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残酷考核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0/17 10:01:34字数:5480

踏入修行道以来,叶天发现自己出奇的适应这个世界。

不管是战斗还是修行,他都非常地得心应手,甚至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一些修行,他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只是真正去思考时,叶天却怎么也抓不住那丝灵感,有一些思绪就好像沉在了识海最深处,被牢牢地封印住了。

因此,叶天才迅速地在修行界中初步站稳了。

本来他还以为那个凶阵实在是名不副实,凶是够凶了,但好似并没让他有什么质的变化,因此他走出那凶阵后也没有什么狂喜之情。

但是现在,感受到那种无时无刻不是心如止水的状态,他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他觉得现在的状态出奇地好,从来没有这么一刻,他一无所惧,他热血澎湃,他踌躇满志。

关键是,现在的他有信心能够在月底考核成为记名弟子,这才是他最想要的。

回归的路上,叶天觉得一身轻松,似乎卸下了千斤重担,再也没有来时的举步维艰。

回到神阙峰后,叶天来到辛超的住宅,告诉他那些山贼已经铲除了。

对方见他气质沉静如水,浑身一尘不染,忍不住微微一笑道:“叶老弟不简单啊!五十个外门弟子能够如此干净利落地完成任务的可没几个。”

几日分析,叶天已经清楚他的优势其实很大,只是他不喜争斗,对于辛超的赞誉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什么开心的神色。

辛超见他闷闷不乐,脸色也有几分严肃,对他说道:“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不把所有的山贼全部连根拔起?”

听了这话,叶天身体一震,显然没料到他的心事被这嘻嘻哈哈的辛超一眼看透,他点了点头道:“还请先生赐教!”

辛超笑了笑道:“叶老弟啊,我年轻的时候和你差不多,也想着学了本事后除暴安良。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只要有人就有坏人,坏人是杀不净的,而我们这些修行人还有着更重要的敌人要对付。”

听了对方的回答,叶天似乎懂了一些,但是他对燃火观的做法还是不敢苟同。

接着,两人攀谈了一会,叶天像是无意间地说道:“都说我们观的圣女国色天香,不知辛先生可曾见过?”

辛超听了他的话一愣,然后疑惑回答道:“圣女?我们又不是北疆邪教,那里有什么圣女,你从那听说的?”

虽然早已经料到答案,但是叶天心中还是一阵失望,来到燃火观二十多天了,他实在担心陈蝶的安危。

他一边随口敷衍了一下辛超,一边告辞离去。

回到了住处后,他默默思索着。

说实话,对于辛超这位见闻广博又没有架子的外门主事,他还是有些敬意的,不然也不会称呼对方为“先生”。

只是可惜的是他们注定不是一路人,因此叶天无法和他交心,只能虚假应酬一番,这样做未免有点不够光明磊落,只是为了救出陈蝶,他也没办法。

后天就是考核之日,现在的他已经见过血,杀过人,脑海中的血书也是能量十足,这让他成为记名弟子的信心更加坚定。

一转眼,考核的日子已经到了。

五十几个人跟随那位名叫杜百仙的主事老人一起向着山顶攀爬上去。

山路崎岖,但是这位老人却是如履平地,丝毫不显得费力。

叶天一边不紧不慢地夹在队伍中央慢慢攀登着,一边观察其他人的情形。

修行者的实力到了一定境界就很难被杀死。

经验丰富的修行者都清楚如何杀死一个难缠的对手,那就是等待对方犯错,除非是实力碾压,否则这是你唯一可能杀死对方的办法就是抓住对方的破绽,然后一击致命。

这和凡世间的武人打斗很不一样,那些武夫可以以力压人,比你和他拼命,但是修行者气血绵长,几乎不会累不会走神,就算你表现完美,也很难一下子做掉敌人。

因此,从这方面来说叶天还是很吃亏的,他没有和修行者打斗的经验,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抓住对方一闪而逝的致命弱点。

但是,其实他并不怎么担心,但是看那些人投来的轻蔑和淡然的目光他就更心安了。

面具的作用可不是只是易容改面,连他的气息都变了,在那些人看来他不过是一个冲动易怒的毛头小子。

然而,叶天一直在耐心地观察他们,揣测每一个人的性情,假想他们可能会有的弱点,这些都是万物引气诀中附带的,不得不说他学得很快,当然超级感知帮了很大的忙。

他更清楚自己的位置,这是他的第一个优势,第二个优势就是他已经摸到了万物引灵心法的一些门道,因此不仅是灵力的量上占赢面,而且运用上他也是所有人的佼佼者。

叶天觉得只要尽可能发挥他的优势,拿到一个记名弟子的名额应该不难。

想着想着,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峰顶的一个小广场上。

杜百仙告诉他们耐心等着,等会会有人来负责他们的考核。

只是叶天总觉得他看他们的眼光中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好似来的那个人是什么凶神恶煞一样。

