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震惊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7/16 21:59:42字数:6350

“遵旨!”沈括、苏颂和唐勋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些学徒也是见过陆承启真容的,脸上的都表情激动,甚至拿着火折子的手都捏得异常得紧。“陛下,请移步远眺屋。”沈括丝毫不乱,沉稳地说道。

陆承启点了点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战争之神——火炮这个东西,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东西。火炮炸膛的几率,别说这些原始的火炮了,就是后世那些制作精良的火炮,操作不当也是会炸膛的。要真的炸膛,说不得这条好不容易重生的小命,又交代在这里了,根本划不来。

要想看火炮,还是躲得远一些吧,小命要紧。再说了,这些开花弹,是用最原始方法制成的开花弹,谁知道什么时候炸开来?要是没有个质量保证,出膛就炸,死得可冤枉。

退到石屋里面后,陆承启占据了绝好的位置,观看这火炮击发开花弹。沈括则在门口,舞动着小旗,示意可以开始装填了。

远处的学徒见到小旗挥舞,镇定地深呼吸了几口,然后开始清理炮膛,装填炮弹。装填完毕之后,手持火折子的那人,拔开塞子吹着火折,转身看沈括的指示。沈括用力地挥舞了一下小旗,那学徒一见,便把火折子凑在引线前,瞬间引线便燃烧了起来。

子炮装着开花弹,这可不是实心弹,要是一个没弄好,伤到炮手也是正常的。引线一点燃,这些学徒跑得可比以前快多了,足足退后了几十丈远。因为引线放置过长,所以足够他们有时间退到安全的位置。

这些学徒也不傻,合理地利用了引线长度,来确保自身的安全。不过这就苦了陆承启了,他迫切想知道,花了这么多钱银造出来的火炮,到底能不能克制住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毕竟汉人是农耕民族,不擅骑马。比拼骑兵的话,肯定是打不过游牧民族的。唯一的优势,汉人就是文化进程比游牧民族高得多,可以造出更强大的武器来,克制住北方游牧民族。正史上的宋朝,别看它屡屡被外敌入侵,其实宋朝的科技,才是中国古代的巅峰,武器更是五花八门,各种奇思妙想,甚至连后人都惊叹不已。

陆承启忍不住吐槽道:“怎么这么慢?”

沈括赔笑道:“陛下请稍候,可能引线放得有些长,一会就好了……”话音未落,子母炮炮管轰出了巨大的橘红色火花,紧跟着地面轻微地晃动了一下,同时还伴着“轰”的一声巨响,可比先前猛烈多了。

陆承启猝不及防,竟被震得耳朵有些生疼,还有点脑袋晕乎乎。

“陛下,你没事吧?”

唐勋见陆承启捂住耳朵,立马关切地问道。

陆承启甩了甩脑袋,说道:“没事,朕休息一番便好。这开花弹,是不是太猛了些?”

苏颂刚才一直在沉默,现在倒是说话了:“陛下,应当是学徒们装火药装多了。要是正常装填,不应该是这样的。这样的装药量,已经接近极限。估计是他们得知陛下要测开花弹最远射程,才故意装多些火药吧……”

陆承启愕然,敢情是被人坑了啊!他掏了掏耳朵,叹气说道:“沈卿,你去跟他们说,不需要最大装药量,正常就好!先把这次射程测出来,再正常装弹打一发!”

沈括连忙说道:“遵旨!”然后便离开了石屋。陆承启还是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心道:“怪不得战场不是人人可去的,火炮声已经震耳欲聋了。要是几百门齐射,谁能受得住?”

见小皇帝不说话,脸上阴晴不定的,唐勋和苏颂还以为小皇帝心怀不满。伴君如伴虎,他们都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

约摸过了两刻钟,陆承启还一直在思考着,这么大的后坐力,木制的新式战船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哪怕采取了最新的龙骨技术,可毕竟还是木头制成的,万一装多了火炮,自己把自己弄沉了,那就很尴尬了。

沈括回来后,见陆承启眺望远方沉默不语,心中一惊。再看看唐勋和苏颂,他们眼中也闪过一丝无奈。沈括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后,才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刚刚测出的射程为五里地……”

陆承启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说道:“开始正常装填吧,别再弄出什么乌龙了。”

沈括不敢迟疑,连忙舞动着手中的小旗,对着那四名学徒就是一阵挥舞。其实在沈括回转之前,他们已经装填完毕了。这是沈括怕他们再自作聪明,作茧自缚,特意看着他们装填完毕才回转的。

“陛下,请捂住耳朵!”沈括挥舞玩小旗后,提醒陆承启道。

陆承启刚刚才消除不适,不想再试一次这么难受的滋味了。连忙用随身携带的丝帕塞住耳朵后,就隐隐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地面也跟着震动起来。

“这次威力小很多了……”陆承启心中如是想。毕竟满负荷装填和正常装填,还是差一些威力的,即便是外行人,也懂得这个道理。

陆承启取下丝帕,说道:“沈卿,你认为这子母炮用在新式战船上,能放几门?”

沈括一愣,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思考过。新式战船,在渭河上的船坞前停放着,因为不是出海口,所以建造量并不多。他是亲自去查探过新式战船的性能的,但他也不过下肯定的语气,只能保守地说道:“回禀陛下,臣等并未在新式战船上试验过。依臣之见,应能放四门到六门子母炮……”

陆承启说道:“测完这次射程,便去新式战船上试验一番吧。难得朕今日有空,便全都看了。”

苏颂有点为难地说道:“可是陛下,现在接近午时,陛下还未曾用膳,臣等哪敢再请陛下移步到渭水沣河河岸之上?”

陆承启无所谓地说道:“难道军器监不管饭?”

唐勋是知道陆承启在皇家大学也吃过饭堂,但皇家大学的饭菜又如何能和军器监相提并论?他为难地说道:“可陛下乃是千金之体,这军器监的饭菜,陛下还是不吃为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