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作者:晚霞依存书名:西游炮灰逆袭记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6/03/19 17:37:46字数:6458

很快,西麒西麟两个孩子飞奔着过来了,当然,西麟在前,西麒在后。

西麟是满脸的兴奋,眼睛眨巴眨巴的,充满了对新奇事物的好奇!

西麒却没有弟弟的那般兴奋,默默的跟在后面,停下之后却是站在了西麟的前面半步。

“狐狸,你说的是真的?那和尚的坐骑真的是条龙?”西麟激动的看着花榆,期待着她的点头称是。

“是啊!我们正想着怎么把哪条龙弄到手嘞,又怕它会出手伤了咱们这些三脚猫功夫的小妖,所以大家伙就想到了两位小大王,两位小大王有一半的人族血统,那小白龙定然不敢乱伤无辜。”花榆解释到。西麒的戒心怎么如此之大,这三年是否发生了什么?

西麒看着西麟一副渴望同意的神情,一副小狗想啃骨头的样子,有些动容,最终还是点点头,这才对着花榆说道:“那好,你陪我们去看看!”

还是对花榆不放心啊!

父亲曾说过,不放心的因素还是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的好,让人监视着,免得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却不得知。

花榆点点头,带着几个机灵点的小妖取了定魂绳一块前去。

定魂绳,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将魂魄和身体固定住,令其不得使用法术,当然,也只是对一般的神仙妖怪有用,对于那些修炼高深,已经可以幻化分身,灵魂出窍的神仙或者妖怪无用的,还有无躯体者也无用,比如说,鬼魂,在比如说,没有附身时的花榆……

果然,十来个妖精从侧门溜出去不过半个多时辰,就找到了那些个东西,一匹马,两口箱子,一个小包裹。

花榆看着他们到来时候,那匹马焦急的抬起前蹄鸣叫,不停的焦躁着想要逼着众人离开。

“你看,你们快看呐,这马果然同人性哩,见着我们来,知道有危险,不停的扑通,偏偏没有害怕!”西麟激动的说着。

纯白色的马儿,跟着唐僧受尽艰苦,每日里驼着个人,经常性的吃不饱,更不要提每日里吃的还是草,刮风下雨也无处躲藏。

唐僧取经十万八千里,最苦最累的不是唐僧,而是小白龙!荆棘路脚下踏,松树林身上刺,三个徒弟心心念念的只是护着唐僧,哪里管过白马有没有受伤!

尽管如此,纯白色的马儿依旧纯白,没有一丝的污点,不见一处灰色。

西麒只是微微撇了一眼,便将目光放在了花榆身上看着她的神情,不由得皱了皱眉,她到底想做什么!

花榆定了定神,侧过身子对着两个孩子说道:“两位小大王,接下来的就看您二位的了!”说着,还向西麟眨眨眼睛,意示其上去。

西麟一手拉着西麒,一手拿着定魂绳,小心翼翼的从侧面走向小白龙。

预知到危机的小白龙不停的移动着,就像地震即将来临的时候,一刻也不停歇。

不过,幻化成白马的小白龙不知为何并没有进行化身攻击他们,虽然折腾了两人许久,但最终还是被两个孩子成功擒拿!

看着两个孩子额头上细细的汗纹,花榆有点欣慰。就刚刚来说,两个孩子居然懂得使用战略,虽然只是简单的左右夹击,可也不再是以前那两个只会玩躲猫猫的孩子了!

不由得,花榆笑了!没有出声,只是咧开嘴唇笑着,笑意直达眼底,看着所有的一切都觉得辣么的可爱。

“狐狸,你笑什么?”身边突然传来一声颇有些情绪的提问。

“额?”不知何时,西麒来到了她的身边,花榆着眼看着最前方,西麟正开心的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七八个小妖亦是高高兴兴的抬着白马往回走。

就不知道西麒此刻到自己身边干什么?

想了想,花榆回道:“看到你们这么和和气气的,很轻松的感觉,我当然高兴了。在白骨洞中,洞中只有白骨夫人一个懂得人事,可是白骨夫人的脾性阴晴不定,不好交流,而底下的小骷髅们灵智未开,说话都不成,更不要提这般温馨的场面了!”

“我知道你一直觉着我来这里是有什么阴谋一般,”花榆索性将西麒的顾忌全部解开,“如果真说有的话,那也只能是我放心不下我家白骨夫人,曾经他们师徒几人那般的羞辱我家夫人,如今有几分报酬的心思也不为过吧?!我没有害人之心,抓这匹白马也只是觉得会刺激一下那个和尚!”

“我也不怕告诉你,那个和尚是杀不得的,你长大了,也懂事了,若是你父亲母亲日后不在了,相信你也可以照顾你的弟弟以及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西麒突然停顿,面目狰狞的站在了花榆面前。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当初的黄袍怪审问她的时候无差,让花榆有那么一丝的闪神。

“你还不知道吧?你父亲和你母亲的前世今生,就像一个和和美美的爱情故事,前生他们皆不是凡人,今生不过是来历劫的,只是可怜你们,投错了胎,很快便要父母离去了!”花榆感慨道。

她并不是贸然说出来的,他们都到了,她也决定了要找回孙悟空,那就意味着黄袍怪和百花羞会分离,她就对不起这两个孩子,更对不起百花羞现在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又要告诉我这些!”西麒压抑着问道,看着前方越走越远的西麟,笑的那么灿烂,她怎么舍得破坏这样的童真!

“我也宁可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了,我想要改变这一切,我想要进我最大的努力改变这一切,可是我没有这样的实力!”花榆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你不要多问,也不要多管就是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会尽可能的保护这份温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