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针对无用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0/13 17:01:44字数:5325

和林行云不一样,洪敬天是真正的强者。

更何况这家伙可能还有魔气作为底牌,不可不防。

“既然这样你就来试试吧。真以为你们在这里做的事天衣无缝,一旦暴露你们在仙鸣道院都没有立足之地。”

叶天毫无畏惧,针锋相对地硬撼洪敬天那暗藏的恐怖杀意。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说话间,洪敬天一步他踏出:“镇!”

玄妙仙法骤然爆发。

叶天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忽然间变得僵硬起来。

受这道仙法之力的影响,他感觉自己的莲花步连三成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这样,叶天就陷入了十分被动的局面。

叶天和洪敬天刚一交手,就陷入危局。

不过对此,叶天早有预料。

面对这不利的局势,他神色一冷,大喝一声:“既然躲不开了,那就不用躲了,劫雷拳!”

恐怖的拳力犹如暴风骤雨一样袭向洪敬天。

大成境界的劫雷拳,不但凌厉狂暴到了极点,而且连绵不绝。

那蕴含强烈电流的拳力只要碰到一点点,就能让敌人的动作缓慢,然后叶天就能打出致命一击。

然而,面对这恐怖的拳力,洪敬天顺手拿出一块鲤鱼玉佩。

接着,叶天那雷电仙元就被玉佩吸收过去。

没有了雷电之力的干扰,洪敬天轻松避开了这一拳,并且顺势向着叶天全力出招。

“别把我和那些没有脑子的家伙相提并论,我不但有无敌的实力,还有超越你这个杂碎的智慧。你的每一招仙法,我都有化解的手段。不管是修为、实力、仙法、经验你都比不上我,你拿什么和我斗。”

此时此刻,洪敬天意气风发、胜券在握。

因为叶天有一定的战绩,对于这个新晋内宗弟子,洪敬天也是稍微注意了一下。

然后有飞羽军支持,他轻易得到了可以克制叶天的手段。

因此,他自以为立于不败之地。

一拳无效后,叶天马上受到反击。

一下子,他就处在极为不利的局面。

因为没办法用劫雷拳压制对方,叶天顿受重创。

危机时刻,他全力展开身形,同时运用仙元防御。

“不错啊。受我一击还没有倒下,你果然有点本事。”洪敬天不屑一笑:“不过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我还有你无法抵挡的底牌没有用出来。不过你也看不到了。你这个小杂种太小看了道尊,没有道尊修为,真以为自己算是真正的内宗弟子了?”

“我从来没有小瞧过道尊。”叶天陡然施展身法,再次躲开了洪敬天的一击。

对于任何道尊,他都不会小瞧。

毕竟这些人基本上都有一手差不多投入了一生的强大仙法。

这样的修士,任何小瞧的人都会吃个大亏。

叶天知道自己的弱点所在,也知道自己的经验和修行时间都不太够。

“你死定了!现在的你根本施展不出仙法。”对于莲花步这门仙法,洪敬天自己也曾经修行过。

虽然,他没有将这门仙法修行到大成境界,不过洪敬天的眼力和反应都是能跟上这门仙法的。

而且,更别提,他还有仙法减慢了叶天的动作。

在洪敬天看来,叶天使用莲花步躲避攻击就是坐以待毙。

因为以叶天的修为,根本不可能连续使用莲花步,施展了莲花步,对方只能闭目等死。

想到这里,洪敬天没有任何防备地直接向着叶天的要害处攻去。

这一下,他就准备彻底了解叶天的性命。

“确实我现在无力施展任何仙法,不过你算漏了一样,所以死的人是你。”叶天目光一凝。

一道锋锐无比的剑光从他的识海中飞出。

剑光直接斩在了洪敬天的脖颈之上。

道尊一重天的仙元防御犹如虚设,压根起不到丝毫防御的作用。

“不……不好,我必须用魔气恢复。”洪敬天捂着自己的伤口,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力量。

此时此刻,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同时大量恐怖而又强大的魔气开始涌到洪敬天的伤口。

感受到自己的伤势在慢慢恢复,他先是一喜,接着化为了彻底的绝望。

在接触到那道剑意残留后,所有的魔气尽数消散,洪敬天最后的希望也就此断绝,他的意识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既然你的底牌很强,那就让你无法用出底牌。既然你喜欢算计,那就超越你的算计。你的死因就是这样。”叶天看也不看死不瞑目的洪敬天径直走进了神魔祖墓。

