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体育先生

作者:过宽书名:鲁班乐园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20/03/22 23:33:33字数:4197

闲云峰不高,十丈上下, 30多米。

峰顶的闲云轩也不大, 200平米左右,精巧木制榫卯结构,斗拱飞檐,四间屋子四方合围,正中间一个天井,天井里种着一棵与桃树有几分相似的矮树,四周走廊一应木地板。

四面海风吹不入倾城,峰顶温泉池上氤氲飘荡,旁边卧室里,昨夜新婚贪杯的鲁……任剑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外头已经日上三竿,镂花窗户开着,温暖阳光晒入。

一只鸟雀飞到天井那棵矮树上叽叽喳喳,打破上午慵懒宁静,任剑皱了下眉,随后睁眼,就见小班不吵不闹跪坐在他枕边。

“大宝,你醒啦?”丸子头道。

见她乖巧可人模样,任剑幸福+7+7+7……抬手便是一记摸头杀,撸了撸丸子头。

穿着白绸睡衣起床,光脚走入后院,任剑站在温泉边晒着温暖阳光,感受脚底心绿茵微凉,俯瞰脚下山景,继而眯眼眺望远处蔚蓝海景,他畅快伸了个懒腰,幸福+6+6+5+5……

这就是豪宅的好处,这个世界幸福是有价的,闲云轩各方面环境、条件给任剑带来的幸福体验是城南冬梅坊小院不能比的,就算任剑什么都不做,只是在闲云轩里懒散一天,就有差不多4000幸福积分收入,相当于400个通宝,一户人家4个劳力忙活一整天。

这还不算任剑三顿的伙食以及其他享受。

可就是这样一座顶级豪宅,任家放任它闲置了两年多。

圣人虽然创造了通宝,创造了学术,让更多百姓可以得福,但与此同时,人心从未曾改变,强者依然恒强。

任剑对自己的闲云别院哪样都满意,唯一有点小意见的,只有连接30米高峰顶,那一长溜的石阶梯,上下一次就相当于爬10层楼。

“特么私人别墅楼层太高也是个麻烦……”站在石梯前,任剑挠了挠头。

他怕麻烦,不想爬上爬下,但小班不怕,抬头问道:“大宝,我可以下去玩吗?”

任剑:“当然可以,这里就是你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丸子头欢呼一声,拿着她的纸风车,迈动小短腿跑下石梯,奔向前庭花园里。

见状,对这上百阶石梯稍加改造的想法浮现任剑心头,电梯他现在不敢奢望,但如果滑梯的话,那下去的麻烦就可以省了,而且,小班肯定喜欢。

再然后,任剑看着下面面积巨大,“湖泊”边姹紫嫣红,绿草茵茵的前庭花园,给小班建一个游乐园的念头萌生。

存着这个念头,懒得洗漱的任剑把自己扒光,噗通跳进闲云轩后院的温泉池里。

没多久

“大风车吱呀之悠悠滴转,这里滴风景是真好看……”心连心的小班在前庭花园里拿着纸风车一边跑,一边唱着歌,任剑能感受到她的快乐自由。

一圈、两圈……跑着跑着,当她唱到:“还有一群快乐滴小伙伴,牵着你的手,牵着我的手……”脚步慢了下来,小班看了看手中的纸风车,皱起了眉。

峰顶温泉池里的任剑也皱了下眉,先前的念头变成决定,嘀咕道:“跷跷板、秋千什么的都好弄,大不了我自己动手做,可小伙伴去哪找呢?”

这时,闲云别苑的大门打开,小胖子梁靖如走入,看到小班,上前问道:“刚才的歌是你唱的吗?”

小班对小盆友从无戒备,她在鲁庄的时候就喜欢和庄上小盆友一起玩。先前愁容散去,小班高兴笑道:“是我唱的,叫大风车,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随后,梁靖如妈妈,任家二女任秋逸慢了几步,也进到别苑,对小班问道:“任剑起床了吗?”

