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太原王家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2/01 17:57:29字数:5858

太原府,位于河东北路之中,乃是一座历史名城。古时曾属冀州,乃是华夏九州之一。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分天下为36郡,设置太原郡,郡治晋阳。汉代全国设十三州,并州刺吏部设治晋阳,这也是太原称并州之始。

自晋代以来,直到前朝,太原被称作晋阳城,已余七百年。大顺立朝之初,为了区别前朝,设置州府制度,始称太原府。

太原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自古便有“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的说法,是古代北方的军事重镇。因历史上有许多皇帝都是从晋阳起家,被世人认为是龙潜之地,因此也别名龙城。

曾有风水大师言,系舟山为“龙角”,龙山天龙山为“龙尾”,而晋阳正当蟠龙的中心,故常有“真龙天子”的出现。前朝惧怕再有人起来与他们争天下,放火焚烧了晋阳城,而后又引汾水晋水灌了晋阳城的废墟。后来,前朝因为外患,不得不又在唐明镇一带修建起新的晋阳城。当时为了钉破“龙脉”使之永世不得翻身,全城只修丁字街,不修十字路。自此,太原再无真龙天子出现了,这也是为什么太原王家日渐式微的原因。

想当年太原王氏,何等威名赫赫,与陇西李氏赵郡李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等七族并列为五姓七族高门。这五姓七族联合起来,连皇帝都要给他们几分薄面。

怎奈昨日繁华已成云烟,如今的王家。不过只剩下一个空壳子罢了。人心早就散了。偌大的府院。早已分成好几家,名义上都听王家家主的,其实每一房都各行其是,王家家主只是一个空头衔罢了。

不过,世家到底是世家,哪怕烂船也有三分钉,王家仕途没落之后,转战商场。倒也取得不菲的成就。前朝并没有什么盐税之说,只有大顺立朝之后,迫于税收的困难,才实行榷卖制度。把盐酒茶等都列入榷卖行列,以充实国库。这让原本已然有些颓乏的太原王氏看到了希望,而且他们的眼光极其狠毒,一下子就看中了任何人都需要的盐。凭着疏通关f∮dingf∮dianf∮小f∮说,.▼.o△< s="arn:2p 0 2p 0">s_();节拿到的盐钞,以及悄悄贩卖私盐,渐渐聚拢了巨大的钱财,成为了大顺最大的盐枭。

好景不长。王家的再度风光,不过持续了百余年。或许是太原的风水真的不成了罢。一旨圣意,再次把王家打入深渊之中:亲政不久的小皇帝,居然下旨取消官盐的榷卖了!这无异是一个晴天霹雳,把太原王氏轰得满眼晕圈。

先前小皇帝已经整饬了官场,难得地让官场内的风气为之肃清了。但对于旨在拿到盐钞的太原王氏来说,这却不是一个好消息。王家家主一直在念叨着生意不好做的时候,更大的打击突如其来,直接把他敲晕了:“这小皇帝真的不给人活路吗?”

望着库存堆积如山的井盐青盐,王家家主思索良久,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悄悄聚集了和王家关系甚是密切的其他几个盐枭,商讨出路。

这几家都同意,按照王家家主的意思,一边鼓动武装贩卖私盐的盐匪,截断沿海的海盐运输;一边谋划破坏小皇帝的新政。他们的本意是,一旦小皇帝的新政破坏了,那就要回到先前官盐买卖了,他们又能坐着收钱了。真是应了那句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日进斗金,又有谁肯回去啃窝窝头过苦哈哈的日子?

这些商人,他们眼里只有钱财,哪里管得了别人的死活和国家的兴亡?陆承启的新政,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好的,但对他们是不利的,所以他们要反对。暗中做得那些小手脚,所为的不过是要回到原先那种官盐制度而已。

他们自认为行事已经够谨慎了,也知道这是抄家灭族的勾当。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还是决定铤而走险。他们实在是太小看监察士了,不到两个月,他们便已经出现在陆承启的御桌之上。

结果当然不用说,陆承启勃然大怒,已经派出了近五万禁军前来围剿这些世家。王家在朝中也是有消息来源的,先一步得到了消息。此时在长安城郊外的这些世家家主,闻得消息,早就做鸟飞兽散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自求多福了。

如果陆承启不把此事放做廷议,或许真的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就像先前那道圣旨一样,来得悄无声息。但一放到廷议之上,那后果便是有某些官员,把消息悄悄的散布出去了,让这些世家收到了风声,早就逃回了家中。

此刻,马不停蹄地赶回太原的王家家主,紧急地召开了家族会议,大家一起探讨如何应对。一听得皇帝派出了禁军,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都吓得腿软了,连话都说不顺溜。

其中一个还算镇定,说道:“我认为,还是赶紧负荆请罪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小皇帝不是一个嗜血之人,他连贪官都放过了,还在乎我们吗?大不了,把囤积的盐都献给朝廷,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在座的人都不说话,这个办法,是目前最好的办法。王家家主慢慢的抬起头来,早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童颜鹤发的模样,现在人看起来好似老了十余岁一样。王家家主叫王元士,今年已然六十有五了。古人寿命不长,年过花甲的人都是很少见的。唯有这般世家,才能让王元士保养得如此之好。

王元士先前广邀贩盐世家和几伙私盐头子,密谈如何破坏新政。没想到仅仅两余月,事情便已经败露。他刚从长安赶回太原府,就是为了寻找最后一线生机。

听了刚刚那人的话,王元士不置可否。他知道时间紧急,也不知道现在禁军到了哪里了,他可是一路换马不换人赶回来的,连水都没喝一口,就召开了这个家族会议。王家这么大,他也不能一言蔽之生死存亡。

这时,有一个人笑道:“元丰多虑了,我观之所谓所谓官军,不过土鸡瓦狗耳,凭府中带甲之士三千,便能痛击此禁军也。况且,府中尚有五千弓弩,岂是官军能比?我太原之人,人性劲悍,习于戎马,又岂能怕了官军?大顺无道义,不如乘此机会举反旗,定能四方响应。到时候,大顺大厦将倾,尚不知鹿死谁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