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百善孝为先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2/20 18:40:21字数:5108

华夏民族向来讲究孝道,各种标榜孝道的故事层出不穷,也是一种十分利于国家稳定的美德之一。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n∈頂n∈点n∈小n∈说,x.陆承启从来不否认“以孝治国”的实用性,毕竟大家都吃这一套,也有利朝廷的统治。

儒家学说,能占据中原大国几千年的学术统治地位,自然有它的道理。儒家学说提倡的“仁义礼智信”这五常,是做人的基本的道德准则,以此为**准则,则能很好地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使彼此达到和谐的状态。

而儒家待人接物的准则,则是“温良恭俭让”,意指“温和善良恭敬节俭谦逊”这五种美德。即便不同意你的意见,我也尊重你。这和后来西方提出的“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其实是一样的。不过,这只是读书人和读书人之间互相尊重,并不像西方的学说那样,包括对读书人对其他阶层尊重。这也是华夏文化很矛盾的地方。

最后在这些所有美好准则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道德标准,那就是“忠孝廉耻勇”,此乃五德。为何把忠放在最前面?这也是为何儒家学说能成为统治者喜欢的学说的缘故,提倡忠君,自然也会忠于朝廷。做臣子要为君王尽忠,作为人子要为父母尽孝,廉耻指的是廉洁的操守和知道耻辱。勇就不用说了,指的是不是武勇,而是勇气。

这十五个字,道尽了儒家学说的精髓。也诠释了为何能成为最大的学说流派的原因。其实孔圣人只提出过“仁义礼”。孟子延伸为“仁义礼智”。但都不能成为统治者的菜。唯独董仲舒进一步诠释为“仁义礼智信”,提出天人感应,才奠定了儒家学说为帝王学说的地位。之后儒家学说继续发展,进而衍生出“温良恭俭让”和“忠孝廉耻勇”这十个道德标准,牢牢地让儒家学说把持着思想界一哥的地位。

而周芷若受到这样的影响,自然也免不了俗,认为陆承启大半年未曾去庶母妃,是一种大不孝的行为。而并不是原先灵魂的陆承启。又怎么会知道,古人对孝悌是这么?

陆承启也曾听说过景福殿的事情,可一来他怕被人拆穿西洋镜,二来对一个陌生人,实在提不起尽孝道的心思。或许他灵魂深处,依旧留恋着前世的父母,才如此抗拒吧?

为帝日久,陆承启也明白了,有些事情,哪怕做做表面功夫。也是必要的。要是皇帝都不行孝道,如何能让万万子民信服。尊崇忠孝之道?

念头一转,陆承启立即说道:“此事是朕疏忽了,梓童提醒得对。今日恰逢无甚要紧之事,便和梓童去庶母妃吧。那景福殿之中,宫人虽多,想必她老人家也还是很孤独的。”

见陆承启有错必改,周芷若吹弹可破的脸上,现出了微笑,说道:“陛下能知晓过失,明君的评价肯定是逃不掉的了。”

陆承启苦笑一声,要不是他挥散所有人,包括记录他日常起居注的内侍,恐怕这个梗要流传千年了。皇后对皇帝夸赞是千古明君,这事情在青史之上,也怕是第一遭吧?

想着要做的事情,陆承启吃饭的速度也快了起来。不过一盏茶时间,便吃饱了。

紧接着,陆承启稍做休息,便让内侍在前面领着,前往景福殿。皇后周芷若,自然是要跟着身旁的。

在皇宫之中,哪怕陆承启动一动脚步,御前侍卫都要紧跟其后,不敢有一丝懈怠。时日久了,陆承启也习惯了这些人的存在,几乎无视了。

景福殿座落在大顺皇宫的后宫最里面的地方,十分靠近后苑了。单从环境来里是皇宫之中,最适合养老的地方。但也因为景致太多,显得人烟有些稀少了。

穿过墨绿瓦色的长廊,再通过长长的宫道,才算是从垂拱殿到了景福殿。尚未进入殿门,便许多宫女在殿中织布。宫女织的布,当然不可能是平常百姓用的麻布,而是名贵的蚕丝布匹。用的工具,则是陆承启不认识的纺车。

其实纺车出现是很早的,秦汉时期已经很流行了。到了大顺立朝之后,更是出现了大型纺车。此刻宫女所用的纺车,便是这种大型纺车。

这种大型纺车,需要两个人共同协力才能完成,工作效率比先前的手摇纺车脚踏纺车提升不少。可重生而来的陆承启,还是觉得这样的纺织,实在太慢了。

稍稍注意了一些宫女,内侍便高声说道:“皇上驾到!”

听闻皇帝陛下驾临,这些宫女连忙停下手中活计,躬身施礼。陆承启说道:“免礼,可知尊慈太后何在?”

此刻,殿中传来一个极其好听的声音:“可是陛下驾到了?”

话音刚落,一个落落大方的中年妇人,穿着鞠衣,自殿中缓缓走出。这种衣服以黄罗为色,蔽膝大带革舄随衣色,形制很像皇后的祎衣,但没有翟文,是皇室女子亲自侍弄蚕丝的时候穿的。

陆承启注意到眼前这个妇人,哪怕已经过了四十多岁的年纪,还是显得很年轻,一张红润的脸庞上,丝毫不见皱纹。也许是皇室中人,都保养得比较好吧。一身温婉的气质,与周芷若如出一辙,一步一趋之间,尽显大家闺秀风采。这种气质,哪怕是女人老了之后,也还是继续存在的。就如同一坛老酒,越陈越醇厚。

这刘氏,本为陆承启的便宜老爸,元绶帝的淑妃。自陆承启的生母章献太后过世之后,一直便是刘氏抚养陆承启,一直视同己出。奈何先前那个倒霉鬼,身子又弱又淘气,刘氏管教起来颇感费力。又不是亲生母亲,说话一重,便去和元绶帝诉苦。刘氏也因此吃了不少元绶帝的训诫,这些都是很冤枉。但她从来不以为许,仍然一如既往地对待陆承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