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笼袖骄民的生活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6/01/08 20:28:41字数:6700

(谢谢jjs45的打赏!今天五更,这是第一更)

逛了就一个多时辰,身后的御前侍卫们,身上已经提满了东西,小到一方手绢,大到一箩筐时果、果脯、吃食等,连陆承启身上都拿了不少胭脂水粉,都快提不过来了。

王彦宸看着游兴未减的周芷若,哭丧着脸,悄悄接近了陆承启,压低了声音说道:“爷,你就饶了小的吧,小的荷包已经空了……回去肯定被那婆娘骂充这个大头鬼。爷啊,你看看能否先预支两个月的俸禄,要不小的真的没米下锅了……”

陆承启笑骂道:“你这滑头,拐弯抹角来提醒本公子还你钱。你也是贱,先前本公子说把钱还你,你又不要,现在好了,没钱了又向本公子要!行了,行了,一回去本公子就从内库中拔出钱银还你,行了吧?”

听了这句话,王彦宸才笑逐颜开,说道:“能为爷效命,是小的福气!”

陆承启又好气又好笑,说道:“德性!你出钱为大顺的经济增加了消费,是功劳一件,你的觉悟怎么就这么低?”

王彦宸小声嘟囔道:“不是小的觉悟低,是爷你的觉悟太高了……”

好在此时人多声杂,陆承启听不到他这一句话。

黄昏过后,夜幕开始降临了,大庄严寺已经关闭了除了山门之外的所有殿门。此际,已有摊主掌起灯来,都是用一些瓷灯桐油。此时,大顺朝的陶瓷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各类陶瓷,如汝窑、哥窑、钧窑、定窑、官窑等大官窑,以及饶州窑、龙泉窑、建阳窑、吉州窑等大型民窑,其余小民窑不计其数。因为瓷灯比铜灯等金属质的灯省油,所以这些小摊贩一直都是用瓷灯。四川有夹瓷盏,注水在灯盏边缘之中,可省油一半。这种油灯的盏壁是一个中空的夹层。侧边有一小孔,从小孔可往盏壁内注入清水。清水可以使油灯的灯盏温度降低,减少油灯点燃时油的挥发,从而达到省油的目的。这种油灯。很快便风靡整个大顺境内,被寒苦人家所喜爱。

不是说这时候没有蜡烛,只是蜡烛的价格太高,一般平民百姓望而却步。蜡烛比油灯的黑烟少,照明范围更广。多为达官贵人所用。

而油灯由于制作简单,价格低廉,大多为平民百姓和寒苦学子所用。油灯虽好,可因为油的质量,油灯的灯绳材料问题,一般产生的烟都很大,为达官贵族,上层社会所厌恶。

大顺此刻已经有了一些用作公共照明的公益性灯烛,为夜晚办公的衙门、夜归的衙役所设。这些公共照明的灯烛,应该就是路灯的雏形。

灯火的发展。让大顺的夜生活丰富了起来。自从陆承启下旨全国取消宵禁,没有特殊情况不得宵禁后,大顺的夜晚,更是灯火通明。现在已经有人夜间从容吃完饭再回家,这些人,间接让夜间的餐饮业兴旺起来。

这些人,有个雅号,叫“笼袖骄民”,他们连早上的洗脸漱口水也要买来用,别说在家里面起火仓(煮饭)了。连寻常家里都不开灶的。这些长安城居民,每天在报时人清亮的嗓音中醒来后,如今人一样吃完早餐才会去工作。吃早餐前,在早餐摊上面买些洗漱水来洗脸。

吃完早餐的长安城居民。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在途中见有僧侣化缘,偶尔还会随便扔给他们几文钱。如果下午工作做完了,没别的事的话,就可以约着朋友去游乐场逛逛,看看文艺演出什么的。大顺的游乐场所叫“瓦子”“瓦舍”、“勾栏”等。“瓦子”“瓦舍”是城中较为大型的综合性文艺演出场地。演出人员也大多是一些专业艺人,相对勾栏来说,要高档不少,“勾栏”仅是用栏杆、绳索、幕幛分开,分成一个个的小场地而已。

