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功比诸葛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4/20 18:22:23字数:6384

虎头峰山脚下的小型码头上,挤满了即将启航的战船。两千余喽啰,乱哄哄地一窝蜂挤了上去,差点弄翻了好几艘战船。好在一些有见识的头目,大声喝止,才避免了乐极生悲的事发生。

待得所有喽啰都上了船,连一些小船,如虎头船、鳅鱼船都挤满了人,唯独剩下一艘最大的车船,还没满载。没办法,这是单财的坐舰,又有哪个喽啰敢抢?

看着乱哄哄的闹剧,陈方运心中充满了鄙夷,心道:“水贼就是水贼!”

等到其余战船都启航了,单财才谄媚地笑道:“将军,这边请!”

陈方运也不做作,他是受不了那艘小渔船了,拥挤不说,还有股难闻的鱼腥味。陈方运的身材高大,只能弓着身子坐下,连抬起头来都不行,稍稍一动就碰到脑袋。这样的极品小船,还是让监察司暗探自己享受去吧!

陈方运迫不及待地登上了这艘最大的车船。不得不说,这样的战船,站在上面没有一丝摇晃的感觉。怪不得这样的战船,能取代旧式风帆战船,除了速度上的优势,还能节省练兵时间。身为虎翼军都虞候,陈方运知道,水师是最耗时耗力的兵种,就算有了战船,也还需要对应的训练,才能形成战斗力。不然的话,战船再多,也不过是摆设罢了。

车船慢慢动了起来,是船舱下方的喽啰,一同踩动轮桨的结果。车船的加速不是开玩笑的,只一眨眼。就把那艘监察司暗探的小渔船抛在了后面。望着车船轮桨溅飞出来的水花。拖出一条长长的波纹。在月色黯淡的深夜里。惊飞了不少在芦苇丛中的野鸭。

陈方运突然想起一件事,转身问道:“单大当家,白兄弟,你们知道我禁军的驻地?”

白通榆摇着羽扇,笑道:“不仅我们知道,恐怕飞鱼帮早就得知了吧!”

陈方运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作为地头蛇的水贼都无法知道敌人的动静,梁山水贼早该被剿灭了。能壮大到这等地步。梁山水贼自然是有他的本事。说不定,他们被招安的消息,下一刻便送到飞鱼帮了。

单财哂笑道:“将军,我们做这等杀头的买卖,自是靠消息灵通吃饭的。别看我虎头坞上只有千余人,可散在东平府中的弟兄,不在百人之下。若有肥羊路过,我等便会出手劫掠。”

白通榆叹道:“这飞鱼帮,这些传递消息的喽啰,又岂会少了?想要剿灭飞鱼帮。先除掉他们的耳目!”不得不说,这鬼谷传人看问题就是这么准。出手这么狠辣。陈方运听得出白通榆话语中的杀气。

能快一些剿灭水贼,他陈方运就能早一日回到长安。能早点解决飞鱼帮,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是可行的。陈方运没有表示反对,而是说道:“想来卢指挥也没想到这一层,不如白兄弟当面与他说罢。卢指挥乃是这次统兵大将,若他采纳了白兄弟的计谋,飞鱼帮覆灭在即……”

白通榆闻言,苦笑没有说话。他辅佐不力,不管是青龙帮还是虎头坞,都没有与飞鱼帮抗衡的资本。投靠朝廷,接受招安也是无奈之举。要是能继续做一名乱贼,白通榆还求之不得呢!

待得这六百余艘大小船只,驶到禁军驻地不远处的时候,已然时至卯时。黎明即将到来,东方已经亮起了鱼肚白。在禁军战船上当值的虎翼军,见到远处驶来的船队,吓得连爬带滚,把金锣抢在了手中,拼命地敲了起来。

这一敲不打紧,整个虎翼军都乱了套,连带五里外的禁军大营都骚动起来。好在单财听从了陈方运的命令,先让陈方运乘着小船回去,双方才没有动起手来。

卢尘洹从睡梦中被亲兵叫醒,本来起床气很重的卢胖子,刚想呵斥的时候,却被告知又有水贼来投。卢尘洹一把抓过亲兵的衣襟,问道:“是陈都虞?”

亲兵点了点头,卢尘洹见状哈哈大笑,松开了亲兵的衣襟,说道:“天助我也!快,为老子准备衣甲,老子要去接他!这小子,居然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羡慕死老子了……”

亲兵拍马屁道:“还不是指挥使你运筹帷幄,让陈都虞去招安,不然的话,他哪里有这等功劳?要我说啊,真正有眼光的,是指挥使你啊!”

卢胖子心情很不错,笑骂道:“你小子,马屁倒是拍得很响!废话少说,手脚麻利点。”

亲兵应了一声,把盔甲刀剑都给卢胖子拿来。穿戴完毕之后,卢胖子挑开营帐就出去了。早就得到消息的亲兵,簇拥在卢胖子身后,一并跟了上去。

而此刻,虎头坞、雪山会的喽啰都下了战船,乱哄哄地挤成一团,他们的兵刃都留在了船上,倒是不虞他们耍什么花招。

闻讯而来的,不止是卢胖子,还有朱全垨。甚至朱全垨的速度,要比卢胖子快得多。卢尘洹还没到,他就先跑到了。远远见到白通榆卓尔不群的身影,他惊喜地大喊一声:“白兄弟!”

白通榆乍见旧主,也激动地跑前了两步,躬身说道:“拜见帮主!”

朱全垨喜极而泣,顾不得抹泪,连声说道:“能促成此事,老哥就知道非白兄弟你莫属!你我兄弟二人,自此不再分离。共同建功立业,搏他个前程,你看可好?”

白通榆心中是另有打算的,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一阵马蹄声响起,原来是卢胖子到了。他翻身下马,哈哈大笑道:“陈方运,你小子堪比诸葛亮啊!”三国的故事,此刻早已家喻户晓。诸葛亮舌战群儒,本奉为经典,此刻陈方运的功绩,倒是跟诸葛亮差不多。

陈方运知道,现在他要收敛一下锋芒了,轻轻一带,便转移了话题:“卢指挥,这就是虎头坞的单财大当家。”

朱全垨也注意到了单财,这个累得他失去了一切的人,朱全垨没有给他好脸色看,连正眼都没瞧上一眼。

单财并没有在意朱全垨的不满,他知道此刻能话事的,就是眼前这个胖将军,连忙躬身说道:“落草之人,哪里敢在将军面前称大当家?小的是单财,先前不知天威,妄想对抗才朝廷,罪无可恕。现在负荆请罪,归降朝廷,以求圣恩,保全我两千余弟兄。至于小的,乃是贱命一条,任由朝廷发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