叶天底气十足,并没多想,只是仔细观察起他们所在的广场来。

整个广场占地甚广,看起来气势十足,广场中央有几个高台,看来就算他们的比斗之所。

虽然广场处在高山之巅,但是不知道燃火观的人在这里做了什么手脚,叶天丝毫没有觉得有气闷之感,也没觉得有一丝微风和寒冷,这让他对那些仙家神通更加向往。

叶天想到这么神奇的力量却偏偏掌握在恶人手中,真是可叹可惜,若是用之为善,一定会造福万民,他读书还不是为此吗?

在广场上等了一会,一个面色冷峻地中年人走了过来。

杜百仙对着他们笑了笑说道:“这是烽火堂的李门主,是负责此次考核的主事人,跟着他去吧。老夫在这预祝你们成功了。

先是瞪了一眼仍旧老神在在的杜百仙,李门主这才对着他们冷冷地说道:“你们跟我来!”

五十个人包括叶天没有一人发言,默默跟着独臂男人向着广场中央走去。

“我不关心你是如何做到的,我也不关心你能做什么,只要你是唯一那个站着的,那么无论你以前是谁,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你都会得到我们燃火观的庇护。”

到了那些高台前边,独臂的李门主马上说出了规矩,非常地简单以及野蛮,可以说是毫无规矩可言。

独臂男人随手乱指让他们两两比斗,很快就轮到了心情忐忑不安地叶天。

站在高台上,叶天看着天上的白云,等待着对手上台,一时间只觉得天是这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四周都静极了,似乎那些嘶喊声和打斗声是来自于另一个天地。

终于,叶天的对手上台了,是一个满脸惊喜的精瘦汉子。

对方似乎是很开心能够以他为对手,一副赢定了的样子。

叶天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很强,还是自己真的很弱,只是不断地用超级感知探测他,研究他,看穿他。

然后,独臂男人一声轻喝,战斗开始了。

几乎第一个呼吸间,精瘦汉子就扑向了叶天,像是一个豹子一样,双手直向着他柔软的脖颈攻来。

看着带着残忍和兴奋神情的对手,叶天心中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不想死。”

接着,叶天猛地挥出长剑,速度之快完全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他的反应不能说不快,稍稍一侧身就避开了叶天的长剑,想要继续进攻时,脸上显出了一个混杂惊讶,后悔以及叶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表情。

叶天甚至没有时间来擦拭长剑上的鲜血,第二场比试就开始了。

看着擂台另一侧那个跃跃欲试的壮汉,叶天叹了口气。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啊,到了这,叶天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无论是那个杀意十足的大汉,还是犹如庞然大物的燃火观都没有打算给他回头路。

事已至此,叶天只能做他该做的。

在那个壮汉嚎叫着向他冲来的时候,叶天握着利剑的右手更加用力了。

相比于那个野兽一样的壮汉,叶天倒是显得神态悠闲,对方全力出手,他却就那样站立着,倒不是他看不起对方。

而是,叶天不想先动手,而且对方在阵法中可是吃了很大的亏,他又有超级感知,因此他才打算以静制动。

只是很快他就为他的心软付出代价,在壮汉怪叫着,举起拳头砸向他的时候,叶天的眉心猛然刺痛起来。

虽然好像他轻轻一挥剑就能解决对方,但是叶天还是相信了他的感觉,将灵力瞬间加持到双腿然后飞速地跳了开去。

在他离开原地的一瞬间,只听“嗤啦”一声,一层黑色的液体自壮汉的衣袖中喷射而出,接着整个地面都腾起层层白雾。

叶天脸色发白地看着那被腐蚀的不成样子的地面,心中暗骂了一声:“该死的!大意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那个看似毫无心机的大块头,明白了他错在那里,生死争斗的时候心软了,任由对方占据主动,结果差点阴沟翻船,而是小看了敌人,他的伪装果然很能迷惑人,可是别人又何尝不是戴着面具在和他对话。

诚然,超级感知能够看出一个人的实力深浅,但是它永远看不透那些阴谋诡计,叶天立即决心以后不能太过依赖这超级感知。

而在他思考的同时,那个壮汉显然还没从被对方躲过这必中一击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还是在愣愣地看着叶天。

等到叶天抬头用明亮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对方这才清醒过来,咧嘴一笑道:“是我错了。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只会耍横的愣头青而已。不过,下一次——”

