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如何解释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6/29 18:49:42字数:6190

陆承启望向高镐,高镐也低下了头,不敢吱声。陆承启明白,高镐资历浅,要不是自己看得起他,哪里有资格做贴身小太监?想到这,陆承启对那跪倒在地的飞马急报问道:“这奉圣州州牧,是个怎么样的人?”

那飞马急报闻言,仰起头来,认真的表情中带着自豪说道:“杨老将军,是先帝御赐‘一门虎将’。其父乃是杨延朗,曾与辽国三十万大军于奉圣州大战数十场,震慑辽国十数年。杨老将军子承父业,升任奉圣州州牧以来,契丹人不敢越境半步。”

陆承启听得目瞪口呆,心道:“原来是杨家将里面的人物,怪不得!”

不管是《杨家将演义》,还是《杨家将传》,从杨业开始,已经成了忠义的代表。既然是这样,陆承启又有什么好怀疑的。当即说道:“原来是杨六郎之后,朕也就放心了。你且去内库领赏,朕的封赏旨意,很快便到。”

那飞马急报说了一声“谢皇上隆恩”之后,便恭敬地退出了垂拱殿。

高镐等待那人退出去后,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年关将近,宫中之事,也该办了……”

陆承启奇道:“宫中还能有什么事?”

“陛下难道忘了,元日冬至之日,须行大朝会仪,百官冠冕朝服,备法驾,设黄麾仗三千三百五十人,用太常雅乐宫架登歌?”高镐提醒说道。

“原来是这事……”陆承启一阵头疼,做皇帝甚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太爽。礼仪多得让人发狂,就拿这个来说吧,从冬至朝廷便开始为这场盛宴做筹备。到了元旦那日,朝廷要在大庆殿举行盛大、隆重的大朝会。一大早,作为皇帝的他,就要起身上朝,先虔诚上香,说什么是“为苍生祈百谷于上穹”。而这时,平日里只在景福殿的太后也会出现在大庆殿中,这里面还有拜年的规矩。他要给太后拜年,必须用固定的语句:“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皇太后陛下,膺时纳佑,与天同休。”

而太后的回答也是固定的:“履新之祐,与皇帝同之。”

再然后是文武百官向他这个皇帝拜年:“元正令节,不胜大庆,谨上千万岁寿。”

陆承启则要这么答诸大臣:“履新之吉,与公等同之。”

……

反正就是一大推破规矩,烦人得很。更让陆承启心烦的是,又要面对高丽、倭国、辽国、交趾、回纥、于阗、真腊、三佛齐等使臣了。想一想今年对高丽使臣的处理,直接让高丽脱离了大顺的控制,虽然文武百官都不明说,大家都有些怨愤他这个小皇帝,硬生生的把高丽推入辽国的怀中。要知道,高丽可是从来都是大顺的藩属国,现在弄得投靠敌人阵营,与小皇帝的“抠门”是脱不开干系的。

当然,文武百官不会明里指出小皇帝的错误,而是旁敲侧击,尤以文官集团为甚。这些时日来,为了抨击新政,很多文官代笔为《书社报》、《翰林报》、《登科报》、《时政报》等报馆,写了很多文章。或多或少都指出了陆承启在对待领国外交政策上的失误。

手里握有监察司的陆承启,对于文官的小门小道,又如何会没有察觉?他自认为,平等对待领国,才是正确的外交手段。高丽这等国家,有奶便是娘,谁给好处就投靠谁,这样的********,如何值得用许多真金白银去收买?诚然,高丽国的位置很重要,但陆承启自信,高丽一旦有什么动静,莫说出动禁军,便是边军都能收拾得了他们。

高丽不足为患,真正难缠的是辽国。如何向他们解释,为何撕毁辽国条约,悍然向他们进攻呢?

不过好消息是,既然耶律重元还在逃,辽国内乱就会一直持续下去。没个三五年,辽国抽不出手脚来对付大顺。三五年之后,大顺可就不是现在的大顺。这样打出来的局势,可比一纸条约可靠多了。至于甚么榷场,陆承启从来都不会考虑的。没有张屠夫,难道大顺就要吃带毛猪不成?再说了,尝到甜头的契丹人,可比汉人更依赖榷场。要是辽国发难,谁会吃亏都不一定!

“既然如此,那就见招拆招吧!”陆承启打定了主意后,淡淡地说道:“布置元正(元旦)大朝一事,你全权负责便是。想必昨日你出宫采办,已然准备妥当了吧?”

高镐不敢隐瞒,连忙说道:“启禀陛下,奉皇后娘娘懿旨,已然采办完毕。”

陆承启来了些兴致,说道:“哦,是这样啊。那你跟朕说说,现在市集上,是个什么情况?”

“陛下,你有所不知,这坊市间可热闹了。卖的最多,还是腊肉。”高镐兴奋地说道,陆承启点了点头,这个倒是知道的。所谓“腊月内可盐猪羊等肉,或作腊法鱼之类,过夏皆无损坏”,便是腊肉名字的由来。

遇到了下雪天气,还要开筵饮宴,塑雪狮,装雪山,以会亲朋,浅斟低唱;若是晴天,则邀朋约友,夜游天街,观舞队以预赏元夕。这是因为那些准备用于庆贺元宵的歌舞队,早已在大街上彩排开了。

高镐继续说道:“……街市尽卖撒佛花,韭黄、生菜、兰芽、勃荷(薄荷)、胡桃、泽州饧(一种饴糖)。商铺竞售锦装、新历、诸般大小门神、桃符、钟馗、狻猊、虎头及金彩缕花、春帖幡胜之类,为市甚盛。货郎沿街叫卖锡打春幡胜、百事吉斛儿等,以备元旦悬于门首,为新岁吉兆。又有市爆仗、成架烟火之类,好生热闹……”

高镐以为小皇帝自小富贵,不曾得知过新年的热闹。却不料陆承启两世为人,什么场面没见过?闻言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时日尚早,你且去换身常服,朕要微服出宫……”

听得此言,高镐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没事显摆些什么。现在好了,又勾起了小皇帝的“贪玩”之心,要是起居注官写下一笔重重的抨击之语,说他“唆使陛下出游”,他不就是千古罪人了吗!

圣命难违,高镐再不情愿,还是领旨去办了。此际正值未时,外头还下着些小雪,高镐怕小皇帝冷着,还为他多备了一件氅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