前天晚上在【杀生取义厅】已经见过任秋逸,小班点头,指向峰顶道:“大宝已经起来了,在上面。”

任秋逸走到石梯前,区级文宫境界,阴阳五行科精通级御风术,身形轻盈飘起,一次落地便是20多个台阶。

而峰顶温泉里,通过系统内共享的小班视角“看到”小胖子梁靖如,小班高兴,任剑同样高兴。

刚还在挠头去哪给小班找一群小伙伴,他忽然意识到,半山学堂里不刚好有一群现成的么?

笑了下,任剑准备起身穿衣,任秋逸来找他显然是有事要谈。

任剑一下从温泉里站起,上岸,带起一片水帘,正要捡起衣服,系统里出现提示

【任秋逸:咱这七妹夫真是太凸出了。幸福+5】

任剑无所谓扬了下眉,凸出是历任女朋友对他公认的,并多次点赞好评,只是有些意外任秋逸怎么上来得这么快。

任剑没什么好遮掩,小才会遮丑,何况他也没了羞耻心,转身看向门口,任秋逸忙侧头避嫌,道:“你先把衣服穿上,带上你的机关造物跟我去趟本家,爹有事找你。”

任剑捡起地上衣服,晃荡走回卧室,擦干穿衣。

…………

不一会,任剑和小班手牵手来到任家,四色纸风车插在小班腰间的袖珍小斧子旁。

杀生取义厅,任家差不多都在

“瑞麟,中午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丈母娘王氏热情道,她对昨天婚礼上面对一众宾客嘲笑,甚至当面奚落嘲讽,却始终“识大体、隐忍、顾全大局”的任剑越看越满意。

瑞麟是任剑昨天及冠当日,老丈人给他取的表字,任剑自己选的是个“昆”字,在他穿来前很火很流行,无奈王氏说喊起来像“任棍”,给否了,硬是让任潮海给帮取一个。

而任剑对名字这种事情并不在意,也就随丈母娘的便了。

“娘,午饭的事等下再说,爹还在机枢室等我们。”心急修复逐日洲,想让倾城尽快动起来的任天南插话道。

说完,转向任剑,示意带上小班跟他走。

杀生取义厅后堂,任剑搀着小班的手,走入地下阶梯,稍久,他们来到位于倾城山体内部,整座逐日洲的核心机枢室。

机枢室内光线明亮,四周未点烛火,光源来自于书案上的一张立体沙盘投影。

小班的鉴视术下,沙盘投影旁有文字标注

兵阴阳科:五行沙盘术【诸子级】

任剑看去,沙盘内,整座倾城的实时情况一览无遗,如同一张3D超清卫星图像,倾城内所有动向都在坐于书案前,任潮海注视下。

“爹,人我带来了。”任天南道,接着打开机枢室一处仓门,显露其中任家多年积蓄,堆积如山,华光四溢的春秋通宝,他转向任剑,递上一卷书简:“钱都在这,需要多少自己拿,只要修好逐日洲,我们不计代价。

这是逐日洲的动力系统构图,是我们任家的机关科学者自己画的,可能不够详尽,但多少应该有帮助。”

任剑打开书简,尽管只有一卷,但在小班入门级的阅览术下,一页一页相继展现。

逐日洲是墨家出品的机关造物,被系统评定为S级,依然脱不开墨家【天志】模仿天地万物的核心理念。

逐日洲在水中行驶,因此动力系统也和鱼一样,由分布在逐日洲东西两侧,总计81扇“划鳍”提供前进、转向动力,这就导致整个逐日洲的动力传输系统极其繁琐复杂,一旦出现故障,只能请墨家派出州级以上学者前来维修。

任剑只看了一页,便将书简归还,先瞥了眼老丈人,须发乌黑、自带仙气的任潮海似乎一点也不关心逐日洲能不能修好,只是看着沙盘,仿若站立云端,俯视着脚下的芸芸众生。

随后,任剑直白道:“不用看了,修不好。”

