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抽丝剥茧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书名:长夜余火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21/12/13 12:31:22字数:3687

听完广播,本来坐在床边的龙悦红刷地一下站了起来。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拿到核弹头的那个人竟然是为了炸掉乌北,送数以十万计的人去地狱!

而且,他还劫持了广播,将事情广泛宣扬,仿佛就为了欣赏乌北居民们惊慌失措、绝望崩溃的表现。

这简直是一个疯子!

一枚小型化的氢弹落到这样的人手里,真的是一场灾难。

“组长,现在怎么办?”龙悦红望向了蒋白棉。

他并没有紧张过度,变得慌乱,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经过这么久的历练,他在遇到类似情况时,还是能保持基本的镇定。

他之所以直接询问蒋白棉,是因为他记得组长刚才提过,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的黄委员让“旧调小组”于明后天得到反馈后,再接受详细检查,离开乌北。

此时此刻,除非直接和“救世军”翻脸,依靠自身的能力强行闯出乌北,否则必然得考虑这个问题。

蒋白棉没有立刻做出回答,反倒微皱眉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要急,我感觉这事太过突然,有些奇怪……”

“是啊是啊。”商见曜附和道。

白晨尝试着揣摩蒋白棉的想法:

“这场‘游戏’开始的时间太奇怪了,不早不晚的。

“如果说他在等待军队入城,乌北戒严,所有人都没法自由地逃离,那完全可以在昨晚就宣布‘游戏’启动。

“这种事情,不是拖得越久,失败的概率越大吗?”

诚实的商见曜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也许他直到几分钟前才找到机会,短暂控制了整个乌北的广播系统,之前想宣布都宣布不了。”

靠街头发传单太容易暴露了,只有“反智教”的人喜欢这么做。

蒋白棉点了点头:

“我是感觉他这么做相当画蛇添足。

“真要是以炸掉乌北,满足某方面欲望为目标,肯定得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样成功率才高。”

“不不不。”商见曜摇起了手指,“也许他是纯粹的疯子,想在爆炸前欣赏人性的丑恶和人类崩溃掉的模样呢?”

蒋白棉本想回一句“这样的疯子往往控制不住自身的行为,能完成相应方案的少之又少”,可她转念一想,又记起灰土上有觉醒者这种事物存在。

献祭了精神健康的那种觉醒者既有能力,又有行动力,比如,黑暗版的商见曜绝对可以做到类似之事。

蒋白棉缓了一下,环顾了一圈道:

“我的意思是,有了这么一个广播,有了这么一个‘游戏’通知,惊慌情绪弥漫下,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大概率会紧急动员,分批将居民和物资疏散出乌北。

“三天的时间足以让这里变成一座空城,到时候,仅仅只是炸掉建筑,那位就满意了?”

听组长这么一剖析,龙悦红也逐渐琢磨出了不对。

诚实的商见曜则据理力争:

“可能那个疯子就没想过炸死所有人,他单纯只是想制造一场混乱,欣赏大家的惊慌。”

作为一名精神病患者,他这个说法让在场的蒋白棉、格纳瓦等人都无法反驳。

这方面,他是专业的。

很快,另一位专业人士,懦弱胆小但阴狠毒辣的商见曜嗤笑起自己:

“换做是我,绝对会在广播最后加一句:

“三天内,乌北只进不出,如果有一个人擅自逃离,那我就提前引爆核弹头。

“这样一来,不管目的是毁掉乌北,弄死这里大部分人,还是欣赏人类在危机下的种种夸张表现,都能效果最大化!”

好家伙,龙悦红在心里直呼好家伙。

阴狠毒辣的商见曜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极度危险、智商颇高的疯子。

有这么一位“专家”在,刚才那通广播潜藏的问题顿时变得明显。

蒋白棉的各种想法随之串了起来。

她微微一笑道:

“见微知著,仅根据现实情况和广播内容,我们就可以推断出这件事情有两种可能:

“一,那个恐怖分子疯归疯,脑子已经不太好使,忘记在广播最后附加一句‘游戏期间,乌北只进不出’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其实不是太高,愚蠢的家伙应该早就露出马脚了,而纵然之前有种种缘由导致他没有暴露,这通广播后,他也蹦跶不了多久,大概率没法引爆核弹头;

“二,他故意没有附加‘游戏期间,乌北只进不出’,让规则存在漏洞……”

说到这里,蒋白棉再次环顾了一圈:

“他真实的目的也许就是为了逼迫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疏散城里所有人。

“只有这种紧急状态下的大规模疏散,他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这……龙悦红听得心中一动。

白晨也是明白了过来。

抢在所有人之前开口的是格纳瓦,他上下动了动金属铸就的脖子道:

“那个人想借助大规模的疏散,将那枚核弹头送出城去?

