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渡海而来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9/22 18:42:25字数:6300

“臣遵旨!”许景淳乃是边军出身,对于大局不甚了了,可一听具体谋略,就知道小皇帝打的是什么主意了。无非就是敲山震虎,让安南不敢肆意妄为。这都要归功于小皇帝自掌权以来,以雷霆手段,重整军备,使得大顺军力不降反升。想来是那李日尊忌惮大顺,才不敢乱动吧?

陆承启没有转身,一直盯着那副地图,突然才说道:“许卿,你还有事要禀告吗?”

许景淳说道:“陛下果然料事如神!”

陆承启有点开玩笑地说道:“难道又有某个臣子的把柄落入你手中了?”

许景淳摇了摇说道:“启禀陛下,除却那些顶风作案之人,没有谁敢如此肆意妄为了。臣要说的是,倭国那边,似乎发生了不得的大事了……”

陆承启一愣,心道:“这时候是日本的平安时代,日本天皇在藤原家族的掌控之中,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发生?难道因为我的到来,发生了连动效应,让日本天皇********了不成?”想到这,陆承启皱着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这般慌慌张张!”

“回禀陛下,倭国藤原家藤原赖通辞任藤原氏氏长者,由其弟藤原教通接任。同时,向我大顺派来使者,望加强两国之间的贸易……”许景淳恭谨地说道。其实他搞不明白,为什么小皇帝对这样一个弹丸小国如此忌惮,从地图上看,那甚么倭国,不过偏安一隅,岛国一个而已。

陆承启乃是重生人士,他不会忘记小日本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所以即便此时中原和小日本关系不错,陆承启都对这倭国心存警惕,除了文化,严禁一切“高科技”进入倭国。笑话,这小日本狼子野心,要是学到了技术,反过来打我们怎么办?正史上,这个白眼狼不是一次觊觎中国的土地了。

陆承启认真地思虑了一下,才缓缓地说道:“不管倭国派什么人来,都给朕盯紧了,一旦有窃取我大顺机密之疑,便可自行抓捕,无须禀告。许卿,这倭国人小鬼大,如同这安南一般,野心甚大。别看它现在老实,一旦咬起人来,可不能小觑了。安南好歹也是中原藩国,也曾进贡中原,这倭国竟不服王化,实在狂妄!”

许景淳没有陆承启的认识,也对倭国没有什么感觉。但既然小皇帝要他这么做,他照做便是了。不过,对东瀛这样的矮子如此大费周章,许景淳认为实在是杀鸡用牛刀,小题大做了些。

陆承启好似看穿了许景淳的心思,语重心长地说道:“许卿莫要掉以轻心,这倭国耍起阴谋诡计来,可是让人防不胜防的。”

这一敲打,许景淳连忙说道:“臣定然慎重对待!”

陆承启点了点头,正待挥手让许景淳退下,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了,女真那边有什么消息没?”

“回禀陛下,女真人已经纠合了大军,准备对契丹反扑了……”许景淳不敢隐瞒,立即说道。

“女真纠合了多少人马?”陆承启想知道得详细些,他是大约知道历史进程的,再过得几十年,女真就该灭亡辽国了。现在是女真正在壮大,辽国正在衰退的时期。此消彼长,女真成长到什么位置,不仅仅是辽国的心腹之患,也是中原皇朝的心腹之患。现在正处于小冰河时期,越往北越冷,中原大地繁荣富庶,是草原人梦寐以求的理想家园。为何契丹人一直忘不了要南下入侵?就是要抢夺一块膏腴之地,冬日暖和,没有草原上的风雪。就连他们的上京临潢府,也是很靠近大顺的。这都表明了,草原人对于中原的垂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是两个民族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终有一日会彻底爆发的,下场都是以一国灭亡收场。就好像正史上,金灭了、元灭金、南宋一样,谁都想成为这片温暖富庶土地的主人。

“回禀陛下,据暗探回报,女真完颜部纠合了温都部,蒲察部,斡勒部,徒单部,泥庞古部,术甲部,加古部,术虎部,乌萨扎部,裴满部,乌林答部,唐括部,达鲁古部,纥石烈部,温迪痕部,乌古伦部,乌塔部陀满部,乌延部,斡准部,职德部,含国部,兀勒部,主偎部,秃答部,鳖古部,颇里八部……众多部族约八万人马,准备与契丹人二十万大军一较高下……”许景淳倒也是个人才,如此拗口的部族,他居然都记得住。

其实陆承启听到的重点只是那“八万人马”,至于什么部族,他是没兴趣知道的。“为何此次女真要如此大兴刀兵,他们不是以辽国马首是瞻的吗?”

许景淳笑道:“辽国对女真防范甚深,将强宗大姓骗至辽国东面,编入契丹,称为‘合苏馆’,为熟、女真;另一部分留居粟末水之北,为生女真。辽国从未对生女真放心过,特别是完颜乌古乃反叛无常,彻底惹恼了辽国,才有如此大战。不过这样也好,有女真在一边掣肘,想来辽国是不可能集倾国之力来攻我大顺了……”

陆承启没有如此轻松,而是颇为担忧地说道:“若是此役辽国败了,女真成了气候,该如何是好?”

许景淳一愣,然后说道:“陛下,辽国大军势大,便是女真侥幸获胜,也不过是两败俱伤,有何惧?”

陆承启想了想,也是这个回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辽国再不济,二十万精兵,怎么都不会败在只有八万人马的女真人手中。想通了这一点,陆承启哈哈大笑道:“这一仗打得好啊!”

“陛下,那女真还准备遣使来,央求我大顺出兵相助……”许景淳生怕陆承启不喜,连说话的声音都细小了许多。

陆承启邪邪一笑,狡黠地说道:“出兵相助?那是不可能的,且不说我大顺与辽国处于停战之中,便是敌对下,也不可能做这事。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便是了,何必去插上一手?”

“要是女真来使以进为退,要求我们给他们提供钱粮呢?”许景淳不愧为情报头子,很快便想出了一种可能性。确实,女真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没好处的事,他们怎么会去做?

陆承启邪邪一笑,说道:“朕又没有叫他们与辽国硬拼,这笔帐怎么能算到我大顺头上?便是女真遣使来了,由礼部去打嘴仗吧,朕眼不见,心不烦!”

许景淳心道:“原来你的心也这般黑!”当然,嘴上是不可能这么说的:“臣遵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