他话还没说完,就觉得眼前一花,叶天的手掌已经迅速切到了他的脖子上,灌注灵力的右手有着不可抵抗的力道。

这个熊一般的大块头立即砸倒在地,不过他的体质显然非比寻常,还是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叶天只能又给他来了一下狠的,对方无声地昏了过去,这表示叶天成功拿到了记名弟子的名额。

在对方倒下去的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胜者叶天。”

然后叶天觉得眼前的景物一阵变化,似乎重新回到了广场中。

其实,他一直都在广场中,只是心思全用在打斗上,以致于都以为他到了另一个世界。

第一个对手,那个精瘦汉子的实力比第二个强多了,他没有留手的可能,只是利用胜过对方一筹的灵力强行变招解决了他。

现在想来,其实他也是可以留手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他的情绪特别的暴虐,想也不想地就将对方杀死了。

他已经不介意杀人了,但是他害怕的是有什么东西控制他,他可不想当傀儡。

在叶天默默思索的时候,独臂男人走了过来,看了看地上一动不动的壮汉,然后对叶天冷冷说道:“为什么不杀了他?”

叶天抬起头随意地迎上了对方冷电一样的目光,很平静地说道:“因为没有必要。你说过,我只要是那个唯一站着就算赢,不一定非要杀人。”

独臂男人用奇异的目光看了看面色不变的叶天,用冷硬的声音说了一句:“幸运的小子,以后你就是烽火堂乙字旗下的一员。”

听了这话,叶天心中一喜,将心中的顾虑全部扔掉了,心中狂喊道:“陈虎,你看到了吗?我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很快我就会救出你的妹妹了,你安息吧。”

平静以后,叶天发现其他的人也完成了比斗,而这些胜利者却是一个活口都没留。

五十个外门弟子,活下来的却只有这七个人,让叶天怎么能不感叹。

血迹斑斑的五个得胜者也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几乎一尘不染的叶天,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杀死对手,也或者是好奇像叶天这样的人是怎么通过考核的。

可能在他们看来,想要修行就要够狠够无情。

叶天没有在意他们的目光,他现在沉浸在计划成功实施的喜悦中,而这些修士注定和他不是一路人,说不得以后还要拔剑相向。

不过,让叶天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五个通过考核者,正是先前他以为需要注意的那几个人,李清尘,陈力洪,贺一星,徐若火,任强一个无漏,全都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

如果是一般人可能是以为巧合,但是叶天敏锐地意识到了这背后的隐藏涵义。

看来这李门主也能看出他们之中那些最强,比斗不过是走过场证明他的推测,他对有潜力的弟子还是很在意的,并不想让他们消耗在内斗中,所以几个比较厉害的都没有互相对上。

所以,那些死了的不过是证明他们这些幸存者确实是值得栽培的牺牲品而已。

想到这,叶天为那些就这样死去的无辜者感到一阵悲哀,又愤怒于这个燃火观果然是邪门歪道,简直毫无人性可言。

叶天再次握紧了拳头,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化作了前进的动力。

六个站着的人和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在午后灿然的阳光下默然无声,一张张冷漠的脸都如岩石一般。

见到这情形,那个李门主撇了撇嘴道:“别以为你们杀掉几个草包了不起了。在我看来,你们不过是些大草包,和躺在那的没有任何区别,只是运气比较好罢了。”

他刚要继续说下去,一个清脆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他们可不是些大草包,他们厉害的很呢。”

这是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清脆稚嫩,表明声音的主人年龄绝对不大。

但是这个貌似无害的声音令叶天身体一震,急忙抬头向着李门主身后看去。

一个看上去最多十二三岁的少年慢慢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欢快的表情,用懒洋洋地戏谑的目光看着叶天他们。

虽然少年的目光轻描淡写,似乎像是邻家的儿郎一样,但是每一个和他目光对上的人都感到心中一凛,禁不住低下头去。

这些刚刚成为记名弟子的修士,无一不是手中沾过鲜血的,一个个都自以为心志坚韧无比,但是一见这少年却都如同老鼠见了猫,只看了一眼都吓得不敢再看,甚至连对方的服饰都没有看明白。

叶天也随着诸人低下头去。但是他的心却仍旧“砰砰”跳个不停,一时间连呼吸都有点困难起来。

这种情况在他没有获得灵力时才出现过,自从他有了灵力,他就像是无所不能,根本没有害怕和紧张的情绪,就连第一次出手击杀恶贼也不过是稍稍不适。

但是,现在叶天确实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似乎眼前这个皮肤白皙,外貌俊朗的少年是什么恶鬼巨兽一样。

他这样紧张不是没有原因的,一是这个少年的确很邪门;二是少年的声音他听过,甚至还知道他姓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