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妖娆魔女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0/14 17:01:31字数:5416

想到这叶天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带走陈蝶又是意欲为何?”

那少女见他发火也不恼,只是向他做了一个鬼脸,可爱至极,只是在叶天看来确实可恶万分。

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金师姐,我们快走吧,理他干什么。”

叶天听出这是一个年龄很小的少年在说话,心中忍不住一惊道:“明明没人啊,是谁在说话?”

不过,那少女听了少年的话像是很生气的样子,没好气地回答道:“要你管!我让你把看到的人都杀了,你偏偏不干。这不引来了那贱女人,害得本小姐辛苦断后

这一番话直把旁边的叶天听得目瞪口呆,心想道:“这女子竟然如此狠毒,真是一个魔女,蛇蝎美人。”

接着,他恨恨地想道:“这魔女和害死陈虎果然是一伙的,只是那看不见的少年是怎么回事,也是鬼怪吗?”

正想着,只见少女突然冲他嫣然一笑,接着身形一飘,人已经在叶天眼中消失。

叶天只觉得一股甜腻的幽香扑面而来,马上一个白皙无瑕的手掌出现在他的胸口,一股剧痛从那传来,然后天地开始激烈地旋转起来。

他倒下的一瞬间,耳边又听到少年飘忽的声音再次传来:“你这是何必呢,对付一个凡人用得着这么狠吗?快走吧,今晚我们要赶到山中村,还要早做准备呢。”

寂静的树林,叶天哀嚎不已,他的双手无意识地抓碎了一团团的枯叶,双脚在地面踢蹬出一个个小小的坑洞。

疼痛让他的身体就像潮水中的小舟马上就要四分五裂开来,只是他心中的愤怒比肉体的痛苦更盛。

“一定一定不会这么放过你们。”他心中恨恨地想着,本来已经压下的仇恨和怒火再次在胸中熊熊燃烧起来。

这时一直隐藏在他身体中的经书蓦地飞了出来,然后书页飞快地开始翻动起来。

突然醒转过来的叶天愣愣地看着半空中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经书,心中惊讶地想道:“这道德经不是已经被我毁掉了吗?这书怎么自己会动,还会发光啊?”

更让他诧异的是经书上原先黑色的字体,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一种触目惊心的血红色。

看着那一个个仿佛活过来一样的血红色的字体,他只感到一阵阵血腥气扑面而来,似乎来到了什么惨烈的战场。

感到那无边的杀气,叶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心想道:“这就是老神仙所说的辟邪符咒吗?怎么看起来比僵尸还要邪气凛然?”

正想着,那本血红的经书已经停止了翻动,呈现出一个半开半合的样子,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惊骇莫名,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

一道血红色的鬼手自书中蓦地伸出朝着他的胸口一捞,他只感到胸口一疼,一道黑气马上被血手抓向了经书。

惊疑不定的叶天只觉得黑气离体后浑身一轻,顿时舒爽起来,这才想到那难以忍受的疼痛已经消失了。

在他面带喜色地活动全身骨骼的时候,那本经书已经将黑气完全吞掉,一下子金光四射起来,就连那些诡异的血字也更加妖异血红,接着那本经书像是打了个饱嗝般合了起来,然后飞向他的胸口马上消失不见。

然后,叶天的脑海中突然多了一些信息:“哦,原来这血书是法宝啊。呃,还有吞噬万物之能,真是太厉害了。哈哈,魔女你们等着,我一定会给你们好看的,一定不会让你们伤害陈蝶的。”

马上,他想到了那两个妖人所说的“山中村”就急忙向着那个地方赶了过去。

几天后站在在谷一个口四处打量起来的叶天觉得眉心一阵刺痛,像是被阵扎到一样。

他像是知道了什么,连忙地藏在了一棵大树后边,然后小心地察看起四周来。

那是一条水桶般粗细的大蛇,正蜿蜒爬行在阴暗潮湿的树丛间,冰冷无情的眸子中射出让他心寒的目光。

叶天心中庆幸地想道:“还好有血书可以预知危险。不然,可怜的我这一路早就喂了野兽的肚子。”

进谷不久后,他看着那写着“山中”两字的石碑,忍不住激动地一挥手道:“终于找到了。”

衣衫破烂的叶天看着眼前小小的山村,回忆起在山林间的艰难度日的情形,恍有隔世之感。

他脚下迅疾地走进了这个山中村,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笑容,满以为村口那位独坐的人会对他打一个亲切的招呼。

谁知道等他走进了,那位中年男子还是默默地坐在太阳底下,一脸愁苦的样子。

在山林穿行了三天,再次见到人,他还是开心地打了个招呼道:“这位大叔,小生叶天有礼了。想问问你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还有如果不介意能否借宿一晚。”

那中年男子抬头看了看他无精打采地说道:“奇怪的事情没有。如果想借宿的话跟我来吧。”