满心期待的任天南还没回过神来,任剑摊牌道:“小班的机关维修术早在半年前,来到倾城之前就被墨家打坏了,她的机关维修术已经不能用了。”

“你说什么!?”大胡子任天南上前逼问。

任剑:“再说一遍也是一样的回答,真没骗你,修不好,小班的机关维修术不能用了。”

片刻,任天南反应过来,冷下眼神质问道:“明知机关维修术不能用,你还有脸来当我们任家的女婿?!你是不怕死,还是以为我不敢杀你!”

任剑当即甩锅:“女婿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是拒绝的,半年来我都不想和你们有瓜葛,昨天结婚也是你逼我的好不好?”

任天南几次张嘴,说不出话,又气又怒,须发皆张,感觉快爆炸了,看向任剑的眼神渐渐不善。

“咔嚓”位于山体中的静室内凭空出现一道蓝紫色细小电痕,落在任天南头上。

满脸络腮胡的大舅子一个激灵,眼神清明过来。

始终没说话的任潮海开口了:“你自己妄起贪念,怨不得旁人。”

挥袖拂过,案上沙盘消失,只余白色光亮,任潮海起身走来,朝任天南问道:“你可曾想过,毓儿同样未嫁,这次成婚的却是云游外出不知所踪的秀儿。”

任天南目现疑惑,任剑也好奇听去。

家族联姻,双方至少要拿出对等的价值。

原来从一开始,老公输就很有自知之明,公输家已经败了,而“鲁剑”在学术上的天赋根本配不上任家任何一个女儿,半年前,自知时日无多的老公输找到任潮海,想借任家不可能出嫁的七女儿,双方名为联姻,实则是求任潮海保住公输家仅存的本家血脉:“鲁剑”。

作为回报,老公输言明小班的人造文宫已损坏,但假以时日,快则1年,至多3年,便能自行修复。而小班一旦完成自行修复,倾城就能脱离墨家和学宫的掌控,重回海上,老公输希望介时任潮海能留孙子在任家,可以让一辈子他衣食无忧,并准许收容沿途遇到的公输家族人,小班则负责逐日洲的日常修缮、维护,以抵公输一族的生活花销。

听到这,任剑心道:“我就说嘛,老公输没道理坑自己亲孙子。”

而任天南:“爹,您怎么不早说啊,这下彻底开罪墨家,倾城又动不了,我们麻烦大了。”

任潮海:“我最初定下的便是闭门成婚,莫要声张。

你不到40,文宫境界便已近州级,在任家庇护下,面对海族又从来所向披靡,心中骄纵之气渐旺,如不借此机会打压下去,将来必酿大祸。”

任天南:“爹,您别说了,我知道错了,现在已经闯下大祸,该怎么办啊?”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人族争斗终脱不开一个“钱”字,而三年损耗,我们任家还负担得起。

但祸终究因你而起,钱可以从库房内出,这场祸,终究需要你自己去平,否则记不住这次的教训。”任潮海道。

任天南:“爹,到底什么意思?”

任潮海叹了口气:“有空多阅案牍,天下诸子百家局势全在案牍之中,连局势都看不清,以后如何能掌逐日洲?

等着吧,很快你就会知道。”

任剑在旁等老丈人教训完大舅子,终于找到机会,出声道:“额……这个……其实不用3年这么久,最多半年我就有办法让倾城动起来。”

为防“骗婚”事发,不被扫地出门,任剑早就备好了一张底牌。

现在既然不存在骗婚,那他这张底牌就可以用来兑换其他筹码,比如:喜羊羊、懒羊羊、美羊羊……

见引来大舅子和老丈人的注意力,任剑:“但我有一个要求,不管我在倾城干什么,只要能创造出福祉,你们不能干涉。

哦对,还有一个小要求,明天起,我要去半山学堂当体育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