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一封加急奏折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6/12 21:52:07字数:6040

耶律洪基作为辽国皇帝,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始末,所以他得出一个结论,既然耶律重元选择告诉了辽兴宗,就说明皇太叔无心帝位,耶律洪基才敢重用耶律重元。不然以耶律重元张扬跋扈的个性,猜疑心如此重的耶律洪基,又岂会封他做皇太叔、天下兵马大元帅?甚至可免拜皇帝,并赐金券、四顶帽及二色袍,这可是宗室中的最高优待!

知道这件密事的人不少,作为皇后的萧观音自然也知道。所以很多人都对耶律重元能有如此待遇,并没什么不满。毕竟拱手让出皇位,这可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正是因为如此,萧观音才会下定论。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去,谁相信啊!

萧胡笃快要哭了:“皇后,你要相信我啊,他们还密谋诓骗陛下出去围猎,将埋伏好的士卒一拥而上,欲图弑君谋位啊!”

听得萧胡笃说得似模似样,萧观音也开始半信半疑了。萧胡笃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道:“我原以为他们不过是在设一个寻常家宴罢了,谁曾想到,居然是这等谋朝篡位之事。皇后你是知道我的,我胆子是不小,可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我哪里敢做啊!这不刚刚从萧胡睹家里出来后,我就向皇后你禀告了吗!”

萧观音沉吟了一会,郑重地说道:“你把事情经过,完完整整地说一遍!”

萧胡笃没什么学识,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的。好在萧观音聪颖,也听出了大概,而且还知道了有哪些人参与其中。萧胡笃说完后,萧观音冷笑一声说道:“好啊,皇太叔、楚国王耶律涅鲁古、陈国王陈六、知北院枢密事萧胡睹、卫王西京留守贴不、林牙涅剌溥古、统军使萧迭里得、北院枢密使萧革、旗鼓拽剌详稳萧敌烈、南院副枢密使耶律撒剌竹,这些逆臣,都该死!”

萧胡笃苦笑道:“皇后,你知道的,朝中上下皆以为我与萧胡睹是一伙的,其实真的很冤枉。我不过是见萧胡睹近来如日中天,才想着巴结巴结他,没想到怎么就成一伙的了?要是他们谋反,我岂不是也成了谋反罪臣?皇后,你可要救一救我啊!”

萧观音奇道:“你既然不愿谋逆,去告诉陛下便是,又何须来求我?”

萧胡笃苦笑道:“便是皇后,先前都不信皇太叔会谋反,陛下又如何会信?”这句话是实情,耶律洪基是一个生性多疑之人,但得到他信任之后,就坚信不移了。耶律重元之所以能掩人耳目,不是他把不臣之心掩饰得有多完美,而是因为耶律洪基根本就不相信。

萧观音叹了口气说道:“那你找我,又有何用?”

“皇后,只要你和陛下说一下此事,陛下就不会疑心我了……”萧胡笃早就想好对策,此时连忙说了出来。

萧观音闻得此言,幽幽一叹,说道:“那你就失策了,自从陛下册封了惠妃萧坦思之后,甚少过来我这里了……”

萧胡笃听了这话,忍不住心中痛骂耶律洪基荒yin无道,居然甘心让这等美丽的女子独守空房。更可恶的是,这可是关系他皇位的重要时期,他还与嫔妃卿卿我我。要不是知道耶律重元比耶律洪基更加吝啬刻薄,说不定萧胡笃就不来告密了。

萧胡笃还待说什么,萧观音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法子,让陛下知道此事。”

“……皇后,你可要看着我们是血亲的份上,打救我一下啊!”萧胡笃知道,萧观音这么一说,肯定是有办法了。也没有多说,再跪倒拜了拜后,才退出了回心院。

此刻已然月上柳梢头,明王楼的西边,则是惠妃萧坦思的住处,芙蓉苑。

而辽国皇帝耶律洪基,正和惠妃萧坦思亲热得正欢。

**初歇后,耶律洪基意犹未尽,却听闻院外传来一个让他郁闷至极的声音:“陛下,有北府宰相萧虚烈的加急奏折……”

惠妃萧坦思趴在耶律洪基未着寸缕的胸膛上,柔声说道:“陛下有事,就先去做吧。”

耶律洪基哈哈一笑,狠狠地亲了一口萧坦思狐媚的脸蛋,说道:“你在这等着,朕去看看就来!”

萧坦思见耶律洪基起身穿衣后,眼里闪过一丝计谋得逞的意味。论起相貌来,她是不及萧观音的。可论起了解男人的心思来,萧观音哪能及她万一?正是因为如此,萧坦思才从一个进入掖庭宫女,在把握住耶律洪基偶尔才来一次掖庭的机会,用天生媚骨迷惑了本来就好酒色的耶律洪基,迅速升为惠妃,连先前耶律洪基宠爱的萧观音,地位都一落千丈。要是这等女子继续得宠,恐怕成为第二个吕后也不是不可能的。

耶律洪基穿好丝绸织成的内衣后,出了芙蓉苑。只见一个内侍,跪在地上,呈上了一本奏折。耶律洪基拿起奏折,翻开了两页,不屑地丢在一旁,说道:“这老东西,不好好给朕守着越里吉,却还惦记着皇太叔怎么样,真是荒唐。罢了,好歹也是托孤大臣,给他些面子,弄得像萧阿剌那般,朕脸上也不光彩。罢了罢了,拿笔过来,朕要拟写圣旨!”

在一旁的内侍不敢怠慢,连忙拿来笔墨纸砚,然后趴在地上,成了一个人肉桌子。耶律洪基崇尚汉文化,圣旨一般也是用汉子写就。只见他挥笔写道:“……宰相不必多虑,皇太叔志虑忠纯,乃良臣也。时女真部,方乃我大辽之患。若不及早除之,恐日后兴风作浪,不可收拾。朕有雄心,开疆拓土。宰相若能将白山黑水纳入版图,则为朕之幸事,大辽之幸事,契丹一族之幸事也!先锋将军萧峰,英勇过人,万军从中,箭取敌酋,不在话下。昔日李存孝,亦不过如此。若能善用,萧峰可为朕荡平女真。宫帐军十万,女真不过数万人。若能一举歼之,则边境安稳。若能迫使完颜乌古乃再次称臣,朕必定囚禁完颜部于临潢府中……”

洋洋洒洒数百字,直到写不下一张宣纸,耶律洪基才作罢。从内侍手中接过大印,盖上去后,耶律洪基说道:“快马送去给萧虚烈,叫他好生安定些,朕不想看他为朝中之事分了心!”

“遵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