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章 金鸡不下蛋

作者:暗黑小鬼鬼书名:重生农耕时代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20/10/17 11:05:45字数:3524

瓜子跟小不点回到刘星身边后,就将老乞丐是医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小不点还给刘星看了嘴唇上敷的草药,并且说这要很灵,麻麻痒痒的很清爽,再也没有之前那种肿胀疼痛的感觉了。

对于这个意外的收获,刘星没有去多想。

也相信老乞丐就是一个医生。

而且是那种医术很高超的老医生。

要不然他这个重生人士第一眼见到老乞丐,不会有那种不是普通人的奇怪感觉。

眼见吃完饭的赵龙提议将拖拉机上的一车杉木都搬下来算钱,他连忙回过神来跟在了赵龙的身后,朝马路边上的拖拉机走去。

走近了,赵龙伸手拍了拍拖拉机上的一车杉木:“长长短短的总共有六十多根,我也不跟你按立方算钱了,这一车你给三十块钱就行,车费也不要你负责。”

“行!”刘星几乎没有考虑就拿出三十块钱递给了赵龙。

毕竟他不是傻瓜,这一拖拉机的杉木要是去集市上做木材生意的老板手里面去买的话,只怕没有个五六十块钱是买不到的,因为八十年代的杉木很稀有,也跟贵。

所以赵龙爽快,他也爽快。

“谢了啊!”赵龙接过钱,就帮忙将拖拉机上的杉木扛向了刘冬菊家中。

聂泉跟赵彪等人也来帮忙,刘星卷起衣袖正要加入。

聂笋拍了拍他的肩膀拉着走到了一旁:“是这么个事,我弟弟说你这鞋柜工期很紧,所以就打算多请几个人,他不好意思跟你说,所以就事先让我通知你一下,别到时候人来的有点多,你跟你姐没法交代。”

“怎么会呢!”刘星闻言笑了笑。

鞋柜的设计图纸都是他画出来的,要多少人工他难道还不知道?

“我也只是先提醒你一下。”聂笋看了一眼四周:“明天我跟赵龙还有两个木匠都会过来帮忙,你管饭就行,至于工钱,都是自家人,就不要再说了。”

这可不是谦虚话,而是实话实说。

在老屋村,谁家要是房子搞装修,或者是娶媳妇等等重要事情。

赵家的劳壮力都会自觉出来帮忙的,但前提是必须管饭。

刘星是过来人,自然是清楚的很。

他见聂笋把话说得这样清楚,当下笑了笑:“聂组长这是把我当外人啊!怕我不给饭吃吗?”

“我哪有。”聂笋不好意思的跟着笑了。

“那一切你给我安排就行。”刘星朝拖拉机走去:“反正你也看到了,我为了招待你们这些做事的,都事先买了这么多猪肉。”

“你相信我就行。”聂笋跟在了后面,卷起衣袖就扛着一根杉木朝刘冬菊家去。

可是这根杉木很粗,重量也很重。

还没走出三米远他就撑不住了。

这可让聂笋有些尴尬了。

他站在原地强撑着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

就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肩膀突然间轻了。

一回头,发现是刘星搭了把手。

“谢了啊!”聂笋松了一口气。

“这点小事谢什么啊!”刘星笑着回道。

聂笋感觉自己也是有些矫情了,连忙闭嘴不再说话,抬着杉木就往前走。

不一会的功夫,一拖拉机的杉木就搬完了。

聂泉付了车钱,在跟刘星闲聊了一会后,就跟聂笋、赵龙等人回家了。

毕竟太晚了,再不回去可有些不好。

刘星也没有留他们,在目送他们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后,就回道了赵村长的身边。

此时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赵村长带着赵静坐在木桌前跟赵东魁还有刘冬菊聊天。

赵村长见刘星的事情都忙完了,当下连起身道:“星伢子,听你姐说你这鞋店的个体户营业执照都办了啊?”

“嗯,”

刘星点头。

这个没有必要隐瞒,传出去对他是有好处的。

至少供销社的那帮大爷,不敢明着对他这个鞋店的老板下手。

“你牛。”

赵村长长叹一声。

这靠人脉关系才能做得到事情,他都做不到,而刘星居然做到了,真是令他刮目相看。毕竟在集市上,除了那十几个做生意的大老板有个体户的营业执照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要想申请,那可是难入登天。

前年他就特地去找了有关部门申请,结果一听是农村来的,直接将他给轰出来了。

“这有什么牛不牛的啊!只是运气好而已。”刘星闻言笑了笑:“村长我管观你面色犹豫不决,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吞吞吐吐的。”

“你小子,都成精了。”赵村长哈哈大笑:“不错,我等到现在,的确是有事情找你说。”

