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5章 如何处置叛乱者?

作者:君已老书名:女总裁的逍遥兵王类别:科幻小说更新时间:19/09/11 17:45:42字数:2217

“爷爷,这,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徐家老祖宗吗?”

轩辕家族的阵营中,轩辕长鹤一边擦汗,一边双腿发抖地说道:“一出手就同时废掉四十九位高级武帝,这手段,这气场……我腿抖啊!”

“此人叫徐天地,并非是徐家的老祖宗。”

轩辕浩神情复杂地望着徐天地,解释道:“徐家的老祖宗是徐福,而徐天地则是徐福的儿子,据说当年徐福炼制出三颗长生不老药,他们父子是因为服用过长生不老药才会活到现在,两千多年了啊!”

“我也听过这个传说。”

轩辕长鹤点点头,好奇地问道:“徐福既然炼制出了三颗长生不老药,那应该还有一个能够长生不老的人或者他们将那颗丹药保存下来了?”

“第三颗……不,准确说徐福炼制出来的第一颗长生药早在大秦时代就已经交给了始皇帝,只不过那颗丹药是半成品,并非真正的长生不老药。”

轩辕浩脸色怪异地在徐天地身上打量,介绍道:“传言当年始皇帝之所以死在从东海回朝的路上,就是那颗假药造成的,不过那应该是徐福用始皇帝来试药,始皇帝虽然没能长生不死,但他的肉身却发生了变异。

至于到底怎么个变异法,我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始皇帝的肉身一直保存在人界的皇陵之内,而始皇帝一直想要反攻人界与那肉身大有关联。”

“原来是这样!徐福的胆子还真是大,在那种时代,竟然敢用始皇帝试药。”

轩辕长鹤一脸唏嘘地摇摇头,对于徐福这种多次将始皇帝玩弄于鼓掌之中,又能利用始皇帝的资源重新开创一个国家的大神充满敬佩。

“人家那是艺高人胆大!”

轩辕浩敬佩地叹了口气:“始皇帝是何等人物,在人界能统一六合八荒,在二星世界也能唯我独尊,可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始皇帝都拿徐福和其徐家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也是为什么始皇帝那么憎恨徐家的原因。”

“长见识了,不过如果始皇帝和徐福对上,他们谁会更强大一些?”

轩辕长鹤小声询问。

“这个还真不少说,但如果是赢家和徐家的对上,徐家必胜无疑。”

轩辕浩摸了摸胡子,笃定地说道:“徐福和始皇帝一个是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怪物,另个则是存在了两千多年的强大亡灵,乃是二星世界中人类最强者与亡灵最强者的代表,要是他们的真的打起来,没人知道谁会技高一筹,但别忘了徐家除了徐福之外还有个徐天地,若是徐福和徐天地父子联手,始皇帝一人不会有好下场。”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能够长生不死的徐家父子的确牛叉,难怪徐家能霸占蓬莱仙山这么多年一直没人能撼动,若不是发生了这场内乱,估计就算我们各大势力联合围攻,想要获胜也必然伤亡惨重。”

轩辕长鹤唏嘘不已。

“若是早知道蓬莱仙山上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而徐家一直在为维护二星世界的安危而奋斗,我绝对不会统一联盟伐徐,完全就是添乱啊!”

轩辕浩纠结地皱起眉头:“好在现在徐天地已经控场,徐家的这场内乱应该可以结束了。”

“所有徐家之人给我听好了,这次家族弟子叛乱,事出有因,我已经亲自出手惩治了管理不当的花字系四十九位高级武帝。”

徐天地站在徐家众人面前,面无表情地喊道:“今日之事,不以家法论处,只追究首恶的责任,现在放下武器投降者,我保证既往不咎。”

“老祖英明!我树子系成员乃是被其他派系裹挟着才与叛乱,我等愿意投降。”

听到徐天地的话,头脑灵活的徐树青第一时间表态,收起武器带着木字系的剩余人马走到血影卫的阵列前束手就擒。

“我们草字系的人也愿意投降。”

看到徐花铁等人战败,徐树青带人倒戈,原本还想坚持一下的徐草山也连忙跟着一起缴械投降,很清楚再挣扎下去不可能会有好下场。

转眼之间,四大派系的叛乱者就只剩下徐木然率领的木字系人马站在原地不安地四处打量。

就像一开始说的那样,这场叛乱不管结果如何,木字系的成员都不会有好下场,因为他们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还是叛乱的受罚者,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善终。

“你还想带着木字系的人员一条路走到黑吗?”

徐天地冷冷地看向徐木然。

“哼!从叛逆乱开始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徐木然提着长剑,满眼疯狂地喊道:“虽然你说暗中关照过我木字系弟子成为血影卫,但我木字系中的绝大多数成员都过着被歧视的非人生活。

就算我们投降,接下来血界限继需要鲜血的时候,也一样是我木字系弟子率先牺牲,与其像畜生一样等着被放血,还不如轰轰烈烈地战死。”

“今日牺牲的徐家弟子已经太多太多,各个派系牺牲者的鲜血足够血界限继支撑很久,短期之内不会有徐家弟子因此丧命。”

徐天地微微皱眉,平淡地介绍道:“虽然木字系成员从反叛开始就无恶不作,四处杀人放火,但我理解你们这些年的怨恨,所以在此承诺,只要你们肯投降,我保证不会为难活下来的人。”

“你,你真的既往不咎,也不会在用我木字系成员的鲜血提供能量?”

徐木然眉眼一跳,看了一眼身后木字系的弟子,动摇地问向徐天地。

“老祖不可啊!”

听到这话,没等徐天地再次开口,徐树青立刻焦急地喊道:“木字系的这些杂碎已经丧心病狂,他们叛乱之后肆意杀害徐家同族还糟蹋了无数其他派系的女眷,如果就这样放过他们,未免也太便宜了。”

“就是就是,绝对不能轻易放过这些恶贼,如果老祖您不忍心下手,晚辈愿意带人对付木字系的逆贼,就算不将他们杀光,也必须废掉他们所有人的修为。”

徐草山也跟着一起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