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新式战船模型(下)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3/31 21:26:27字数:5912

也难怪沈括这样,这是他和一干皇家大学的学子,耗费心力,集齐了众人智慧和当下大顺最高科技研制出来的新式战船,怎么能不对它充满信心?哪怕这新式战船,此刻还是一个模型而已,沈括也对它寄托了最大的期冀。∮

陆承启的双手有些颤抖地接过这艘模型,从内心发出一声赞叹:“好帅气的造型!”

沈括听了,疑惑地反问道:“帅气什么?”

陆承启没有解释,因为他此刻的眼中,除了新式战船,已经容不下其他东西了。跟随着陆承启进入沈括这间研究室的张载,此刻总算有了发表意见的余地:“沈主事,这便是新式战船?”

沈括自中第以来,被任命的第一个官职,便是这工部主事,从九品。别看这工部主事仅仅是一个从九品的小官,却是实打实的实职,不是阶官。许多用这高品级的阶官,都恨不得用这阶官来换这个实职!

沈括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便是新式战船。”

张载颇有异议,说道:“这新式战船不过用十余日便设计了出来,是不是有点急促了?”

沈括一听就不高兴了:“张讲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信不过我沈括?就算信不过我沈括,那十余个有着高明手艺的学子,你也信不过?”

张载见沈括有些发怒了,连忙摆手说道:“沈主事,子厚不是那个意思。子厚只是疑问,是否因为陛下催的急。才赶工出来的。子厚虽不懂器械一道。可也知道。这战船关乎将士性命,若是有任何疏漏,恐怕便会葬送千万名大顺将士。此事关乎人命,应该谨慎一些。”

沈括正待反驳,陆承启却也把这话听进了耳中,轻轻的把模型放在桌案上,说道:“子厚这话,倒也有些道理。沈卿勿恼。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朕交代下来的,也是对你们最高的要求。这战船研究一事,关乎以后千百年,一时间也是急不来的。朕也是急了点,那梁山水贼虽然人数多了些,可那也不算成了气候。倒是沿海的海盗,更是棘手。朕想要的战船,是既能在江河湖泊里航行,亦能乘风破浪。适应海上风浪的两用战船。不是不信任沈卿你的能力,而是此事事关重大。小心并无大错。”

沈括听得小皇帝都这么说,一时间也有些争强要胜的因素在里面,当即指着战船的模型说道:“陛下,如若信不过臣,臣便跟陛下说说,这新式战船,新在何处。陛下请看,此心新式战船,集齐所有战船之优点糅合而成。湖船底能涉浅,而车船则不行,是以采用湖船之底;战船之盖,能装载投石机,床弩等,便使用战船之盖;而海船头尾能破浪,配合这八根船桅,出海并不是件难事。又兼之陛下要求,需要在船舷两旁开炮窗,船舱之下,靠近龙骨之处,便是炮窗所在,共计六扇炮窗,每边各三扇。只是现如今不知唐侍郎,苏监正能何日铸成铁炮,才能安装在这战船之上。陛下,你看,船舷这些窗口,都是特地留出来的。为的便是在无风的时候,能把风帆降下,用船桨划动。这样一来,便不虞船速下降了。”

陆承启经他这么一说,倒是对这个样式颇为帅气的战船的性能,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可他却不知道,这样的战船,正史上要等到南宋的时候,才给一个叫冯湛的人发明出来。而沈括这么一搅和,后人冯湛便失去了青史留名的机会了。

陆承启点了点头,说道:“沈卿能博采众长,研制出这样一艘江河湖海皆能航行的战船,实乃我大顺功臣也。若日后荡平寰宇,定当记沈卿一个头功!”

沈括刚刚也是好胜心起,此际听了陆承启这般说,立马谦虚了起来:“陛下,臣刚刚只是一时好强,所说的战船性能,或许并不如意。一切参数,还需从模型下水,才能得到。至于船体的尺寸还有甚么修改之处,亦是不稀奇的。”

陆承启点了点头,说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用最小的代价,得出最好的结果,沈卿已经深悟其中精髓。如此,朕便放心了。”

闻言沈括深感惶恐,说道:“此乃学子们竭力深究,才得出这样的图纸。若是括一人,便是这模型,也是断断不能完成。陛下若是嘉奖,这些学子,才是幕后功臣!”

陆承启笑道:“不论如何,都是我皇家大学的功劳。对了,听子厚说,专门给这模型实验的池子尚未挖成?”

沈括点了点头:“回陛下,实验所用,必须严谨,是以用时便久了些……”

陆承启表示理解,刚想说话之时,屋外刚刚还是晴朗的天,不知何时又是乌云密布,一个响雷炸了下来。紧接着,狂风大作,看模样又是一场暴风雨。

开着采光的窗户,此刻被狂风打得不停地摆动着。还是陆承启身手敏捷一些,抢先把窗户闩了起来。而见状的张载和沈括,也赶紧去把窗户闩了起来。

不一会,瓢泼大雨便倾盆而下。扩建起来的实验场,还是黄土一片。先前那些水洼还没有被出来半天的太阳蒸发掉,此刻又再次积满了水。

陆承启看着门外那些积水的地方,不由地问道:“沈卿,你们的实验池,是建在哪的?”

沈括指了指旁边的又一间屋子,看着新建不久屋子,陆承启皱了皱眉,说道:“为何不建在屋外?”

沈括说道:“回陛下,这样便可人为地造出与真实情况差不多的天气和地形……”

陆承启不置可否,却指着门外的水洼说道:“此时便是大雨的情况,那个深水洼,能否用来实验?”陆承启的心思其实也很简单,一艘战船能否适用,实验模型便知道了。反正他本来就打算着,要是池子还没建好,那便去沣河上实验好了。不过此刻天公坏心办好事,下了场这么大的雨,以凹凸不平的实验场地,很快便会有积水很深的水洼出现。所以,陆承启才有如此一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