说完,被背着双手缓步朝集市上的走去。

刘星跟在了后面。

赵静想尾随,被刘冬菊给抱住了:“乖,你爷爷这是在商量大事呢!要是能成,那以后老屋村的百姓天天都有肉吃了。”

“真的呀?”赵静欢喜的不行。

“当然是真的了。”刘冬菊笑了笑。

赵静没有在多问,而是看向了渐行渐远的刘星。

刘冬菊也看了过去,目光中有着溺爱。

集市上,赵村长指着周围两旁的房子缓缓开口了:“都说我老屋村是樟木乡最富裕的村子,究其原因,就是因为集市坐落在老屋村,有着很大的交通便利,但外人也许不知道,现在的老屋村根本就没有外界说的那样好,就拿我来说吧!今年连孙女都快养不活了。”

“村长您话中的意思是?”刘星停下了脚步。

“我想让你支招,带领所有老屋村的村民走出目前的困境。”赵村长认真的说道。

本来他不想这样做的,毕竟他的年纪比刘星大,这面子上拉不下去。但是刘星的赚钱能力,还有那强大的人脉关系,使得他不得不厚着脸皮来‘不耻下问’。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刘星是赵东魁的小舅子。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刘星其实也算是半个赵家人。

既然是赵家人,那问一些忌讳的问题应该没事。

“啊?”刘星闻言愣住了。

在回过神来后,连道:“村长,我只是一个小孩,您别给我戴高帽子好吗?”

“你可不是一个小孩,而是一个差点将樟木乡中考状元干掉的天才少年。”赵村长抚须而笑:“要不是造化弄人,你现在只怕是八中高一的学生了吧?”

“这到是。”刘星知道这一切都是大姐或者姐夫跟赵村长说的,在无奈之下,只得承认的点头。

“所以,你还有拒绝我这个老人家请求的理由吗?”赵村长淡笑看向刘星,苍老的眼中有着期望。

“有。”刘星揶揄的回道。

“啊?”赵村长不解。

在看到了刘星脸上揶揄的笑意后,那是伸手指了指跟着笑了。

“其实老屋村最大的资源就是这个集市,只是您没有利用好而已。”刘星没有在开玩笑,而是言简意赅的回了一句。

“这话怎么说?”赵村长十分不解。

“不知道您发现了没有,沿途的房子,好多都是外地老板搭建起来的临时大棚。”刘星笑着提醒了一句。

“嗯,这要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村的村民没钱建不起来,只能租地给这些外地老板搭建大棚做生意了。”赵村长轻叹一声回道。

“呵呵……”刘星笑着摇头:“没钱不是问题所在,只怕是老屋村的村民根本就没有看到好处。”

“这些大棚所交的租金,还有每个月赶集所收的摊位费,最后都没有进到老屋村村民的口袋吧?”刘星看向了赵村长,眼眸中有着睿智的光芒。

“你怎么知道?”赵村长非常诧异。

在回过神来后,连解释道:“这钱也没有进我的口袋,要不然我能连吃肉的钱都没有吗?”

“那进了谁的口袋?”刘星问道。

“自然是肖道德,当初……集市坐落在在老屋村,就是他牵的头,后来差点改到稻花村,我带着赵家村几十个人,最后好说歹说,才以集市大棚租金为代价,将集市给落户在老屋村。”赵村长小声的道出了内幕。

之所以不敢大声说,那是因为这是跟肖道德口头约定好的秘密。

不到万不得已,可不能跟任何人说。

“您这是被坑了。”刘星捂着头:“一个集市的坐落,可不是他肖道德说了算的。”

这需要专业的调查,还需要樟木乡所有的高层领导开会同意,更加需要在交通上占据很大的优势,而且人流量还要相当的大,并且还是在樟木乡的中心位置。

综合以上几点,老屋村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别说稻花村不能跟其相提并论,就是周围其他的村长加起来,只怕都争不过老屋村。

可是现在,他居然听到了这样一个啼笑皆非的内幕。

说实话,真是有些始料未及。

这个肖道德,还真的不是人。

连老屋村集市上大棚租金这点钱都想染指。

难怪能利用供销社垄断好多行业,原来他是这样的卑鄙无耻。

“我现在也感觉到不对劲,但已经晚了啊!”赵村长欲哭无泪。

毕竟以老屋村的实力,根本就没法跟肖道德背后的供销社为敌。

“对了!那集市上摊位费的收取,又进了谁的腰包啊?”刘星也知道现在不能跟肖道德对着干,在讪笑一声后,就转移了话题。

“还能是谁,村里的土霸王赵构。”赵村长无奈的回道。

要是摊位费他能代表老屋村收取,那他的日子就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