但不管是“瓦舍”还是“勾栏”,节目都是异常丰富的。人们喜闻乐见的相扑、傀儡、影戏、杂剧、背商谜、学乡谈等表演,应有尽有。

长安城的百姓夜生活是异常丰富的,每到晚上,长安城内便灯火通明,人潮汹涌,红灯高挂。酒楼、茶馆中不时传来艺人、市民各种各样的声音。

特别是大顺皇宫对面的钱监,那是大顺的印钞厂,里面可是有几百名官吏的。这些人,是高消费的主体。下班之后,这些人便勾肩搭背下馆子,从来不在家里吃。吃完饭后,还可以去浴馆洗个澡,然后去逛街,直到要睡觉了,才回家。

长安城里面,酒楼也很多,除了最出名的迎客楼外,还有和乐楼、和丰楼、中和楼、春风楼、太和楼(、西楼、太平楼、丰乐楼、熙春楼、三元楼、五间楼、赏心楼、花月楼、日新楼等百多家酒楼,其余的谓之“脚店”,不甚出名的。喝醉了还有马车送你到家,可谓服务周到。价格亦是不菲,陆承启通过监察司调查得知,每人每日在酒楼茶馆里面的消费,就不下贯钱。京兆府的商税,五分之一强都是从这些酒楼身上得到的。

逛完了庙会,别说提着诸多东西的御前侍卫们,就是陆承启和周芷若也是有些饿了。寻了一间叫和丰楼的酒楼,上得二楼雅座,吃喝起来。

御前侍卫们,则自己去买了些小摊上的熟食应付着,毕竟还是在工作之中,他们不敢过于懈怠。别小看这些小摊上的熟食,种类之丰富,不下于后世的酒楼大餐。比如水饭、爊肉、干脯、王楼前貛儿、野狐、肉脯、鸡肉、家鹅、家鸭、家兔、猪肚肺、鳝鱼、包子、鸡皮、腰肾、鸡碎(鸡杂)等,毎个不过十五文钱。又有卖酒浸江、章举蛎肉、龟脚、锁管、密丁、脆螺、鲎酱、法、子鱼、鱼诸多海味的,大抵钱银不过五十来文钱。所谓物美价廉,莫过于此。

这些小摊贩多依附大酒楼而生,卖一些除了羹汤之外的食物。要是从朱雀门一直到御街两旁,卖的食物就更多了,脚店也数不胜数。有:旋煎、白肠.鲊脯、冻鱼头、姜豉子、批切羊头、辣脚子、姜辣萝卜、夏月麻腐鸡皮、麻饮细粉、素签沙糖、冰雪冷元子、水晶皂儿、生淹水木瓜、药不瓜、鸡头穰沙糖、菉豆、甘草冰雪凉水等吃食甜品。而一些干果脯之类的荔枝膏、广芥瓜儿、咸菜、杏片、梅子姜、莴苣笋、芥辣瓜儿、细料馉饳儿、香糖果子、间道糖荔枝、越梅、刀紫苏膏、金丝党梅、香枨元等都用用梅红匣儿装起来储藏着。

一些大的脚店则会提供如冬月盘兔、旋炙猪皮肉、野鸭肉、滴酥水晶脍、煎夹子、猪脏之类。食物的香味,哪怕是肚子饱得圆滚滚,亦会再次食指大动。

这些笼袖骄民看完了戏目,品完了香茗,则在街上买些熟食填肚子。从街头吃到街尾,直到三更,夜深才悻悻回家。一个夜晚的美好生活,才算落下了帷幕。

陆承启和周芷若也是玩得尽兴之后,才慢慢走回皇宫。自内库拨出今日王彦宸等侍卫垫付的钱银之后,还打赏了不少。此刻仁明殿里长明灯通明,陆承启暗叹大顺子民的生活异常幸福,比之后世也不遑多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