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坐得够久了

作者:半卷残篇书名:我真不想当天师啊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21/02/23 17:27:11字数:16

“……老板,来一个手抓饼,两串烤肉……五串这个烤脆骨,五串这个烤肉……”

“……哦哦……成,成……你稍等,稍等啊……”

推着轮椅,那年轻人挪着颤抖着的脚,一点点沿着路,往前挪着,

又再摔倒了几次,或是脚上绊了下,或是脚下一软,或是推着的轮椅走得太快,被带着再摔倒。

又再撑着,抓着轮椅,从地上再爬起来,年轻人腿上愈加发颤着,踉跄蹒跚着,走到了隔着最近的个摊位前,

身上沾着些泥灰,脸上头发上同样带着些灰,额头上的汗水裹着脸上的灰,往下滴落着,踩在地上的两只腿,不停打着颤,撑着轮椅扶手,年轻人再直起了身,抬起了头,

站在摊位前,脸上笑着,对着摊位后的摊主出声说道。

忙活着的摊主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年轻人的模样,不禁愣了下,又再赶紧应着。

“……小伙子,你先坐会儿吧,还再要会儿才能做好。”

捡过摆在摊上的些菜,一边忙活着,摊主一边再抬起头,看了看这年轻人。

虽然这年轻人身前就有个轮椅,但摊主还是从旁边扯过了张凳子,摆在了这年轻人旁边,出声说道。

“……不用了。坐得够久了,我站站,站站就好。”

年轻人一只手撑着轮椅边,一只手擦着额头上的汗,笑着,出声应道,

“多少钱?”

“三十二块五……”

……

“……给……”

“……谢谢。”

手里提着装着些小吃的袋子,推着轮椅,年轻人脚下蹒跚着,腿颤抖着,

就像是其梦里那个小孩一样,不时踉跄着,却笑着,往前一步步走着。

……

从不远处的小吃摊,再走到摊位前,

年轻人脚下踉跄着,花费了不少时间。

再合上手里摊开的书,廉歌转过视线,静静看着那年轻人就渐走近,脚下步伐渐闻。

……

“……师傅,谢谢,谢谢您,师傅……”

“……刚才忘记问师傅你吃点什么,就一样给师傅您买了点……希望师傅您别嫌弃。”

再走回到了廉歌身前,摊位前,年轻人慢慢着挪着脚,再转过身,感激着朝着廉歌说着,将手里提着,装着些小吃的袋子递了过来,

“谢谢,谢谢师傅您。”

再感激着,年轻人出声说着。

伸出手,廉歌将装着些小吃的袋子接了过来,看了眼这年轻人,摇了摇头,

再转过视线,廉歌看向摊位前,不时走过些行人的街道,

“你想问的已经问过了,报酬我也拿了。”

“你该回去了。”

再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这年轻人,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了句,

“还有人在屋里等着你。”

再说了句,廉歌没再多说什么,收回了目光。

“……谢谢,谢谢师傅……”

年轻人闻声,顿了顿动作,转回头,再朝着远处望了望,

回过头,再朝着廉歌感激着出声说道。

没再转过头,也没再同这年轻人再多说什么,廉歌解开了那装着些小吃的袋子。

“……谢谢……谢谢……”

年轻人见状,朝着廉歌再躬下去些身,感激着冲着廉歌再道着谢,

“……那师傅,我就先走了……谢谢……”

再出声说了句,年轻人再撑着轮椅,一点点转过了身,

推着轮椅,脚下颤抖着,一点点挪着脚,沿着路往远处走去。

……

一点点挪着,推着轮椅,年轻人走出了摊位前的范围,

街道上不时走过的些行人再注意到了年轻人,有些小心着,朝着旁边让开着,

“……过来点,别挡着别人了。”

街道上一个妇人拉了下自己的丈夫,从年轻人身前让开了些。

“……不好意思啊。”

那妇人丈夫也不好意思冲着年轻人道着歉。

“……没事儿。谢谢。”

这次,年轻人没再低下头,还带着些汗的脸上笑着,冲着这对夫妇摇了摇头,再道了声谢,

再挪开了脚,推着轮椅,年轻人一点点沿着路,渐走远。

……

“吱吱,吱吱吱……”

“拿去吧。”

看了眼摊位前,不时走过的些行人,

听着随着清风混杂在耳边的话语声,廉歌脸上露出些笑容,

肩上,小白鼠立起了前肢,眼馋着廉歌手里袋子里装着的些小吃烧烤,再叫了两声,

转过目光,看着小白鼠笑了笑,拿根烧烤,递给了小白鼠,

小白鼠捧着烧烤,往嘴里塞着,战斗起来。

廉歌笑着,也拿出个手抓饼,吃着。

看着摊位前不时走过的,或老或小的行人,听着混杂在耳边的话语声。

……

旁边,稍远处,

正招呼着又一个顾客坐下的算命先生,转过头,朝着街道远处,那推着轮椅年轻人走远的方向望了望,

不禁又再转过头,朝着廉歌这侧,再打量了打量,

“……师傅,我跟你说啊……”

那摊位前的顾客再同算命先生说起话,

算命先生再打量打量了廉歌这侧,也转回头,再坐回了身,同摊位前的顾客再说了起来,

“……老哥啊……这种事情也别怄气……你想想,今天这是什么日子……今天这是元宵节啊……元宵节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团圆啊……”

“你说对不对,老哥。”

……

“……咚咚……咚咚咚……”

“……妈,我回来了……”

推着轮椅,一点点挪着脚,年轻人从电梯走出,

脚下还有些发颤着,又再在自家屋门前站了站,年轻人还是伸手叩响了自家门,朝着屋里出声说了句。

紧跟着,屋里响着阵慌忙的脚步声,

门很快从屋里被拉开,

一个头发只是简单扎着,脚下穿着的拖鞋,有只还没能穿到脚上的中年女人出现在门口,

“……回来啊,去哪转了转啊……饿了没,妈煮了些汤圆……”

中年女人笑着,慌忙着对着年轻人说着话,又看着年轻人,渐止住了声,

头再渐渐低下,看向了自己儿子的腿,中年女人的眼眶开始泛红,

“……妈,我能站起来了,妈……我能再走路了,妈……”

年轻人眼眶也红着,冲着自己母亲,脸上笑着,出声说道。

“……能站起来……能站起来就好……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快进屋里,进屋里……别一直站着,刚好一会儿又累着了……”

中年女人先是眼眶红着,应着,又慌忙着说着,要伸手搀扶年轻人,

“……妈,我自己来就行了。”

“……好……好……”

年轻人一点点挪着脚,撑着门,摸着墙,往屋里走着。

中年女人望着自己儿子,一遍遍应着,望着自己儿子再站在地上,再挪着脚的模样,眼眶愈红,

不禁伸手去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从眼眶中滚落,

“……娃,饿吗……妈包了些汤圆,刚煮了些,不知道冷不冷……我再重新去下点……”

“好,妈。”

中年女人慌忙转过身,胡乱着擦了擦从眼眶中滚落出的泪水,再对着年轻人说着。

年轻人站着,脸上笑着,对着自己母亲应着。

脚下虽然还在颤抖,却稳稳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