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城破之!

作者:临波倚浪书名:横明类别:历史穿越更新时间:19/07/04 09:01:13字数:16

虽然盾车是用坚硬的木料制作,外边裹上铁皮,再蒙上湿棉被,抵抗火铳、连环铳足够。

但是当面对的是大佛郎机,专门用来砸城墙的炮弹,那就不一样了。

约有五斤多的炮弹,超过音速的速度,携带者巨量动能,呼啸而来。

只要一炮,就将盾车砸成瘫痪。

两炮命中,便将里边的人基本杀死。

三炮击中,登时将其还原成为零件状态。

击中盾车的炮弹反弹出去,依旧能将旁边车内的人群砸个稀烂。

盾车原本就是为防备城头的擂木和箭矢以及火铳制作,从来不是为重炮尤其是重达五斤多弹丸的六磅炮设计。

盾车之后,建奴再也拿不出像样的东西,城头的火炮早就被明军扫的干净,上边更是令人都站不住……

清晨,当阳光出生时,炮打一夜的城墙再度出现在世人面前。

此刻,他哪里还有昨日威风赫赫的样子,早就是稀烂的不成模样,更有地方已然坍塌。

是时候了!

眼看着这道横亘在大明将士面前的吞人巨兽就要屈服,顶替贺世贤指挥的王宣已经红了眼。

此刻他脱掉甲胄,扯掉上身的衣袍,露出一副雄壮身躯,一脚踢开擂鼓的军士。

“你他娘的没吃饭么,起开,老子自己来!”

冲锋的时候到了,作为指挥官之一,他自然不能亲自冲锋,但是做一些必要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一把抢过鼓槌,随即运起力气,急若暴风骤雨的密集鼓点响彻战场,后发的军卒踏着鼓点朝着赫图阿拉冲去。

城墙被明军轰了几处缺口,缺口处堵满了女真悍卒,死战不退。

明军步营没有上来之前,这里半个人影都看不见,还以为都被炮火炸个半死。

没想到,明军刚要攻上来,他们就不知道从哪个缝里钻出来,守住这个要点。

此时再看其它部分,也有着修补的痕迹。

原来,女真人不是没有干活,只不过是躲在明军看不见的地方密切关注城墙。

稍有破损便将其补上,此处同样,其后正有人指挥女真兵士搬运杂物堵塞缺口。

原来!他们就没想过要退!

但,那又怎样,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花巧都不过是花架子!

即便是修好一处,其它地方也裂的不成样子。

城墙根本就站不住人了,如果说还算是城墙的话……

现在分明就是个土堆,就是这样,女真人依旧严防死守。

明军人数众多,并且携带便与近战的三眼铳,在它和迅雷弹连番轰击之后,已有明军将士登上部分完整的城头,与女真士兵接战。

城内,简陋的“皇宫”前广场正中,奴儿哈赤与黄太吉被亲兵围在中间。

黄太吉跪地抱着奴儿哈赤腿哭道,“父汗,弃城吧,再不弃城就来不及了。”

奴儿哈赤面色苍白,握在刀把上的手青筋暴起。

“天不佑大金!徒呼奈何!

幸好妇孺已经在后军保护之下出走,只要有她们在,女真就不会亡!”

“父汗,莫要……”

奴儿哈赤踹开黄太吉,怒道:“哭丧什么,我还没死,滚起来,准备弃城吧。

让他杜度他们几个掩护我,你带着人马向另一方向走!

记得,千万不要与我一道!”

杜度和阿敏两人与明军鏖战半日,损耗超过一半人手,镶黄旗和明军打个照面,便损失掉三分之一人马。

此刻城中,满打满算不超过两万四千能战之兵,其中还有不少伤号。

两万余人,若是和明军决战,显然不够。

此前两万多人出去,回来之人被炸的没了精神。

但是突围的话,却是够用。

“两万人你尽数带走,只给我余四千,靠着四千人,我也能冲出城去。”

奴儿哈赤说完,便将正黄镶黄的信物交给黄太吉。

眼下只有他的正白旗没有损耗,加上打残的正黄和镶黄,足够再起风云。

汇集完其他剩余的人马之后,将其他人物由东门遣散,奴儿哈赤亲自统帅残兵,便朝着西门冲去。

他要为黄太吉以及其他人们争取时间!

不过,刚出城门便遭到箭雨与迅雷弹攻击,那里明军正在冲锋!

直到留下数百多具尸体后,一众骑兵才堪堪冲出包围。

城遂破之!

李应祖看着远去的烟尘,回头问方书安,“就这样放他们走?”

方书安放下手中武器,“建奴此次已元气大伤,没有几年功夫休想恢复,况且,他们还有用处,我与经略商议的计划可缺不了他们。”

李应祖仍是不解,“奴儿哈赤乃当世枭雄,就怕他……”

方书安笑了笑,“李兄不用担心,我大明火器仍然有待进步,你瞧着,以后不管是草原上还是山林里这些异族,在我大明火器之下只会更加能歌善舞。”

李怀信命令搜寻整个赫图阿拉,伤重的女真残兵便直接了断。

事实上不用他说话,士兵们便自行执行着。

毕竟首级就是赏银,没人和银子过不去。

当然完好的俘虏不能杀,俘虏可比首级值钱。

建奴撤退匆忙,顶多拿走些细软,“皇宫”库里的金银根本没有时间搬走。

加上各种女真贵族的家产,整个赫图阿拉的收获抵扣完发行的国债绰绰有余。

但是,除了这些巨大收获,还有些令人怒发冲冠之事……

城北一排牲口棚里,堆满了汉人尸体,无需费力辨认,便是只瞧发饰就能认出来。

当中有被俘的士兵,有掳走的平民,也有不少老幼。

不管如何,都是死状凄惨。

就连尸山血海战过来的军卒也无不落泪。

李怀信听闻后赶到一看,饶是见识各种战场惨状的他仍旧痛苦的闭上双目。

“来人啊,将我大明子民仔细分辨,好生抬出来,着上我汉家衣衫,以我汉家礼仪,入土为安!”

命令一出,军卒们默默无声的执行着命令,都是汉家儿郎,他们百战仍有命在,同胞们却是难以入土。

此时辽东土地已经上冻,难以挖掘,但明军却硬生生挖出无数个深坑,用来下葬死去的同胞。

最后,仍旧不解气的李怀信命人在他们墓前将女真人的首级垒成京观,抚慰亡灵,并刻碑震慑四方。

魂兮归去!

既不能安葬故乡,便永镇大明土地吧!

用你们的鲜血,震慑着方圆数百里的宵小之辈。

让他们,再也不敢冒犯大明!

做完这些,李怀信下令,将赫图阿拉付之一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