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内讧”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书名:长夜余火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21/12/17 12:31:36字数:3461

嫌疑犯很重要,但那枚核弹头更加重要。

它一天没被找到,乌北所有人就一天不能安心,害怕哪天睡梦中就突然被送上了天。

核弹头竟然失踪了,这麻烦似乎越来越大了……难道214房间这位真的只是中间商,因降压药被偷送进医院耽搁了两三天后,抢在戒严之前,把核弹头送到了买家手里?可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是他用黑客手段入侵广播系统,策划那么一场“游戏”?他真的确定买家和他有足够的默契,能够趁此机会,把核弹头送出乌北?即使在戒严状态下,他和买家依旧保持着联系?一个个疑问在蒋白棉脑海内起此彼伏地闪现。

与此同时,她发现那几位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的人都在看着自己和商见曜,表情略显复杂。

和“救世军”军队的黑色制服、代表政务官的蓝色正装不同,治安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们都是一袭橄榄绿。

蒋白棉心中一动,用嗤笑的口吻道:

“你们不会是怀疑我们把核弹头弄走了吧?”

“不排除这个可能。”回答她的不是治安管理委员会的人,而是“内鬼”商见曜。

他认真说道:

“毕竟现场只有我们和一个鬼知道是不是真正嫌疑犯的死者。”

蒋白棉瞥了这家伙一眼:

“在我们住进来时,酒店经理和许多住客的降压药相关记忆应该已经模糊,这是可以求证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心里有鬼,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个时候,“旧调小组”刚在“灰土大酒店”住下来,戒严就开始了,214房间那位明显是在此之前从医院回来的。

当然,他也没早多久,要不然他完全有机会抢在军队入城前离开,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为了掩盖自身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商见曜露出笑容,摸了摸下巴。

嚯,和我玩脑力激荡游戏了啊?蒋白棉思索了一下道:

“那为什么只是简单地模糊化,没有额外编织新的记忆植入进去,彻底掩盖掉降压药之事?”

商见曜眼眸微动:

“因为目标也清楚,他住了两三天的院,这件事情大概率已经往外传播出去,毕竟这也算是奇闻异录,而他刚才表现出了不能翻看目标记忆或者说不能精确翻看目标记忆的特点,所以,在无力追溯的情况下,他不敢给酒店人员植入新的记忆,免得他们和乌北某些人交流时,惊讶地发现双方的说辞存在极大的矛盾。

“这种情况下,‘记不太清楚了’是更好的理由和借口。”

蒋白棉笑了起来,进一步追问道:

“既然没办法彻底抹掉降压药事件,那他为什么还要模糊化酒店人员的记忆?

“从掩盖自身代价的角度来说,这已经没有必要。”

商见曜沉默了几秒,斟酌着说道:

“他是为了控制传播的范围和讨论的强度,争取在他离开乌北前,还无人猜出他的代价是什么。”

“代价是终身的事情,他这么遮遮掩掩,反而会让酒店某些人员事后猜出他的弱点时,把这作为重要情报卖出去。”蒋白棉胸有成竹地说道,“我认同目标想控制传播的范围和讨论的强度,但更合理的解释是,他希望在‘救世军’注意到这件事情前,自己已经逃离了乌北。”

商见曜愣了愣,啪啪鼓起了掌。

两人的“内讧”看得丁苓和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的人面面相觑,莫名产生了一种“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的感觉,只有格纳瓦见怪不怪,甚至想加入其中。

“咳。”丁苓清了清喉咙道,“你们刚才的辩论和现场搜集到的线索、其他地方给予的反馈,让我们初步确认死者真的涉及核弹头被窃之事。”

那几名穿着橄榄绿制服的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成员相继点头,表示认可。

而且现场还有电脑,还有一些仪器,之后提取上面的数据与痕迹,很轻松就能还原出部分真相。

蒋白棉将话题拉回了正轨,对那几名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的人道:

“酒店不少地方是有安装监控摄像头的,现场又有很多目击者,他们都可以证明,我们进入这个房间后,就再没有离开,也没往外转移过物品。

“我们身上显然也是藏不下一枚核弹头的,哪怕它再怎么被小型化。

“对,目击者是有可能被觉醒者能力影响的,但以你们‘救世军’的实力,有的放矢的情况下,很容易就能找到办法破除相应的控制。

“如果,如果你们还是不信,欢迎搜身,欢迎搜查我们的房间,欢迎去我们的车上找。”

蒋白棉表现得坦坦荡荡。

她也确实非常坦荡,因为“旧调小组”真的没见过那枚核弹头。

身正不怕影子斜!