“要不然,戒严之下,以‘救世军’的动员和组织能力,以他们拥有的大量觉醒者,用不了几天就能把那个人挖出来,把核弹头找回去。”

啪啪啪,商见曜的鼓掌没有迟到。

这时,酒店一楼有嘈杂的声音传出,那里似乎已经变得比较混乱。

彼此对视了一眼后,蒋白棉指了指地板:

“我们也下去看看。”

他们之前讨论时,就听到许多住客离开房间,通过走廊,直奔底层。

“旧调小组”来到一楼后,发现跨境贸易的商人、外来的遗迹猎人们将名为沈康的酒店经理和部分员工围在中间,七嘴八舌地嚷嚷着:

“快让我们离开!”

“这里太危险了。”

“我是来这里做生意的,不是危险分子,快给我可以出城的证明!”

“乌北都被人安放核弹了,还不赶紧把大家疏散出去?”

……

住客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表达中,酒店前台的电话叮铃铃响了起来。

“我,我去接个电话,可能有最新的指示。”酒店经理沈康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趁机挤出人群,接起了电话。

一番“嗯嗯”“好好”之后,沈康表情放松了不少,转身对酒店住客们道:

“各位不要慌乱,我们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正在研究紧急疏散方案,放心,最早今天下午,最迟明天上午,我们就可以撤出乌北,这距离核弹引爆的时间还有很久!”

听到这句话,龙悦红、白晨等人同时将目光投向了蒋白棉:

组长的推测看来很大可能是正确的。

蒋白棉没有因此沾沾自喜。

要说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没有聪明人,察觉不到这个问题,她觉得这样想的人才是蠢货。

这就是一起阳谋。

核弹威胁已经曝光的情况下,还顶着原本宗旨的“救世军”不可能不疏散民众!

蒋白棉随即做了个手势,示意组员们跟着自己离开。

回到三楼房间后,她看了眼正关闭木门的格纳瓦,对商见曜道:

“你现在的实力可以劫持乌北广播系统,做出刚才那种宣告吗?

“嗯,前提是在能力范围内。”

商见曜想了想,遗憾摇头:

“还不行,我只能让播音员的声音往听不清的方向扭曲。

“除非,我能提前给播音员植入相应的思维。”

“声音不对。”龙悦红昨天听过乌北的广播,知道刚才那个声音不属于哪位播音员。

蒋白棉“嗯”了一声:

“这么看来,那个恐怖分子的实力要超过喂,就算还没进入‘新世界’,估计也快找到大门了。”

“不一定,我没法劫持,但老格可以啊。”商见曜笑了起来,指了指格纳瓦,“劫持广播又不是只有一种方法,强大的觉醒者可以,智能机器人也行。”

“也是。”蒋白棉接受了这个说法,将它纳入考量范围。

她又一次露出思索的表情:

“还有一个问题,时间线上的问题。”

“什么?”龙悦红略感紧张地问道。

蒋白棉自顾自说道:

“我们是15号中午听说军事物资失窃的,到了下午,那两个叛徒就被发现,双双死亡,同时,根据他们遗留的事物判断,他们来过乌北,将丢失的军事物资交给了某某某。

“而从那个聚居点到乌北最快也要八个小时,换句话就是,那两个叛徒从乌北离开最迟是15号的清晨,当然,他们还有可能是乘坐飞机,但这就太嚣张太招摇了。

“我们16号下午抵达了乌北,到入境处开了通行证,然后这里开始戒严。”

蒋白棉顿了一下,做出总结:

“从15号清晨到16号傍晚,拿到核弹头的那个人有足够的时间和充裕的机会将它送出城去,无需再担心后续的戒严,可现在看起来,核弹头还在乌北城内。

“这是为什么?”

“他有拖延症!”商见曜回答得毫不犹豫。

接着,他自己反驳自己:

“或许那个恐怖分子的目的就是炸掉乌北,弄死这里大部分人,只不过他选择让大家看到希望,然后在疏散的过程中,突然说一句‘骗你们的’,引爆核弹。”

蒋白棉接过了话茬:

“还有一个可能:

“拿到核弹的那个人当时遭遇了某个意外,以至于耽搁了两天,被戒严困在了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