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桃园结义

作者:砖教授书名:回村采蘑菇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19/06/28 20:08:12字数:4320

一大清早,谷雨吃过早饭又麻溜的上山,一路上花香鸟语,让人心旷神怡。

不知道是因为连续爬了好几天的山锻炼出来了,还是其他的原因,谷雨越发觉得自己足下生风,一点都不感觉到累。

到了做了标记的老松树下,依然没有之前的疲惫感,难道是因为山上的空气好,自己又连续几天爬山锻炼,所以现在耳聪目明,浑身带劲?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懒得去想,找到自己摆放的树枝,看到又长高了些的松茸安然无恙,谷雨并没有急着去复制,而是继续往深山走去。

现在时间还早,并不着急拿了蘑菇下山,谷雨想要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后山并不高,只有几百米,千百年来,这座盛产山珍美味的小山每一寸地方几乎都被附近的村民搜寻过,想要找到名贵食用菌,实属得靠运气。

没过多久,谷雨便爬到了山顶,放眼望去,连绵不绝的山脉环绕左右,东北西三个方向全都是人迹罕至的原始山林,只有南边是一道山谷,仙草村和其它几个村子坐落其中。

视线沿着山谷往东,能够看到几公里之外的栖云镇。

奇怪的是,谷雨觉得自己看到现在的栖云镇,比起小时候看到的要清晰不少,难道是今天天气好?空气干净?

从半山腰爬到山顶上,谷雨只是走马观花的四处看看,除了几颗常见的食用菌外,并没有发现松茸什么的。

看了看时间,谷雨并没有继续向着后山的另一面走去,而是回到了半山腰,迅速的复制出一篮子松茸。

回到家中,照例又称了一下,整整五斤半,比昨天要多一些,仔细回想一下,昨天的松茸重量似乎比前天的羊肚菌多一些。

难道这个蓝色光点所蕴含的特殊能量是可以慢慢增长的?亦或是今天的松茸比昨天的大一些的原因?

谷雨忽然发现,自从得到这个神秘的光点之后,自己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未知之事,只希望这些都是好事吧。

看着偌大的三轮车车斗的角落里放着几斤松茸,谷雨有些无奈,苦笑两声,开着三轮车往镇上驶去。

青山绿水,草木丛生。

一棵老柳树下,两个人影坐在小马扎上钓着鱼。

忽然,橙色的鱼漂抖了一下,鱼线瞬间被拉直。

“有大家伙!”谷雨握紧鱼竿往上一抬,手感却并不重,鱼钩出水,才看到上面钳着一只鲜红的小龙虾。

“我去,白激动一场。”将鱼钩提到小桶上方轻轻一抖,龙虾落入桶内。

“你激动个啥,这个小塘里没有大鱼。”魏凯悠哉的说道。

话音未落,另一个鱼漂也迅速沉入水中,魏凯“呼啦”一下猛然站起,用力一甩,又是一只小龙虾被带出水面,却在半空中掉落水里,而鱼钩则结结实实的挂在头顶的柳树上。

“嘴上说着不激动,身体这么诚实的么?”

魏凯舍不得新买的这套鱼线,“蹭蹭蹭”开始爬树摘线。

二人说话间,一个高大的身影匆匆走来,离得老远就大声喊道:“雨哥,雨哥!”

回头一看,原来是老同学,谷雨笑道:“熊三,你比我还大几岁,别叫我哥。”

当年谷雨上幼儿园的时候,熊三正在上小学,后来谷雨都上初中了,熊三依旧在上小学,最终他勉强熬到了一张小学毕业证。

其实他并不是傻子,只是太过耿直憨厚,脑袋有些笨。

“我刚从镇上回来,听说了前晚上的事,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爸说不定被吓出什么病来,”熊三双手抱拳,一字一句说道:“大恩不言谢,从此你就是我的大哥,在下愿为大哥效犬马之劳!”

“可以啊熊三,几年没见,说话都一套一套的。”对于这个傻大个儿,谷雨还是挺有好感的。

“当了村治保主任,得经常看书,还得去镇上学习,”熊三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就学了些话,大哥不要见笑。”

“厉害了,现在都当上干部了!”谷雨由衷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我太笨了,怕干不好,赵主任说我力气大能打架,还说我家条件不太好,让我当个治保主任也能多一点收入。”熊三嘿嘿的说着。

忽然,摘了鱼钩鱼线的魏凯“噗通”一声,从大柳树上跳了下来。

冷不丁的从头顶掉下来个人,熊三着实吓了一跳,连退好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凯哥你在树上干什么?”熊三实在搞不清楚情况。

“鱼钩挂树上了,”魏凯拿起鱼竿说道:“给你钓一会?”

“我不会。”熊三嘿嘿笑了两声,回想一下书中的情景,有些紧张的说道:“雨哥凯哥都在,要不咱们结拜兄弟吧!”

以前上小学的时候,熊三虽然身材高大,但是太过憨厚,经常被同学欺负,谷雨和魏凯二人看不过去,时常为他出头,在熊三的心里,一直将这两人当兄长看待。

谷雨二人也知道熊三的想法,所以对他提的结拜并不感到唐突,只是对于这种事他也不太热衷,只要一起相处互相照顾,比弄这些虚头巴脑的强多了。

“大哥二哥,你们等着,我去去就来!”熊三想到了什么,转身就要走。

“你干嘛去啊?”谷雨还真担心他搞出什么幺蛾子,连忙喊住。

“我去镇上买个猪头,我看电视上别人结拜兄弟,不都有香,酒,还有猪头的吗。”熊三一拍大腿,兴奋道:“古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现有谷魏熊鱼塘拜兄弟!”

眼看就要劝不住了,谷雨招了招手,让熊三别急着走,问道:“他们结拜的时候要说什么来着?”

“当然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熊三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想想,你比我们还大几岁,万一到时候要是你先老死了,我和凯子是不是得自杀陪你?”

“这可使不得!”熊三连连摆手,甚是紧张。

“那还结不结拜了?”

“不结拜了,不结拜了。”熊三有些低落,小声的说着。

谷雨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咱们本来就是兄弟,就算不结拜,我们也还是兄弟啊,你说是不是?”

“是,是!”熊三这才高兴起来,笑得像个快三十岁的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