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第515章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作者:妖妖仙儿书名: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类别:言情都市更新时间:15/12/24 17:37:53字数:12968

(.r.)

忽然,她的眸子睁大,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如此迷恋和眼前男人欢一爱的原因!

因为眼前这个,是龙泽隐藏在心里的猛兽,也许并不完全是药物致他性情大变,而是……这是另一部分的龙泽!

隐藏得很深的另一个龙泽!

那药,并不是厉害,而是激发出了人潜在的本能,如果是一个内外都纯良的人,那么,再强的药也是无法改变。[.r. 超多好看]

温安安看着龙泽,声音细细的,“我都喜欢!”

他抽了口气,瞪着她,这个小妖精!

真是该死!

他很想将她弄得死法活来,逼她说出他才是最厉害的那个,但是一股气又横在心口让他不屑这样做!

气了一会儿,再想和她说话时,她已经一副想睡的样子!

可是他还是有话和她说的……看她的样子,怕是明天才能说了!

头一次,他抱着一个女人睡的时候,感觉到很窝心,没有想对她做出什么事情,只是想抱着她,和她一直地到老!

或许,那个时候,他可以对她说声爱吧,即使没有爱上也能违心地说出来,为了她高兴吧!

但是绝不是现在。

将那个小小的身体拖到自己怀里,吻了吻她的小脸,沉沉闭上眼。

这些天,将她关起来,天知道,过得最不好的是他!

睡到天微微亮,大概是在他的怀里太热了,她的身上沁着细汗,香滑诱一人!

他的大手抚着她的背,慢慢往上滑,她肩上的被子也滑落,那只独属他的金色豹子显露出来,龙泽凑上去亲吻她的雪肩……

温安安幽幽地醒来,两个不着衣服的男女躺在一起实在是很危险,她的一只腿放在他的腿一之间,小手一只放在他的颈侧,一只平放在他平滑的小一腹那儿,只一会儿,一个东东变大变长,抵到了她的小手心!

她叫了一声,龙泽低低地笑了起来,伸手轻轻地捏了她可爱的小脸颊一下,她将小脸埋在他的怀里,不肯让他捏!

龙泽将她拖出来吻,她的小手捶他,却阻止不了他!

吻得她气喘吁吁了,他才算完……

气息乱乱地,她瞪着他:“你想干什么?”

“干,你心里想的事情!”他不怀好意思地说着,抱起她坐在自己的腰上。(.r. )

她的睡衣早在睡觉的时候就蹭到一旁去,此时,挂在肩上要掉不掉的。

他的大手拢起她的长发向后,顺手将她的小腰一折,她挺起上一身,傲立在他面前……

好羞人!

温安安的脸红透了,叫着放开,龙泽勾唇一笑:“不放!”

不但不放,还凑上去亲了一下:“又满了,帮你清掉?”

她的小脸通红:“不要!我……正好这个时候断掉!”

“可是我不想断!”他呢喃着,吻着她的小耳朵:“乖,再留一段时间,要么,就再生一个!”

反正他要喝的!

温安安气得大叫,龙泽愉悦极了,让她这么生气,他很愉快!

两人缠了一会儿,他才注视着她的小脸,盯着她不放过她任何的表情变化!

“今晚,我会和法国的乔德先生有一场赌局,你当我的女伴,嗯?”他吻着她,脸上有着一抹笑意,“放心,我不会将你送给别人!”

大手握着她的小牛奶,“这里,还有……”手继续滑下,落到她最销一魂的地方:“还有这里,都是我的!”

温安安依着他的身体,轻轻地:“可是,为什么要赌呢!”

龙泽的眼里闪过一抹流光,低头吻住她的小嘴:“男人的事情,女人不要多问!”

说实话,温安安很不高兴,她的小脸也沉了下来:“那我不去了!你去享受吧!”

想来,也少不得美女的,要她去干嘛?

龙泽看着她生气的小脸,心中本来是有些气恼的,但是此时却觉得好笑,这头小奶牛在生气,凑过去吻住她的小嘴,“没有你,我享受什么呢?”

大手不老实地抚过她,吓得她尖叫……

龙泽收回手,咬着她的耳朵也算是哄了一哄:“乖听话,晚上和我一起去!”

她趴在他的怀里,还在喘着,声音细细的。

“这样才乖!”他的心情好极了,大手拍着她的小一屁一股,啪地一声,有种变一态的快一感!

温安安抱着他,不许他再打她!

“喜欢他,还是喜欢我!”他又旧事重提,咬着她的小耳朵,那放在她娇一臀上的大手也让她知道回答得不好,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温安安抱着他的颈子,嗷唔一声:“我能不能两个都选?”