剑意纯粹而又强大,这种迅捷极致的招式最适合斩杀所有修士,包括恢复力惊人的魔道修士。

一旦中招,除非将剑意彻底清除,否则就连魔气也无法挽救魔道修士的性命。

而且剑意施展起来无比快捷,平常的修士根本反应不过来。

通过这次战斗,叶天不断熟悉了自己的实力,对于自己新的底牌,也就是那道至强剑意有了更加充分的了解。

现在,他已经能够本能地操纵这道剑意。

只是因为叶天在剑道上的修行受到境界限制,所以他无法自如地运用那道剑意。

实际上,刚刚叶天打出的剑气,虽然速度和威力都有,不过很明显不够灵动。

这种应变不够的招式本应该被洪敬天轻易躲过。

不过这些人被魔气蚕食了神智,就算他们能够暂时压制魔气,让魔气无法直接夺取他们的意志,不过他们无法避免被魔气影响神智和心志。

结果,洪敬天警惕不够,就那么直接中招了。

道尊境修士战斗时,因为彼此都有仙元加强仙法的威力,所以身体很脆弱,双方其实都没有太多犯错的余地,一个不好就会栽个大跟头。

更何况,面对叶天这种超出常规的修士,洪敬天是不能有任何大意的。

除掉这个洪敬天,等于是砍掉了洪飞羽的一条手臂,叶天心中又是畅快了一分。

血幽谷中,叶天来到了第五块五德圣碑前。

很快,他继续看起碑文。

“果然之前没有悟透碑文的所有奥秘,是因为我的境界不够。”这一次,叶天发现自己在看过碑文后,脑海中已经有了碑文的具体内容。

只是这些文字仍旧没有具体含义。

只是叶天能够意识到碑文中有了新的奥秘,不过暂时他无法真正领会其中的玄机。

这一次的传承,即使他用上了虚空造化图还是没有参悟出那与神魔祖墓相关的线索到底是什么。

叶天明白这次的谜团需要沉下心来才能参悟。

思考了一会,他没有继续观看碑文,而是开始回想。

叶天先是将第五圣碑的内容回想了一遍,然记住了上边的怪异文字。

然后,他发现这些文字确实在慢慢地从他的记忆中消失。

这个过程就像是写在白纸上的字慢慢褪色一样,如果不是叶天预先有了准备,然后小心观察,可能还真发现不了。

思考了一会,叶天将三幅圣碑的文字综合起来开始慢慢参悟。

距离洪飞羽发现自己的潜入应该还有几天时间,他也不是很着急。

不过安全起见叶天,还是选择走出神魔祖墓,选择在距离禁地入口不远的地方进行修行参悟。

这样叶天能够随时注意到外边的情况。

而且,一旦他忘记了那些文字,他能够马上重新观看圣碑将其回忆起来。

一连几次后,叶天忽然间像是领悟了什么。

灵光一闪之后,在他的脑海中突兀地多出了一道名为“归元心印”的至强功法。

在稍稍了解了一下这么功法,叶天就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

果然这门功法威能无限,正如他想的那样,可以镇压魔气和其他各种能量。

只是,叶天手中的只是归元心印的残篇,所以只能暂时压制各种能量,而没办法真正将各种异种能量化为己用。

不过由此,他也具有了一门可以化解敌人杀招的强大底牌。

但凭这一点,这门功法的价值就无从估量。

叶天之前猜测这门功法的重要程度仅次于虚空造化图和金身不朽功两大神功的想法果然是正确的。

而且完整版的归元心印,威能更加惊人,妥妥的天阶功法。

可以说如果有了完整的归元心印,叶天不但能够无视敌人的仙法,还能拥有无穷的仙元,他的实力一定会提升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

简单说,修士的灵气能够转化各种性质的能量,不过反过来呢。

自然界的光线、热能以及雷电火焰能不能化为修士的灵气。

本来,这是一个无法实现的过程。

因为修士的灵气具有很强的发散性,所以低境界的修士无法做到灵气外放。

这种发散性决定了想要简单地凝聚灵气是不可能的,除非加入了更高级的能量。

不过,归元心印某种意义上打破了这个规则。

因为看不到第五块圣碑的碑文,所以叶天不知道完整归元心印的内容,他也就无法推测归元心印到底是怎么逆转自然能量化为灵气的。

在得到了归元心印后,叶天也参悟到了前往神魔祖墓的办法,那就是转世重修,以神魂之体前往那方世界。

这是因为,那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实在太强了,肉身根本无法突破空间屏障,他只能作为一个婴儿降生。

甚至连现在的记忆都得隐藏起来,等到合适的契机才能觉醒。

只有这样,叶天才能瞒过那方世界的天机,彻底融入那方世界。

那个世界不比其他世界,天道规则和天道意至强的可怕。

仙源大世界代表着造化之力的极致,而虚空是虚空之力的极限。

这神魔祖墓就是虚空造化道的体现,这天地规则不能不强吗?

