个忧心“救世军”未来的忠诚战士。

这不是废话吗?龙悦红在心里吐槽起商见曜刚才的回答。

这略等于别人问“明天是否要降温”时,说“冷空气如果南下,那肯定会降温,没有的话,波动幅度就比较小了”。

白晨发表起自己的看法:

“从目前的情况看,我更倾向于214房间的那位真的已经把核弹头交给了下家或者同伙,并且相当笃定自己使用阳谋,逼迫‘救世军’不得不疏散民众后,对方可以把核弹头安全带出乌北。

“这样的情况下,他原本只需要拖过今晚,明天就可以跟随酒店住客撤离乌北,而本身不会被检查出任何问题,谁知道,他遇上了我们。”

214房间那位的计划其实容错率相当高,抛开“旧调小组”不了解,甚至不确定是否存在的下家或者同伙不谈,在“灰土大酒店”这个小环境里,拥有“天耳通”道具的他可以实时监控大家交流的内容,一发现不对的征兆就模糊化相应的记忆,这不仅不会造成大的动静,引来别人的关注,而且在正常情况下可以支撑好几天,甚至更久。

可是,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旧调小组”见过太多世面,实力强大,道具多样,且拥有生物电信号感应这个能在隔了好几堵墙壁的情况下有一定效果的第二侦察手段。

听到这里,蒋白棉忍不住也产生了商见曜之前那个疑惑:

214房间那位付出的代价真是高血压吗,确定不是倒霉?

人啊,走起背字来,真是喝凉水都会塞牙!

就这个问题讨论了一阵后,蒋白棉突然感应到有多股人类意识从楼梯处上来,走向自己这边。

“来抓捕我们吗?”商见曜不仅没有惊慌、恐惧,反而一脸兴奋。

他应该没有和“救世军”大战一场的想法……从表情上看,也不像是在吓唬小红……蒋白棉颇为不解地侧头看了这家伙一眼:

“你兴奋个什么劲?”

诚实的商见曜回答道:

“一旦被成功抓捕,我就能以戴罪立功的方式加入‘救世军’!

“我想没有哪个势力会拒绝一个‘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

“……”蒋白棉、龙悦红皆是呆住。

隔了两秒,蒋白棉咬了咬牙齿道:

“不需要被抓捕,你现在也可以明牌投诚。”

商见曜摇起了脑袋:

“不行,这是对公司的背叛!”

感情您也知道啊?蒋白棉话还未出口,商见曜就补充道:

“被抓捕之后,公司应该能体谅我忍辱负重,保存有用之身的想法。”

蒋白棉逐渐有了一种和商见曜辩论不如用左手给他一巴掌的感觉,反正辩论到最后,也是同样的结局。

这时,幸运的商见曜发现上楼的那几股人类意识停在了自己等人的房间外面。

笃笃笃的敲门声随之响起。

“请进。”蒋白棉收回目光,望向门口。

负责开门的毫无疑问是商见曜。

门外是丁苓和穿着“救世军”黑色制服但未配肩章的黄委员。

黄委员身后还有好几个人,他们有的着“救世军”黑色制服,有的穿代表治安管理委员会的橄榄绿色服装。

身高差点到一米七的黄委员回头看了一眼,对那几名负责保护自己的人员道:

“你们留在外面。”

没人有异议,没人表示让黄委员独自一人进入房间有悖安保守则。

这足见黄委员平时说一不二的风格,也足见那些安保人员对他实力有信心。

黄委员向前走了两步后,想了想,对丁苓道:

“你也不用跟,把门关上。”

丁苓点了点头:

“是,黄委员。”

她退出房间,关上了木门。

黄委员随即环顾了一圈,对“旧调小组”几名成员露出了笑容:

“放心,根据各方面的反馈,你们确实不可能转移走核弹头。

“这说明真的是你们最早挖出嫌疑者,及时做出了处理,我代表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代表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感谢你们!”

被感谢的商见曜一点都不开心,甚至有些失望。

黄委员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略感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不过,这不是什么太值得在意的事情,黄委员转而笑叹道:

“我之前告诉你们核弹头遗失的大致情况,想的就是让你们帮忙留意下‘灰土大酒店’内的事情,留意下这里的外来者们。

“我们不是没有能力一一排查,但我向来都秉持一个理念:发展的帮手越多,敌人越难!

