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以进为退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6/12 21:52:08字数:5804

翌日,耶律洪基如同往常一样在开皇殿上召开早朝。说起来,辽国可是完整地继承了中原皇朝的制度,每日例行的早朝制度,以及沐休,竟比大顺更加像中原皇朝,甚至于一些中亚、西亚的国家,都把辽国视作中国了。没办法,大顺太祖为了笼络文人,提出了人性化的五日一例朝的制度,逢节日还往后推延。在大顺做官,只要花销不太大,完全是很舒服、很轻松的一件事。毕竟繁琐的政务,底下胥吏就已经做完了。

可这种舒适愉快的日子,已经到头了。自从大顺小皇帝宣布推行新政以来,胥吏摇身一变,成了和这些文官“平起平坐”的十品官。以往繁重工作全由胥吏代劳的时日,一去不返。现在每个衙门的主官,都要处理一大堆事务,根本忙不过来。要不是胥吏,哦不,是十品官帮他们做一些的话,恐怕来年绩考都不能符合吏部晋升的标准。

要是这些主官知道“剥削”一词的话,肯定会痛骂陆承启是一个剥削的资本家,拼命地压榨他们的价值。

他们也不想想,对比起辽国的官员,他们已经算轻松得不能再轻松了。起码不用每日上早朝,这就是最大的优渥了。十日一次的沐休,还能走亲探访,与朋友在酒楼畅饮,共谈诗赋……

这人啊,有了比较,才懂得珍惜以前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可小皇帝推行新政决心之坚定,任凭谁都劝不了。那些个衙门的大小官员,自从接手了原先胥吏的工作后,错漏百出。特别是户部官员,他们原先读书时,便偏科严重,认为算学不过小道尔,不值得花费精力去学。结果账目每每都算错,甚至挑灯夜战,都未必能算得出来。仅仅半个月下来,户部大部分官员头发都愁白了好几根。

若是他们见到辽国官员,还是活得如此潇洒的话,肯定艳羡不已。早朝因为每日都开,也没什么大事可以开廷议的。耶律洪基坐在高高的皇位上,见开皇殿中死气沉沉的模样,也是一阵厌倦,说道:“都没事要奏了?没的话就退朝吧,真个没意思,还没出去围猎来得有趣!”说罢,禁不住打了个哈欠。即便耶律洪基正当壮年,可连续几日晚上被惠妃这么一榨,也该透支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北院同知、枢密副使耶律乙辛当即出列说道:“陛下,说到围猎,今日臣在上早朝的路上,听得有人传言,太子山上有一大虫,浑身似雪,吊睛黑额,高壮如牛,钢牙铁齿,尾似钢鞭,伤猎户数人,不能捕……”

话音还未落,耶律乙辛就瞥见耶律洪基眼中精光暴闪,似乎已经跃跃欲试了。老虎啊,草原上狼见多了,可老虎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听猎户说,除了在长白山那边尚有老虎出没外,草原上的老虎是有些年头未见踪迹了。现在太子山上传言有老虎,还是一头白虎,这怎么了得!耶律洪基老虎见过,但都是黄色皮毛的,想来也没什么稀奇。可白色的皮毛的,这可就少见了。按照汉人的话说,这可是代表西方的灵兽,因西方属金,色白,故称白虎,主杀伐,代表的季节是秋季,是权势、尊贵的象征。而恰巧,现在是深秋时节,现在白虎出现,岂不是说猎到了它,就是一方权贵了?

还有白虎的寓意,乃是主西方杀伐,大顺在辽国西面,岂不是说猎到它后,大辽就能攻破大顺?耶律洪基熟知汉文化,心思一转之下,便明白了其中道理。他还没说话,耶律重元就跳出来说道:“陛下不可出猎!”

耶律洪基望着这个皇太叔,禁不住皱起了眉头,说道:“皇太叔,为何不可出猎?”

耶律重元正色道:“陛下前些时日才围猎一次,已然荒废了几日早朝。自我契丹太祖立国以来,甚少如此。陛下当以国事为重,出猎一事,应当暂时放到一旁……”

看到这,很多人都以为耶律重元都疯了。难得的机会,怎么会拱手让出?

其实这便是耶律重元的高明之处了。他知道自己和耶律乙辛水火不容,耶律乙辛提出了围猎,耶律重元自然不能附和。而耶律洪基是偏袒耶律乙辛的,自然不会把耶律重元的话放在心上。这一招,既抛开了自己有谋反的嫌疑,还能逼迫耶律洪基即便不想去围猎,也要去了。

再说了,连耶律重元都知道白虎的寓意,耶律洪基能不知道?白虎的诱惑,熟知汉文化的耶律洪基又如何能拒绝?

果不其然,耶律乙辛说道:“皇太叔多虑了,我大辽以弓马立国,不围猎,如何能彰显武力?”

耶律洪基连忙接着话头说道:“枢密使说得有道理,皇太叔,朕围猎也是为了大辽嘛!白虎之寓意,想必皇太叔亦是知道的。猎到白虎,可谓如虎添翼!想来那大顺,又如何是我大辽的对手?”

看到这,耶律重元一党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一招以进为退,实在是高明!原先还为他捏把汗,这么大好的机会,怎么耶律重元就昏了头脑呢?

耶律重元怒道:“那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又岂能做的准?”

这一句,算是把耶律洪基骂了。以耶律洪基的胸怀,又岂能坦然受之?立时便翻了脸,说道:“朕意已决,皇太叔莫要再说了。就这样罢,退朝!”

说罢,耶律洪基站起身来,板着脸拂袖而去。满朝文武面面相觑,耶律乙辛和耶律重元本来就是水火不容,他们为了争而争,也是情理之中。但为何这次皇太叔摇身一变,变成了“忠臣死谏”呢?

南院同知耶律良皱着眉头,跟着众官出了开皇殿后,还是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是“妖”在何处,他一时间还没想的出来。

而耶律重元,则和萧胡睹交换了一个眼神,大家都心照不宣。耶律重元内心是竭力压制住激动,他的演技已经成功蒙骗了耶律洪基,可以说大事已经成功了一半了!现在他急切想知道,耶律涅鲁古将部落士卒带到太子山下埋伏起来没。虽然他面上维持着愤怒的神色,可观其神色,却有一丝自得蕴藏在里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