了解到归元心印的作用后,莲灯中将奉开口了:“叶天你想好了?为了彻底融进那个世界,你需要蒙蔽自己的神识,放弃所有的力量修行,只留本心本性前往。若是你不能堪破胎中之迷,等于是前功尽弃,白白浪费了一身修为,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当然!我可不甘心眼看着妖魔肆虐而无能为力。”要是多年的苦修和积累,到最后连记忆都不能唤醒,那叶天也无话可说。

“去吧!只要你本心不失,必有光芒无限的一天,那个世界并不安全,你要多加小心。”将奉也是修士,自然清楚修士到底该如何取舍。

这一次,叶天是彻彻底底的转世重生,连记忆和神魂都不能一下子带过去,更不用说其他东西了,因此将奉前辈是无法到达那个世界的。

“修行路上多谢相伴。再次重逢之日,就是我叶天成就大道,镇压万魔之时。”深吸一口气后,叶天毫不犹豫地运转起那门归元心印。

很快,他的神魂开始飞越了仙源大世界和虚空世界,来到了一处奇异的世界。

再强大吸力的作用下,叶天化为了一个婴儿降生在一个神奇的世界。

时值初秋,凉风习习,树叶泛黄,黑云蔽日,松山涧的乱石林中,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通玄,此地并无鬼魅出没,看来你要败兴而归了。徐先生说你‘年少志奇,好鬼神怪谈!’,还为你取了‘通玄’这个表字,真的是目光如炬啊。”

说完,这个身材魁梧的少年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凛冽的凉风中此人怡然不惧,真有一番名士风采。

面容清癯的叶天微微一笑道:“玉昆兄,神怪可不是虚无缥缈,通玄不才曾亲身经历过。”

“哦!”魁梧少年剑眉一挑道:“愿闻其详!”

叶天悠悠说起往事:“小时候,通玄我曾在石滩上拾得金戒子一枚。一位风骨出尘的老道士突然出现,言我根骨不凡,必有来历,有修行出世之基,未来道途可期,然后还用一本奇书换走了戒子。”

魁梧少年一脸不相信地说道:“竟有此事!如今奇书何在?”

叶天郑重其事地对同窗好友说道:“片刻不从离身,游学以来日夜诵读。”一边说,他一边从宽大的衣袖中掏出一本古书递给魁梧少年。

魁梧少年满脸好奇地接过那本淡蓝色的经书翻看道:“焚血燃神量天经?用的竟是岐山古篆,少见啊!”

接着,他哈哈大笑起来:“通玄贤弟还是太天真了,里面内容明明就是道德经。挂羊头卖狗肉,不过于此。通玄让人骗的好惨。”

说完,他不屑地将那本经书还给了叶天。

叶天接过经书面色淡然地说道:“奇书是假,只是那道人言谈举止颇有奇特之处,我始终相信世间真有玄奇之士。因此,我自小对这些鬼怪之说特别感兴趣。”

听了这话,魁梧少年脸色一正道:“世间那会真有鬼怪。都说此地有山精野怪出没,可是你我在此等待多时,鬼怪何在?”

说罢,他又回过头向着密林深处边走边喊道:“山阴学子陈虎陈玉昆在此,鬼怪何在?鬼怪何在?有胆出来一见!”

叶天微微一笑心想道:“玉昆兄还是如此洒脱不群。我还是由他去吧。”

看着陈虎进入树林消失不见,他回过头继续看向那片断崖。

只见十几丈的崖下藤萝密布,刚刚陈虎的“人跃下不伤”之言看来也是颇有道理,正想着,忽然觉得背后有轻微动静,叶天还以为是陈虎回来了,回头轻笑道:“找到鬼怪了吗?”

话一说完,他的脖子马上僵住了,就这样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似人非人的怪物。

来人身上只挂了几片勉强看出颜色的衣衫碎片,浑身血迹斑斑,并有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真正让叶天骇然地是怪人不断翻动眼睑向他看来,但是他的眼眶里的眼珠却是一片死灰,就像是死鱼的眼珠一样。

再看到那突出的獠牙和尖长的带血的指甲,尽管是青天白日,叶天还是感到脊背一寒,心中一片冰寒,心中惊骇地想道:“这到底是人是鬼?”

这个鬼怪和叶天心目中的野狐怨女差得太远,忍不住惊呼出声。

那怪物立即闻声而动,向着他扑了过来。

眼见那凶神恶煞一般的凶物向他扑来,叶天一下子慌神了,向旁边一闪,然后跌落到草丛中,只觉鼻中一片腥臭,左臂一凉一疼似乎被什么划中,接着脑袋重重磕在石头上,一下子头昏眼花起来。

这时,陈虎的怒吼声传到了他的耳中:“兀那疯子,怎敢伤我叶贤弟?”

边说,身材魁梧的陈虎就大步流星地走向那正要对叶天下毒手的怪物,陈虎和对方一照面,立即浑身打了个机灵,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叶天心中一急,嘴中喊道:“玉昆,小心。这人——”

话一说完,他就愣住了,那怪物速度实在太快,陈虎一拳没有砸到怪物反被怪物扑到身上一口咬到了脖子。

眼看着这撕心裂肺的一幕,叶天不由得目呲尽裂,大喊了一声然后挣扎站起想去扶住陈虎。

脖子汩汩流血的陈虎一脸平静地举起拳头把怪物砸倒在地,然后向着起身的叶天笑了笑道:“通玄,我错了,世间确实有鬼怪。我不能和你继续游学天下了,小妹陈蝶就托你多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