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9章 第八道天雷,无力回天

作者:解甲蓝衣人书名:百亿次穿越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20/05/23 08:21:55字数:16

演梦理解错了,嘴角微微扬起:“那当然,也不看是谁喜欢的人?但这不叫创意,叫勇气!”

神隐鄙夷,解释道:“他突然飞那么高,然后回冲地面,目的是拉长雷电的位移,让其始终集中于一点!自己不会被雷电四面包围。”

“集中于一点,岂非破坏力更强?老东西,你是在侮辱李汲的智商吗?”演梦大为不满,竟维护起李汲。

神隐兴致正浓,主动忽略掉了对方的不敬,继续道:“这么做只有一个解释,此子拥有控制雷电的能力!”

这名神秘古怪的老者神隐,眼光极其毒辣,所见完全正确!

李汲正是用此法,来攫取雷电精华。这么做的最大好处,就是免于被雷电包围,否则雷电精华太多,还没及收完,整个人就被轰成灰了!

天空中,李汲已将第六道天雷里的所有雷电精华吸收完毕,除了衣袍有几处被撕碎,头发有些蓬乱,略显狼狈外,一切安好!

眼望双手间的明紫色电光,他长声惊叹:“第九级玄雷手居然是紫色的!

“侍月,大乘期之上是什么层级?此层级修者的真气炫光是紫色的吗?

“侍月?……”

此时女皇一脸崇拜,意乱情迷地沉醉于眼前人的伟岸之中!

身处天劫的风暴中心,没谁比她更能体会到天劫的威力。

因天道规则的制约,加之两个人同时突破,让天劫之威远超正常量级的百倍!

若她独个渡劫,恐怕第三道天雷降临,便已身死道消了。

待李汲喊了好几声,她才从迷离中苏醒:“听血泣说过,大乘期之上是飞升期,乃修真的最高层级!”

“最高层级?再往上就没有了吗?”李汲一愣。

“修真就这么多。据说,再往上便是神的领域了!”

李汲暗暗点头,玄雷手和离火术也都是九级到顶。神的领域会是什么样子?这些法术真的九级封顶吗?

他有些期待,旋即又焦虑起来,之前的六道天雷,倚仗莲冰、穿越系统和玄雷手,算是涉险过关。

可如今莲冰受重伤,赏雪阁遭到重创,玄雷手也已满级,无法再吸纳雷电精华。自己再无任何底牌……

还剩的两道天雷,该怎么破了?

他想了好久,仍一筹莫展。

这时,第七道天雷已酝酿完成,单看其直径,恐怕已超二十公里。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来吧,干他娘的!

李汲再度展开幻翼,打算故技重施,不过心里却清楚,这次恐怕凶多吉少。

扭头看向仙罗帐那边。此刻,雪依正跪坐在树林间的草地上,二目失神地仰脸望着他。

李汲嘴角挑起,冲她微微一笑:“小依,祝福我吧!”

雪依闻言,便知大事不妙!前六道天雷渡劫中,李汲没看自己一眼。此刻突然打招呼,说明情况危急!

她无力地伸出小手,抓向天空。眼巴巴看着李汲怀抱女皇冲向长空。

轰隆!

天雷轰击过后,李汲飘然回落。他七窍流血,衣袍破碎,怀中的女皇却毫发无损。

“主人……”女皇泫然欲泣。

她忽然发现,不知从何时起,自己这个控制欲极强的君王,沉迷于被操控无法自拔。自己这个残忍嗜血的江湖大姐,喜欢上了邀宠和撒娇。

哪知李汲恍若不闻,怔怔看着自己的双臂。他的双臂比平常粗了一圈,皮肤之下,隐隐有九彩电光游走。

微一催动内息,双手间立时连起红色的电弧。

红色乃最常见的颜色之一。但若说真气炫光或者法术、法器,却几乎见不到红色。

修真九级的颜色分别为:褐、青、橙、粉、银、金、绿、蓝、紫。

唯独没有红色!

玄雷手每级的颜色与之一一对应。也没有红色!

也就是说,这个红色雷电,极可能是达到第十级的效果,超级玄雷手!

女皇发觉他手臂异常,不经意碰触之下,当即被电得浑身颤栗。

“主人,不能再用它了!玄雷一旦进入躯干,会将心脏炸碎!”

她从李汲的表情中发觉了事态严重:“没别的办法了,对吗?”

不过很快,又发出一声开心惊呼:“主人的真气炫光变成了金色!主人渡劫成功,成为炼虚期修者了!”

天空中的黑云丝毫无减弱的趋势,电闪雷鸣,迅速凝聚,第八道天雷酝酿完毕,即将威凌大地。

女皇眼望天劫,自语道:“炼虚期处在修真第六级,主人扛住了第七道天劫便突破了。合体期处在第七级,看来侍月必须挺过这第八道天雷。”

她凝视李汲:“主人一直遮风挡雨,渡劫到现在,侍月还没受过一丝伤害。接下来就让侍月自己承担吧!”

女皇扭头看向地面的雪依:“小依妹妹,替我照顾好主人,将心换心,用真诚才能换回真爱!”

仰脸见第八道天雷轰下,她突然发力,要将李汲推开,却发现已被死死抱住。

惊慌之际,陡见李汲高高擎起华夏之刃,抱着她直飞冲天。

与此同时,李汲的识海中,系统在叫:“李汲,你疯了吗?这么做会摧毁赏雪阁的!”

剑灵空间中,莲冰也在叫:“李汲,你想害死我吗?”

系统:“这道天雷远胜之前那七道,赶紧与那个女人分开。否则你将形神俱灭!连累我也跟你一起毁灭……”

它听到了自己回音,又被关进了小黑屋。

莲冰也听到了自己的回音,颓然坐在剑灵空间里,等待接受命运的最终裁决。

女皇泪如雨下,放弃了挣扎,冷艳绝伦的御姐瞬间哭成了迷妹:“主人为何要对侍月这么好?”

李汲决心已定,顿感一阵轻松,暖暖笑道:“金龙宫与血泣交战那日我便说过,你喊我一声主人,便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成了我的一块肉。我怎舍得自己掉肉呢?”

女皇内心情感滔天,竟表达不出,唯有一遍遍地深情呼唤“主人”。

小山丘上,演梦感受到了此次不同寻常,对老者叫道:“你快救李汲啊!”

神隐望着天空中直径超过五十公里雷电,断然摇头:“我仅能自保,无法救他!此等天威将毁灭一切!”

他遥遥看向远处的雪依,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对不起!”

一个呼吸之后,

第八道天雷裹挟着毁天灭地之威势,皇然降临。

任凭谁,都将无力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