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真相浮现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1/22 16:52:59字数:6654

周芷若故意说道:“陛下注定是要娶很多妃子的,我在宫中也是挺寂寞的,要是多了韩姐姐,还能多个体己人呢!韩姐姐又漂亮又温柔,武功还那么好,世上还少有这样的女子!我要是男子,肯定要娶韩姐姐做妻子的……”说罢,轻轻扫了一眼韩凤儿的脸色,发现她神情明亮了一下,却很快又黯淡下去了。心中暗自好笑道:“韩姐姐明明是动了心,却不肯承认……”

韩凤儿尴尬一笑,岔开话题道:“皇后娘娘,别逗民女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民女会说话算话的,福利院的教导武学,就由民女承担了。只是民女不会多少字,怕一个不小心教错了……”

周芷若笑道:“边走边说吧,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韩姐姐,你可得跟我说说,你武功这么厉害,师父是谁啊,怎么练出来的?”

韩凤儿苦笑道:“民女的师父,向来不允许民女说他的名讳。至于怎么练的,民女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说非一夕之功。皇后娘娘,你看看民女的手,便不会羡慕民女了……”说罢,韩凤儿大大方方地把她的手伸了出来,周芷若才注意到,韩凤儿的手根本不像是一个女孩子的手,简直比一些做劳苦活的男人的手还要粗糙!细长的手指中,尽是老茧,特别是握起了拳头后,那拳面上的老茧,粗的像是一个小石块。

韩凤儿苦笑一声,说道:“要是皇后娘娘像民女这般,估计陛下肯定是不喜欢的……”

周芷若吐了吐舌头,说道:“练武要吃这么大的苦头啊,韩姐姐,那你怎么坚持下去的呢?小时候我被父亲逼着学习琴棋书画,我都觉得很苦了。没想到韩姐姐过得比我还苦……”

两人开始说一些童年时期的趣事,渐渐把话题引向福利院。韩凤儿叹道:“也只有陛下宅心仁厚,收留这些可怜的孩童。若没有福利院,民女不敢想象这些孩童。今后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

周芷若笑道:“福利院仅仅是陛下其中的一个构思。陛下还想着开一个贫苦人都能看得起病的施药局,老有所养的养济院呢!只可惜皇庄的钱银不是很够,不然早就办起来了。”

韩凤儿眼神迷离,似乎在想着什么。怔怔的说道:“是啊,陛下是一个好皇帝啊……”

两人在火热地讨论陆承启的好,而此刻正在垂拱殿听着许景淳报告的他,突然间打了一个喷嚏。把专心报告的许景淳吓了一跳,陆承启却摆了摆手。说道:“继续,朕可能是感染了风寒,没有大碍的。”

许景淳才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陛下,臣以为,此事定和那些个世家门阀脱不了关系。臣调查那些个盐商和富绅,无意间发现,前朝那些个世家的家主,好似都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了踪迹。若不是他们,别的人哪里会有这般计谋。搅动这么多的事情?”

陆承启闻言,眼中精光暴闪,却不置可否。低着头没有注意陆承启神色的许景淳继续说道:“陛下,这些世家门阀野心颇大,私养甲兵,意图谋反。监察士都折损了些,好在他们机灵逃脱了。他们连弩箭都有,可不是明摆着造反吗!”他愤愤不平地说道,监察士只是一个密探,除了明处的监察士带着兵器。其余暗探都不曾携带兵刃。但他们正式配备,也不过一把朴刀,哪里有甚么弓弩!

要知道,弓弩可是大顺绝对禁止的武器。除了军队,私人不能拥有。这些苟延残喘的世家门阀,以盐商、富绅的身份做幌子,内里却是暗自圈养私兵,准备谋反?

对于这样敏感的事件,任何一个皇帝都是有杀错不放过的。陆承启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如何杀,没证没据的,打上门去,反倒坐实了一个伤及无辜的罪名,陆承启也会由明君变成了暴君。这样的买卖,做不得。

“头疼啊,这些个世家,我就知道他们不会这么简单。不闹事还好,要是闹事,可不比什么农民起义,他们的危险要大得多了。”陆承启只觉得一阵头大,颇有点老鼠拉龟,无处下手的痛苦。

这些内心活动,当然不能被许景淳得知。陆承启听后很久,才问道:“许卿可有计策?”

许景淳只有一把口叫得响,计策他还真的没有。在他看来,不过是打上门去就行了,一些败落的世家门阀,还扛得住一个大顺朝廷吗!扛得住十万大军吗!

可现实是,没有罪名,没有证据,贸贸然捉人,恐怕会适得其反。许景淳再蠢,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沉默了一下,说道:“臣并没有办法,不过,臣还知道,这些世家勾结了先前贩卖私盐的贩子……”

贩卖私盐,对来自后世的陆承启,这是多么遥远的一个词。他居然再次听到了这个词语,也证明了古代的食盐的利润,在官营之下,是多么的暴利,以至于有人于性命不顾,也要顶风作案,贩卖私盐。

而陆承启开放盐场之后,盐价一跌再跌,还是没有盐够卖。其中的原因,除了道路难行,运费昂贵之外,更多的是因为途中蟊贼众多。这些蟊贼,说不定就是私盐贩子。

陆承启早就接过监察士的暗报,在大顺沿海,有不少武装的私盐贩子。他们一般对民众秋毫无犯,只是卖盐,先前只有官盐的一半。

两浙东西路、临安府、平江府、绍兴府、松江府、益都府等地沿海的贩盐团伙更是嚣张,甚至形成了生产、贩运、分销、供给、保障的运作体系,整个规模都覆盖到了太原府周遭。首先就是沿海的盐民会为其提供廉价的盐产品,然后盐被通过海船近海航行到其他沿海地区。在河流入海口还有准备好的小船,负责河流运输和终端销售,然后再将所获钱财上缴,由团伙统一分配。这些贩盐团伙甚至在沿海的岛屿建立自己的生产、生活基地,与大顺厢军进行长年的武装对抗。

针对这种私盐贩卖猖獗的情况,朝廷也是多次下发诏令,要求地方官进行剿灭。甚至先皇时便宣布,凡是剿灭私盐团伙并且一次性获盐一万斤以上的官员,可以当即升官一次。可这些官员也不是傻子,一是这些私盐贩都是亡命之徒,剿灭结果可能两败俱伤。二是,如果不加阻碍,他们只是卖盐牟利,不会过分扰乱社会治安。三是,抓“盐子”没什么油水,纯属苦差事——搞不好得罪了“盐子”,全家活不了!鉴于此,没有哪个官员敢真正去剿匪。

这些私盐贩子,多数都由世家暗中支持,他们既把持了官盐的买卖,也操纵了私盐的买卖,形成了空前的垄断。可以说,已经建立起一个隐形的食盐帝国了。要不是陆承启壮士断腕,这样的局面,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可现在问题也恰恰出在这个地方,这些世家都不卖盐了,市面上的食盐供应立时降低了九成之多。哪怕盐价再低,百姓也买不到盐啊!现在就看陆承启有没有决心,把这些世家门阀连根拔起的勇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