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皇家御膳

作者:飘依雨书名:大顺皇朝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5/12/23 16:55:54字数:6512

(没有了推荐,果然是一点激情都没有了……求收藏推荐,让我有点动力吧)

殿外忽然传来珠玉落银盘般的笑声:“陛下,若是做皇帝不容易,那做什么容易呢?”

陆承启抬眼望去,原来是他的皇后周芷若,听到了他的感叹,调皮地接着话。他又惊又喜,说道:“梓童,你怎么来了?”

周芷若屏退了诸位宫女之后,轻移莲步走进了垂拱殿,陆承启也从龙椅上走下来,握住了她的柔荑,只听周芷若嗔道:“陛下,你答应过臣妾的事,忘了吗?”

陆承启展现出一个大孩子般的笑容,非常符合现在他十七岁的年纪,说道:“怎么会忘呢,朕答应过梓童,要今日陪你好好理一下福利院的事宜。朕这些天也不知道忙些啥,事情都给内阁处理了,可就是忙到了现在……”

周芷若轻轻把头靠在陆承启的怀中,说道:“你啊,就是这副样子,忙起国事来,连膳都顾不上用了,哪里还会记得臣妾的事情?”

陆承启“冤枉”地说道:“梓童,朕可是大大的冤枉啊,这不朕刚从皇家大学回来,还未曾喝杯茶,你就过来了……天地良心,朕可是对梓童的事记得牢牢的!”

周芷若“扑哧”一声笑了,轻捶陆承启的胸膛,说道:“好啦,陛下,臣妾可是在和你开玩笑的。咱们先用膳吧,福利院的事情,也不急。反正京兆府的孤儿,大多都被接进来了。”

陆承启抚摸着她的头发,柔情地说道:“全凭梓童做主,今日朕便把自己交与你了。”

周芷若掩嘴笑道:“陛下,你也太会开玩笑了。若国事紧急,陛下还不是要赶去处理?好啦,臣妾也知道,福利院只是小道耳,陛下要做的事情,是惠及万万百姓的。这些事情,臣妾还是拎得清的。”

陆承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作为一个男人,甚至是大顺朝巅峰的掌权者,却不能给自己女人一日的时间,他觉得非常惭愧。心中不由得诽谤这幅身躯的前主人:“呸,你个短命鬼,也是你才这么不识宝。能娶到这样的妻子,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知书达理不说,还是名副其实的贤内助,活该你逃婚跌落池塘,一命呜呼!”

陆承启心中这般想,表面却是微笑着,好似人畜无害。要是叫那些贪官污吏看了,却会被吓得魂不附体。这样的陆承启才是心中最为恼怒的表现,却不知此刻陆承启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

皇家的膳食,终归是和寻常人家不同,亦和前朝皆有不同。从大顺开国起,杯盘碗筷些餐具才逐渐齐备,煎炒烹炸等烹饪手法才基本完善。一日三餐也是从大顺朝才开始养成的习惯,而中国人喜欢喝的冷饮,前朝也是没有的,也是在大顺朝才逐渐开始流行起来。

皇家的膳食到底有多好?这里稍微说几道菜名,可以窥得一二:花炊鹌子、荔枝白腰子、嬭房签、三脆羹、羊舌签、萌芽肚眩、肫掌签、鹌子羹、肚眩脍、鸳鸯炸肚、沙鱼脍、炒沙鱼衬汤、鳝鱼炒鲎、鹅肫掌汤齑、螃蟹酿枨、嬭房玉芯羹、鲜虾蹄子脍、南炒鳝、洗手蟹、鯚鱼假蛤蜊、五珍脍、螃蟹清羹、鹌子水晶脍、猪肚假江鳐、虾枨脍、虾鱼汤齑、水母脍、二色鮞儿羹、蛤蜊生、血粉羹……这些这是主食,还有饭前瓜果、蜜煎,宴席期间有插食,也就是点心。末了,还有一些晚食,是给直殿官也得备下吃喝的。

这顿饭,放在后世,没有几十万拿不下来,可见帝皇家的奢侈。金庸大师在《射雕英雄传》里面写的鸳鸯五珍脍就是这里面的五珍脍,脍指的是细细切的肉,正所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就是这里出来的。大顺朝保护耕牛,牛肉是不准吃的。猪肉吃的也少,羊肉、鸡鸭鹅都吃,羊头还是高级食品,这是陆承启未曾想到的。

好在陆承启不是一个贪享奢靡之人,得闻皇家御膳这般奢靡,立即下旨,每顿按吃的人做御膳。如果两人吃,则三菜一汤,三人吃则四菜一汤,如此类推。陆承启为的就是从源头,杜绝浪费。明明就皇帝皇后两个人用膳,居然能做出一百零八道菜,陆承启也是佩服这些人的奢侈浪费手段。每一道菜吃一筷子,都能吃撑两三顿。很多菜还是讨个彩头,根本没法吃的。陆承启这才怒而下旨,痛斥御膳房铺张浪费。内阁大臣得闻,皆叹陆承启节俭。

一顿膳食用过之后,陆承启和周芷若都穿着微服出宫,径直前往福利院。其实福利院就是后世的孤儿院,但“孤儿”二字,陆承启认为这是对这些没了父母的可怜孩童的不尊敬。君不知,孤儿二字,对这些孩童的伤害有多大,即便伤痛抚得再平,看到这两字,被别人说起,都会触及到。鉴于此,陆承启坚决不用孤儿院,而是以福利院称之。

陆承启希望这些可怜孩童,日后都能成长为国之栋梁,不忘大顺朝廷对他们的栽培。福利二字,则是让他们牢记大顺朝廷给他们的关怀,不忘国本。

周芷若和陆承启并肩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面,就好似一对新婚小夫妻一样。此时的礼防不似正史上宋代那么严,很多妇女亦不像明代那样,身处深闺不为人知。大顺朝的民风颇为开放,不然也不会出现元宵节那般择偶的盛况了。

想起那些可怜的孤儿,周芷若心弦中那根慈母的线好像又被拨动了,说道:“陛下仁政,设立福利院,让这些孤儿不致无家可归。还请来蒙学先生,教书识字,陛下的心胸,圣人难及!”

陆承启也知道那些孤儿的可怜,父母皆亡,有些迫不得已借居在叔伯家中,被看作佣人一般,毫无地位。有些则流落街头,沦为乞丐。

他感慨地说道:“朕所做的,不过是本份之事。朕的子民,若朕都不在意,他们又怎么会在意朕这个皇帝?朕是不敢比圣人的,朕的心胸只能对大顺子民施以仁政,圣人对天下人都这般,朕肯定是做不到的。”

他们小声说话,就好似一对小夫妻在窃窃私语,引来周遭百姓掩嘴窃笑。御前侍卫们都被陆承启赶到了十丈开外,远远地吊着他们,不让他们近身。

其实经过历代整治,长安城里面的治安还是很不错的,起码犯罪率不高。御前侍卫们不过是以防万一才带出来的,不然陆承启还嫌他们麻烦。

不多时,便走到了福利院了。上面的匾额,还是当朝刑部尚书周延华提的字,明里是以周家的名义赈济孤儿,暗地里却是皇庄出的钱银。陆承启不是不想出这个风头,只是他认为,这等事情,还是以皇后的名义出面比较好,毕竟他的心思,不会时时都放在福利院上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