至于她刚才讲述怎么识破214房间住客真面目,怎么出其不意对付他的那些事情时涉及撒谎、误导、隐藏的部分,都只与她、商见曜的能力和道具特点有关,即使之后“救世军”发现了这方面的问题,找到了真相,也绝对可以理解她。

这是每一个觉醒者的本能。

再说,那些误导不改变事情的本质,也对“救世军”没任何影响。

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几名成员里为首的那位点了点头:

“我们会找监控录像和目击者们确定情况的。

“只要你们真的没嫌疑,我们‘救世军’不会随便搜查你们的物品。”

反正明天我们出城时,也得接受详细的搜查,对吧?蒋白棉腹诽了一句。

那位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左右看了一眼后道:

“你们可以返回自己的房间了,但得到允许前,不能再出来。”

“没问题!”商见曜对“救世军”相当有归属感。

在丁苓“陪同”下,蒋白棉、商见曜和格纳瓦回到了自己那个套房。

丁苓没有停留,忙着将他们几人刚才的讲述转达给黄委员。

等到房门重新合拢,龙悦红皱起了眉头:

“那枚核弹头究竟去了哪里?”

他坚信214房间那位与核弹头失窃之事有关,而且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

“我也很想知道。”商见曜如实回答。

接着,阴狠毒辣的商见曜笑道:

“不外乎两种情况:

“一,214房间那位确实是疯子,已经将核弹头安装到了乌北某个地方,弄好了引爆装置,设置好了相应的指令,等他一被疏散出乌北,到了安全地带,就会遥控着制造一场大烟花。

“二,他是中间商,或者说他有同伙,他返回酒店前,已经将核弹头交给了对方。他弄出那场游戏,为的就是给同伴创造带着物品安全离开乌北的机会。”

当当当,格纳瓦最喜欢给商见曜鼓掌。

白晨则抿了抿嘴巴道:

“既然找到了目标,即使他已经死亡,‘救世军’也肯定能很快地、部分地弄清楚他的来历和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判断他究竟是不是一个以毁灭为乐趣的疯子。

“至于第二种情况,这对同伴之间的默契有极高的要求,要知道214房间那位返回酒店时,还没开始戒严,也就是说,他们交易核弹头那会,根本不会去思考一旦戒严该怎么出城的问题……”

白晨越说越是小声,明显已逐渐没有信心。

这是因为“旧调小组”的组长蒋白棉女士是任何行动前都要拟定几套方案预备着的人!

如果由她来主导窃取核弹头之事,在与叛逃者碰头前,她就会设想好如果出了意外,被困在城中,面对戒严环境,该怎么安然脱身。

类似蒋白棉的人虽然少,但绝对不会只有一个两个。

分析了多种情况的格纳瓦接着白晨的话语说道:

“而且,214房间那位真的肯定自己的同伴能利用好全城疏散的机会,将核弹头带出去?

“‘救世军’绝对是先检查,后放行,并且会预防觉醒者能力的干扰,比如,检查都放在监控摄像头下面进行,有人远程实时观看。”

听到这里,龙悦红感觉乌北要炸的可能越来越高。

那家伙看来真是一个疯子!

这时,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笑了笑道:

“你们还记得张老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吗?”

没给组员们回答的机会,她直接给出了答案:

“上面那些人的家人亲戚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出了乌北!”

话音刚落,蒋白棉就望着商见曜等人,正色问道:

“你们说,对这些人的检查会非常严格吗?”

PS:请假一章,也就是晚上没有了。很多读者朋友应该都知道,我在京参加全国作代会,像老鹰、老鬼、皮皮甲这些都是已经请过假了,我本来想着有几章存稿,每天见缝插针还能写一点,应该不会请假,但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不过,已经是最后一天会了,应该只会请这么一章假,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