说完,拒绝了叶天递过来的铜钱,领着他来到了一个小小的草屋前。

看着这个满是坟茔的草屋,要是以前他还会有所忌讳,但是现在却没有感到丝毫不适,看来最近的遭遇让他改变甚多。

路途上,他知道了中年人伤心悲痛的原因,在不久前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失踪了,尸骨无存,村里人都说是鬼怪作祟没人敢帮他,怎么能不让他绝望无奈。

安顿下来后,因为有许多事情要思考,直到半夜叶天还是独坐沉思。

突然他的眉心一疼,接着看到一道红色的雾气在眼前出现,一吸入这红色雾气后,他马上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一下子跌落在地上。

他心中想着:“真的有鬼怪!怎么最近如此之背,难道我要丧身于此?”

耳边只听到像是水流的声音,接着,是一阵“啪啪”的翻书声,之后整个屋子都寂然无声起来,他也昏了过去。

一阵冷风吹来,叶天悠悠醒来,先是悚然一惊,看了看全身上下,发现连衣衫都没破半点,这才放下心来,马上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腥臭。

他往地上一看,一下子被吓了一大跳。

一条大蛇正躺在那,上半身已经血肉模糊,头颅已经不知所在,下半身却是实实在在的蛇身,他马上反应过来:“就是这妖怪迷昏的我?”

看着地上的半截蛇尸,他喃喃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僵尸有了,魔女也有了,现在还有妖怪,要不我还是回家吧,就这样终老一生也不错啊。”

只是陈虎临死时竭尽全力一字一句让他照顾小妹的情形又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他在心中暗暗骂自己道:“叶天啊!叶天啊!你丢下朋友逃走也就罢了,那是无奈之举,但是现在却害怕去担当本该承担的责任,算什么谦谦君子。‘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这么多年的圣贤书都读狗肚子去了。”

叶天脸上的神情马上变得坚定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大踏步走出茅草屋。

屋外那个叫阿三的中年人正疑惑着看着他,他用手指着屋中的巨大的蛇尸说道:“就是那个东西害了你的妻子和儿女。”

阿三进去看了看,一会后红着眼出来,一下子跪倒在地对他说道:“恩公在上,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小的三拜。”

叶天怎么敢担如此大礼,急忙向前扶住了他,那阿三自然不从,执意磕完了三个头才算完。

磕完头后,阿三就去找来了村中的老族长和一众乡邻。

众人进到屋子看到那条大蛇,顿时议论纷纷起来:“就是这条蛇精祸害我们啊。哎,真是冤枉了阿三,还以为他做了坏事惹来神明报复,可怜人那。”

其中一个大汉也一拍大腿道:“早知道只是一条畜生在作怪,还害怕什么,几锄头下去就死了,说不什么也不能让它祸害了阿三老婆和儿子啊。”

另一人也附和道:“小七别说大话了,这么大的蛇,一尾巴抽过来你就死了。也不知道叶公子是怎么杀死的,也没见他带兵器。真是神人啊。”

那老族长也是一脸激动,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叶天道:“一看叶天公子就不是咱这样的肉体凡胎,将来是要做大官的,说不得还是天上文曲星下凡,有天兵天将庇佑,这妖孽还敢冲撞公子,哪有不死的道理。”

众人自然无不称是。

叶天将众人淳朴的感激话语听在耳里,脸上是很平静,心里却唯有苦笑,他知道必然是那神奇的血书救了他。

那血书虽然神奇,但可绝对不像是神明之属,他没那么好的命让神仙保佑,不然也不会碰上那僵尸了。

接着,有人问他这大蛇怎么处理。

他想了想,留着可能会引来麻烦,直接烧掉算了,众人都是点头称好。

这时候,叶天又想起若是这个妖怪有什么孩子什么的,岂不是糟糕了,就领着一众村壮来到外边,看到地上一路倒伏的枯草通到一个坟茔。

来到那个有个大洞的坟茔前,他对不解地看着他的村民说道:“把这个挖开看看不碍事吧?”

这时候,一众人也反应过来:“这就是那妖怪的老家啊。快看看里面有没有小妖怪,赶紧打死了事,还是叶公子事事想得周到。真是——怎么说来着——料事如神啊!”