“贪心!”他重重地拍了她一下子!

她抱着他,哀叫,那像是小猫一样的叫声真是撩一人,龙泽一把将她扯了过来,按到自己怀里疯狂地亲吻!

两人翻滚着,膜拜着对方的身体……她因为动一情而愿意做任何的事情而取悦他,当她的小嘴吻遍他的全身,最后直指着重点部位的时候,他闷哼一声,抬眼,看着她卖力地样子,那娇俏的臀,一身柔细的肌肤,到处都让他爱不释手!

但是,他该死地又矫情起来,大手扯起她的头发,抿着唇逼问:“这些,都是和他学来的?”

温安安做不下去了,闷笑着倒在他的腿上,小脸旁,是他的狼狈,她闷笑着,小手去捏了他一下,“不喜欢?”

龙泽眯了眯眼,他当然喜欢,就是太喜欢了,才不禁想到,她这一身的‘本事’可都是和以前的那个他学会的,想到他们曾经做尽了想要做的事情,有些甚至是他不能想象出来的,心里就忍不住地冒出酸味来!

所以,也就没有了兴致,不是不想,而是嫉妒!

他有些霸道地握着她的肩:“以后,你只能和我做,也不许想他!”

就算是一个身体,他也不允许!

温安安轻笑着咬了他一口:“吃醋了?”

龙泽的回答是将她独自扔在这里,他自己下去冲冷水澡!

温安安笑着,其实,现在的龙泽没有她想象得那么难懂嘛!

不过温安安却是忘了,龙泽之所以让她看透,是因为那是在他允许的范围!

等他出来,她还团在被子里!像个小虾米一样。

他抹着头发,眸子看着她防备的眼神,轻笑:“我一会儿还要出去有事,想要的话,等晚上了!”

她的小脸不争气地红了红,蒙着被子看着他着衣。

忽然,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某处,呐呐地问:“要是这里,不小心起来,会不会很丢脸?”

龙泽正在拉拉一链,手顿住,再一会儿将衬衫整好,抬眼看着那个小一流一氓,懒懒一笑:“想知道吗?”

他极少在公众场合会有生理一反应,只有一次就是和她跳舞的那次,想来她也没有看到。

而她现在,是对这个有兴趣?

担心他丢脸,还是想看笑话。

目光扫过被子下,他目光中的灼意几乎能将被子烧一个洞出来,再好好地拂在她娇一嫩的身一子上!

温安安抖了一下,声音小小地说:“你不是要有事?”

他看着她,一边打着领带一边状似无意地问:“小奶牛,那个我,以前很爱你?”

其实问了也白问,看她娇贵的样子就知道,以前的他,宠爱她有多彻底,所以才让她忘了女人应该听男人的话!

他这般问,温安安裹着被子起来,大着胆子向他撒娇求宠,一只手拉着被子,一只手勾着他的颈子,扁着小嘴:‘你以前……从来不丢下我的!’

他的俊眉微微一挑,静静地看着她!

这样的她,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吧!

喜欢和她的男人撒娇,喜欢他的宠爱?

心里不知道怎么地,突然地和以前的那个自己较真了起来。

不是要宠爱吗?

他绝对,可以比那个‘自己’还要宠爱她!

大手扶着她的腰身,在她雪肩上咬了一口:“乖,我中午的时候会回来用餐,听话,一会儿我让人送早餐进来!”

她大胆地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我想让你陪我吃,好饿!”

小脸看着他,可怜巴巴的!

龙泽领带已经打好,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离开!

将裹着被子的小人抱到了起居室里,吩咐人送来了早餐。

她不肯自己坐,非要坐在他的腿上,还要他喂……

龙泽被她缠得,几乎要发火,但是不得不说,这种新鲜的尝试让他感觉又稻愉快,大手抱着她的小身体,拍了她的小屁一股一下:“这么小!”

她勾着他的颈子撒娇:“没有力气!”

“昨晚,勾着我的腰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咬着她的小耳朵,突然觉得自己不太想出去了!因为这个小妖精实在是要命!

推门进来的是裘洛,看到主子身上坐着的一个人,万般宠爱的腻在主人的怀里,不禁瞪大了眼睛。

没有错吧!

这前两天是互相咬牙切齿呢,这会儿功夫就和好了,而且,主人转性了?

哪里见过主人这么耐心地哄女人的,不吃这个,换一个?

不听那个,再将一个?

裘洛简直要晕过去了,扶了扶身边的扶手……

这世界玄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