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再死

作者:晚霞依存书名:西游炮灰逆袭记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5/12/11 15:08:57字数:7342

“哼!”花榆冷哼一声,不屑的瞪了一眼。【 】孙悟空,你真他马的不懂事,没有一点情调!你等着!以后总有几个厉害的妖怪,我虐不死你!

“悟空,放过她吧……刚被你打死了儿女,如今你还要打死着妇人不成?”唐僧愤怒的对孙悟空说到。

孙悟空靠近唐僧,笑嘻嘻的说到:“师父,你不知道,他既知我杀了她闺女,如今不打死她,以后还指不准她怎么来对付我呢!我这叫以绝后患!”他丝毫不理会唐僧的愤怒。

“你这猴头儿尽是胡说,我将你从两界山下救出,却不想你还是这般草菅人命,这妇人现在已是伤心,你却还要伤她性命。如此,我便要念那《紧箍咒》了。”说着,便手中捻诀,口中开始念咒。

咒语声音很低,花榆只听着是嗡嗡嗡的声音……

孙悟空忙叫:“头疼,头疼,莫念,莫念了。”

“莫念,不是让你把她又给打死了?你这刁猴,虽从了我佛,却依旧没有佛心可言,一意孤行!”唐僧停下,对他说到,心里终究还是不忍。

“师父,她是个妖怪啊!我若不将她打死,指不定你就要被她抓了去蒸了煮了!”孙悟空摸着疼痛的脑袋,坚定的说着。

“这位妇人也说了,虽是妖怪,却也是个全心向善的。你打死她的女儿,惹她伤心,如今还要她死!如此,你和那些妖精有何区别?不若你回你的花果山去,做你的妖怪罢,我全当没你这个徒弟!”唐僧斩钉截铁的说。

“师父说的这是哪里话,我是一心为了师父着想,全然没有二心之说。”

“没有二心,你会不听我劝,打杀给我们送饭的女菩萨?”唐僧是越说越气愤。

“什么?我闺女是来给你们送饭的?”花榆装作一惊,随即又开始哭泣,“老天,你怎的如此不长眼啊……你睁开眼,看看这些和尚吧。我闺女好心来给他们送些饭菜,他们不识好人心也就罢了,还打死了她……这是恩将仇报啊!老天……”

花榆在心里暗笑,让你打我,我气不死你!

但她还是小女孩的心性罢了……

“你也听到了。你倒是知道知恩不报非君子,却生生打死了我们的恩人。难道救你是恩,施主送饭就不是恩吗!”唐僧窘迫的说道,心中对孙悟空有些寒心。

“师父,怎的这样说。她闺女是自己求死,我才打杀她的,怎的是什么知恩不报的?这罪名我可担不起!”孙悟空安慰道。

唐僧气的不行,只道:“好,我说不过你!你爱如何便如何吧……我……”

话还没说完,孙悟空便答道:“师父早这样说不就好了,这妖怪动力不纯的,待我将她打死,再来讨师父的话。”心里还暗想着,这和尚这时候还真识时务。

孙悟空没想到的是,唐僧的话其实还没说完。

唐僧那尴尬的神情被其余两人看个正着。

唐僧本就是个慢性子,说话稳重,不焦不急的。孙悟空正好相反,是个急性子,说话又冲,不稳当。

花榆乘着他们说话的空机赶忙离去,却又被孙悟空看穿了本身。

他一棒子砸在那妇人身上,孙悟空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唐僧的嘴不是。棍棒刚落,那尸体倒地,头破血流的,唐僧肯都不敢看,转过身去念动《紧箍咒》。

孙悟空忍着头痛,想要上前继续去打杀花榆,却在唐僧愈发熟练的口诀下败下阵来。

不顾猪八戒和沙和尚的劝解,足足念了三十遍,方才停下来。

“师父好没道理!口里说的不管我,让我爱如何如何,却在关键时刻念动那《紧箍咒》,害那妖怪跑了!”孙悟空气呼呼的说道。

“师父话还没说完呢?你便匆匆截了话去,如今又错杀了好妖,念你几遍紧箍怎么了?师父大慈大悲的,还没赶你走嘞!你还敢说!”猪八戒气呼呼的说到,非常不喜欢这个占着大师兄位子的猴子。

“是啊,大师兄。这妖怪没错,本不该死。你怎么能下得了这个手啊!”

“你是个无心向善之辈,有心作恶之人。你去罢。”唐僧狠心的说到。

孙悟空疑惑到:“师父让我去哪儿?”她一点也不想把他的话和自己心中的意思联系起来。

“爱去哪儿去哪儿,我不要你这徒弟了!屡次不听我的劝告,一连打杀两人,叫别人说起,还要定我个管教不言之罪!”唐僧狠心的说道。

“师父叫我走,就因着我打了两个妖怪?走也可以,只是我如今这样,着实不好回去!”孙悟空思酌着如何说辞才能让他留下。

“师父,他定是惦记着分行李呢!做了和尚如今不好空着手回去呢!”猪八戒抢先说到。

孙悟空闻言更是愤怒,好一个颠倒黑白的猪八戒!

孙悟空对着猪八戒大声说到:“我老孙自入了沙门,一无嫉妒之意,二无贪恋之心,怎的是你说的分什么行李!”转眼又低声下气的对着唐僧说到:“只是我当年在花果山风风光光的,收降七十二洞邪魔,手下有四万七千群怪,身着皆来自四海,称的是个齐天大圣!可如今……带着个金箍儿回去,回去了我也难见故人。师父让我走也行,把这个箍儿拿了去,也好了了这段情。”

……

且不说孙悟空和唐僧在那里纠结着离去问题,花榆这边也在纠结着。黑狐精还没有回来,花榆犹豫着要不要将孙悟空气走,要不要再来第三次变身。

“若是真被打死了……白骨精死活倒是没什么,那我呢?会和她一块死吗,死了我会回到那个地方吗……”她还想回她那个时代,见她亲爱的室友,见她慈祥的父母……

一股清风起,一张庚帖落。花榆一惊,拾起一看:

汝自安心作怪,

吾当保汝安生。

待到圆满之日,

自可往来处去。

“什么叫圆满之日?”花榆对着空气问道。那个帮着她得到记忆的人或者不是人的神仙、妖怪,一定在她周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等了好久,也不见那人说话或者再扔个庚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