其中一个人突然恍然道:“这不就是那谁谁老婆的坟头吗?难怪大家都说是她变成鬼来害人,是这么回事啊。”

众人恍然大悟。

接着,几个大汉开始顺着那个洞口挖起来,叶天看着那个洞口越挖越大,眼见就要到墓穴了,不由加紧提防起来。

挖着挖着,他突然发现刚刚还欢声笑语的几个大汉动作明显慢了下来,周围的几个人也个个噤若寒蝉的样子,其中一个胆小的一缩头道:“里面是不是还有妖怪啊?我的头皮怎么突然这么麻,身子就跟掉到水缸里一样。”

他的同伴虽然也满脸战战兢兢的样子,但是胆气要壮多了,都没好气地说道:“有叶公子在这怕什么,今天就拆了它的老巢,等会在把它做成烤肉。”

叶天见他们的神情不似作伪,但是他是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一时间也只以为他一身正气,自然不怕那妖怪遗留的鬼怪气息。

几个大汉手脚酥软,头皮发麻实在挖不动了,他也不以为意,亲自动手挖起来,就是众人看他的目光像是看什么盖世豪杰一样,让他觉得很汗颜,不过是挖个坑而已。

“轰隆”一声,他挖开了坟墓,看着墓穴中那空空如也的棺材,愣了一下,心想:“尸骸呢?”

恢复知觉的众人也感到奇怪,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最终大家都以为是被那大蛇吞吃了。

叶天想了一会,也觉得只有这个可能了。

接着他注意到棺材的角落里有一团青色的蛇兑,心中想着:“就是这东西让村民动弹不得吗?真是邪门啊。不过,怎么这蛇皮的颜色和屋子中的不太一样?”

这时候村子中一道火光冲天而起,诸人都是欢呼庆贺大蛇被烧掉了,叶天看着他们那朴实的笑脸,也是微微一笑,将蛇皮的事扔到了一边。

接下来,众人重新将挖出的土掩埋过去,又都是好好拜了一下坟墓的主人,算是有惊无险地结束了此行,只是明天说不得还要请几个和尚道士要给无端枉死几人好好超度一下,以防他们心中有怨回来祸害人。

第二天一早,叶天就在众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这个他注定难以忘记的小村。

宋阿三他们都说要给他立一个牌位,日夜念诵,为他祷祝平安,他苦劝不止,也为村民的淳朴感动,只能任他们去了。

虽然第全村人都热情地挽留他,他还是不敢停留,因为那个叫王小七听到叶天打听奇怪的事,告诉他前几天他看到一群很奇怪的人抬着一顶竹轿子经过,王小七吓了一跳以为碰上鬼怪赶集,当时就吓得掉到水里去了,事后大病一场,这才刚好。

因此,叶天急忙向着王小七说的方向追去。

村里的人对叶天匆匆离开都是不解,对他打听奇怪的事情更是不解,有说他是降妖伏魔的方士的,有说他是仗剑除害的大侠,更有说他是救苦救难的神仙的,总之他的身份成为了山中村村民的一个永远的谜。

山洞中,叶天静静地盘坐着。

他的心神都沉浸在脑海中静静悬浮的血书上,心中想道:“原来这血书只有六页啊。每一页都有一个字,每一个字都能给我无穷的好处,但是需要吞噬能量才能开启,越到下一页需要的能量越多,需要吞噬的东西也越强大。”

因为吞噬了大蛇的血肉,现在叶天已经打开血书的第一页,上面的内容也不是道

不过血书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吞噬,如果是能量必须是无人控制的,而生灵必须要比他弱小才行。

那条蛇妖也是倒霉,它的前身是一条毒蛇,习惯上喷出毒气才吃人,但是内丹之毒一旦放出,它就会变得很虚弱,如果它直接大嘴一吞,死得绝对是叶天,它死的可谓是很冤枉。

现在的他虽然身在一个小洞中,但是洞外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他只要听到一声虫鸣,脑中立即就能勾勒出小虫的体型,大小,位置以及对他有没有威胁,好像黑夜和障碍已经不能阻挡他的视线了,他能三百六十度“看”到方圆两丈之地的一切。

这就是那个“念”字带来的能力了。

随着血书吞噬能量越来越多,如果一直不使用字中的能量,血字会由浅红变成赤红,然后是鲜红,最后是深红,深红之后就能积攒开启下一页的能量了。

感受着血书带来的惊喜,叶天心中想道:“仅仅第一页的最初阶段就有如此能力,如果多开启几页,那么报仇和救人就不是梦了,即使那魔女再神通广大也敌不过血书的神奇。”

正想着,一个轻柔的几乎听不到的脚步声传来,叶天几乎一下子就屏住了呼吸。

在他的神奇感知下,他一下子就确定来人就是当日那个全身艳红的魔女。

不过,他可不会傻地去打招呼,这个魔女心狠手毒,他现在还不能驱使血书御敌,贸然出去,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叶天屏气凝神,准备听听两人说什么。

正小心戒备时,只听那个红衣魔女突然停下脚步,用清脆地声音开口了:“何师弟,真奇怪哎!我们明明追到了这里,怎么突然没有那呆子的行迹。”

听到“呆子”两字,叶天心中一紧。

一个有些冰冷的声音响起了:“我怎么知道?他一个傻瓜书生不可能破坏我们的计划啊。”

听了何师弟的话,那魔女火气更大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按你所说辛苦驱赶蛇妖到那山中村结果白费功夫,那疯女人还是追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