“果然,你们真的发现问题,找到了线索,解决了那个危险分子。”

不愧是老一批的“救世军”战士,心胸气度都没话说……蒋白棉看着比自己父亲年纪还大不少的黄委员,看着他的满头白发,笑着回应道:

“只是运气好,才问了两三个就有了线索。

“黄委员,坐着说吧,您这么站着,我们也不自在。”

她没说敬老不敬老的问题,因为有的老人家不喜欢被人说老。

黄委员点了点头,走到套房沙发处,坐了下去。

等蒋白棉、商见曜等人也各找位置坐好,他轻轻颔首道:

“我个人是肯定你们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知为什么,蒋白棉总觉得黄委员在“任何”上加了一点重音。

黄委员继续说道:

“我过来是想听听你们对核弹头下落的猜测,你们已经用事实证明了你们有卓越的头脑。”

“呃……”蒋白棉犹豫起要不要讲214房间的同伙可能是乌北“救世军”高层的家人这个猜测,毕竟对于外来者而言,懂得避嫌很重要,不掺和“救世军”内部事务则是避嫌的首要戒条。

不管他们是否是有意挑拨“救世军”某些派别的关系,仅从实际情况来说就其心可诛。

这时,“内鬼”商见曜已一五一十地说出了“旧调小组”猜测的两种情况:

“一,那确实是个疯子,已经把核弹头装在了乌北某个地方……

“二,他是中间商,或者说,他有同伙……而乌北某些人此时此刻恐怕已经出了城,对他们的检查会非常严格吗?”

黄委员哑然失笑道:

“第二种情况是从老张那里得来的灵感?

“他想得到的,我难道想不到?

“今天下午到傍晚,我亲自坐镇,没给任何人面子,严格检查完才一一放行。”

商见曜没有因此高兴,反而“哎”了一声。

“你是不是想说,凭什么那些人可以提前疏散出乌北?嗯,老张肯定也会这么问。”黄委员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他指着外面负责戒严的战士们道:

“我的同事们选择留在乌北,和我一起面对核爆的风险,我的下属们选择留在乌北,和我一起面对核爆的风险,外面那些年轻人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也都留在了乌北,和我一起面对核爆的风险。

“他们愿意为这起事件作出牺牲,作出贡献,我怎么忍心让他们的家人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怎么能不帮他们排除后顾之忧?”

听完黄委员的话语,原本因张老的愤慨产生了不少共鸣的龙悦红竟觉得对方说的很有点道理。

黄委员缓慢吐了口气,继续说道:

“老张的失望、不解、愤怒、怀疑,我能够理解,我也有过这样的阶段。”

他的目光再次投向了窗外,仿佛在眺望高空被云朵遮住了大半的星辰:

“我已经忘了那是新历哪一年,我们‘救世军’吸纳的荒野流浪者超过了一个限度,原本掌握的旧世界储备仓和各种食物来源也被消耗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于是,一场大饥荒发生了,好多人饿死。

“洪光明你们还记得吧?他有一个孩子就是那个时候死掉的。

“经过这次饥荒,我们深刻地认识到,我们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们得为已经属于‘救世军’的那些人的生命负责,得缓上很长一段时间,把农业和工业的基础夯扎实,把粮食储备搞上来。

“当时很多人不解,觉得这不是违背了当初的誓言,放弃了心中的理想吗?

“嗯,老张他们虽然不解,但也能够接受,毕竟大饥荒实实在在地发生在了他们眼前。

“后来,哎,开垦农田、建设工业的阶段,我们遇到了不少问题,其中最严重的是,安稳下来后,许多人想一亩三分田地过日子了,人啊,不可能一直紧绷着那根弦。

“我们这批老家伙见过旧世界的繁华,清楚目标是什么样子,但混乱年代之后才出生的小家伙们,或者旧世界毁灭时还不到七八岁的那些人,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了,并且尽可能地让自己在这个基础上更好。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每个人天然的权利,而我们不能把所有人都当成圣人,大公无私,毫不利己,这不现实,也不科学。

“也许在特定阶段所有人都能以圣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也许在所有阶段里,一小部分人始终能以圣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但在所有阶段里,不可能所有人都始终以圣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有私心的永远是大多数。

“面对这个情况,我们只能接受现实,一点点调整我们的管理体系和管理方法,以调动更多人的积极性。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很多问题,这是老张他们无法接受的,但我们这些老家伙确实一直在努力地解决,只是有时候妥协才能走得更远,等走出了相应的困境,回过头再解决,也许更好。”

商见曜安静地听着,没有插话。

PS:明天再请假一章。今天就长途跋涉回家,但已经没有存稿,我现在的习惯是必须得攒一到两张存稿,因为这样写的时候才会比较从容,不那么焦虑,所以,明天无更,周一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