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苦衷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7/01/22 12:55:27字数:8262

?“你不是汉人?”

陆承启有点意外地看着玉玲珑,但他左看右看,都还是觉得玉玲珑就是一个纯粹的汉人,虽然她美貌了点,但眉宇间无不是汉人的特征,不会是头骨粗大的契丹人。

“我的父亲是高丽人,我母亲是汉人。”

玉玲珑此话一出,陆承启就明白了。

“所以你父亲让你留在中原,就是为了培养你成一名奸细?”陆承启恢复了平和的心境,再一次坐了下来。

玉玲珑不置可否,而是缓缓地说道:“汉人也好,高丽人也罢,对于陛下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陆承启征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地说道:“朕不在乎你是什么人,但只是恼怒你损害了汉人的利益,损害了我大顺的利益罢了!”他此刻也想明白了,玉玲珑是高丽人,高丽和契丹又是宗主国关系,那么玉玲珑得到了情报,肯定是传递给了辽国。

怪不得在辽国的暗探回报,似乎辽国高层贵族对大顺了如指掌,原因竟是在此处!

玉玲珑突然笑了笑,配上出尘的气质,竟对男子有着一股不可抗拒的魅力。“那大顺为何要损害高丽的利益呢?”

陆承启淡淡地说道:“这又如何能比?百姓是一国的百姓,国家待你不薄,你却卖国求荣,朕如何能忍?而国与国之间,遵循的是利益原则,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一切都是靠拳头说话。”

“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玉玲珑沉思了一会,才说道:“陛下果然出人意表,不愧是世上奇男子!”

陆承启冷笑道:“你拍朕的马屁,朕也不会轻易放过你,何必白费心机?”

玉玲珑幽幽一叹,落寞地说道:“小女子哪里敢算计陛下,只是小女子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想早点解脱罢了。陛下,你不知道玲珑这十年来过得有多苦。每日提心吊胆,都在担忧娘亲的安危。去年冬,娘亲终究还是去了。而玲珑今日,也终于可以得到解脱了。”

陆承启是不会相信一个女间谍的任何话语的,只是静静地听着玉玲珑的话语,一边防止她暴起伤人。

“我平生做了不少对不起大顺的事,

今日总算为陛下做了一件有用的事,玲珑早就知足了。”玉玲珑冰清玉洁的脸上,微微一笑,看得心硬如同陆承启,都有点心驰神摇的意味。

“玲珑最觉得可惜的是,这么多年来,居然没有为一个男子倾心过。那些道貌岸然的文人,看着我的目光,无不是带着淫亵的意味。玲珑早就受够了那样的生活,能就此解脱,再好不过……”玉玲珑说罢,端起了瑶琴,“就让玲珑再为陛下演奏一曲吧……”

陆承启不置可否,其实他内心却紧张得快要窒息了。

虽然不知道玉玲珑的武功如何,但他却不得不防。

悠然的琴声从玉玲珑的指尖滑落,如泣如诉,听得陆承启也是心头一震。

话能骗人,但琴声骗不了人。

玉玲珑的琴声里面,包含着感情,有种解脱的意味。突然,琴声一转,变得轻快起来,似乎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子,骤然见到心上人一般。

陆承启听着玉玲珑抚琴,喃喃地开口吟诵道:“见客入来,袜金钗熘。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是李清照的词,写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见到突然进来一位客人,她慌得顾不上穿鞋,只穿着袜子抽身就走,连头上的金钗也滑落下来。她含羞跑开,倚靠门回头看,又闻了一阵青梅的花香。短短几句话,却把少女怕见又想见、想见又不敢见的微妙心理刻画得入木三分。

玉玲珑听得这两句词,琴声也是一颤,再也不成曲调,眼眶霎时间就湿润了,两行清泪滴落,恰巧落在瑶琴之上。

陆承启也想起来了,她不就是几年前见到的那个绝美女子么?

可现在命运弄人,她成了辽国间谍,而自己却是大顺皇帝。

“!!!”

寒光一闪,一把长剑被玉玲珑从瑶琴中取出来,陆承启勐地一惊。

但玉玲珑并没有刺向他的意思,而是倒转剑锋,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陛下,玲珑求你,放过我的贴身丫鬟画眉吧,她甚么都不知道的……”说罢,就要自刎!

“不可!”

陆承启见状不妙,大喝了一声。

就在这时,“铛!!!”的一声响,玉玲珑手上的长剑落地,陆承启再一看,集英殿中多了一人。

是韩凤儿!

陆承启松了一口气,韩凤儿在这,玉玲珑是怎么都寻不了死了。

“陛下,臣妾救驾来迟,还请恕罪!”韩凤儿虽然是对陆承启说话,但眼神一直没有离开玉玲珑的身躯。韩凤儿这是怕玉玲珑再有什么伤人的举动,毕竟陆承启的性命金贵,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玲珑姑娘何必急着寻短见?朕又不曾说过要杀你。”陆承启叹了一声说道,“朕不过是想,让你做个两面间谍罢了,给辽国送去假情报就好……”

玉玲珑早已闭眼等死,听了这话,缓缓地睁开眼:“陛下,你还是杀了我吧,玲珑不想再做这等违背良心的事了……”

韩凤儿一双凤目,上下打量着玉玲珑,不由地自惭形愧。玉玲珑的美貌,是连女子都要倾心的,也怪不得陆承启会怜香惜玉了。

“凤儿,这样吧,她就交给你了,废了她的武功就好,不要让她寻了短见。”陆承启淡淡地说道,一句话就决定了玉玲珑的命运。

韩凤儿笑道:“陛下你有所不知,她哪里有什么武功了?”

说罢,轻轻一拂袖,一股劲风袭向玉玲珑,玉玲珑都反应不过来,往后跌去。

韩凤儿再上前揽住她的纤腰,说道:“你故意装作有武功的模样,不就是想着事情败露后,别人防着你武功高强,一刀把你杀了?打得算盘倒是不错,只是你装得不太像而已。你的心思都放在了琴技上面,哪里有时间练武了!”

陆承启也明白了过来,他被玉玲珑当傻子一样耍了十年,就算揭穿了她的面目,还是被耍了一道,心中忿气难平:“这等狡猾的女子,还是趁早杀了罢!”

“陛下,先前你说过饶了她一命的。陛下乃是金口玉言,岂能自食其言?”韩凤儿笑道。

陆承启被噎得没话说,只好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陛下,臣妾就代你管教她罢,绣儿单单是练武,恐怕要嫁不出去,臣妾要玲珑姑娘,教绣儿练琴,陛下以为如何?”

听得韩凤儿这句话,陆承启已经走得远了,抛下一句话:“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害了绣儿就是……”

韩凤儿“扑哧”一笑,对玉玲珑说道:“妹妹真是厉害,我还从未见过陛下对女子发过这么大火气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