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突然灭口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0/12 10:01:55字数:5765

就算对方拳法仙法能够不断累积威力,不过这还在自己的承受之内。

顾狞一眼就能看出,这门拳法对使用者有极高的要求,甚至还会对使用者造成很大伤害。

四拳之后,叶天的皮肤已经开裂,隐隐有血液流出。

这样的伤势对方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就算是天尊后期大圆满境界,叶天也一定出不了几拳。

既然胜券在握,顾狞乐得等到叶天自己玩死自己。

只是很快,他就惊愕地发现尽管叶天伤势一再加重,不过对方就好像一个战神一样,就是不倒下的战神!

甚至对方的伤势越重,精神反而越好,战力也是越发强悍,再加上那好像永远用不完的体力。

“就算这小子是个铁人,也该累趴下了,为什么他还能继续出拳?”

顾漫一脸震惊地看着快要变成血人的叶天。

这小子到底修行的是什么功法,竟然有如此妖孽的体力筋骨,难道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不成?

“不好,这拳力到达我能承受的极限。”吃了一惊的顾狞一下子被打倒在地。

只是倒地的瞬间,他脸上没有什么惊慌之情,反而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接着,他全身绽放出道道妖异的黑色符纹,一股恐怖的妖魔之气弥漫了四周。

砰砰砰,砰砰砰!

叶天连出十拳。

劫雷拳的反噬,加上他毫不退避承受了对方数十次的拳打脚踢!

叶天自己也好受,说是伤痕累累也不为过。

只是,因为身体中的旺盛生命力,他的战力丝毫不减,甚至还有加强的趋势。

终于!

叶天的劫雷拳到达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一拳打出,虎虎生风,天地破碎,叶天只觉得这一拳打得是前所未有的畅快,就连埋藏在最深处的凶性和力量都被挖掘出来。

他右臂一伸一砸,直接把顾狞砸倒在地。

不过,叶天没有继续上前痛击顾漫,而是身形一闪离开原地。

“能够躲过我一击,叶天你很好。嗷嗷嗷嗷!”全身布满黑色魔纹的顾狞双眼充血发出了不似人类的吼叫。

接着,他继续向着叶天猛冲而去。

“莲影步!”

叶天反应很快,在对方双肩一动的时候,立即闪身退去。

他的眼力和感知极为敏锐。

早在顾狞倒地时,叶天就察觉到对方的气息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会变成这副鬼不鬼人不人的样子。

只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状态的顾狞力量和速度都有了大幅度的增长,再加上修为的优势,叶天根本不敢和对方硬拼。

因为,现在的他状态很差。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天连对方普通的招式都接不下。

所以,他只能选择躲避敌人的攻势。

“怎么了?你不是很喜欢正面拼杀吗?来和我正面作战啊。”顾狞一脸嚣林,双眼的兽性渐渐占据主导地位。

同时,他身上的魔纹也变得魔气丛生,令人心悸不已。

听了对方的挑衅话语,叶天不但没有一点想和对方硬拼的想法,他甚至想来个溜之大吉。

“死吧!死吧!”

状若疯狂的顾狞猛地对着四处躲闪的叶天打去。

一招之下,连空气都扭曲起来,叶天用莲影步制造的残影立即被打为碎片。

没有击中敌人的顾狞变得更加疯狂。

一脸怒意、魔气缠身的鬼蛮宗修士开始肆意地宣泄着怒火。

一招招消融一切的仙法急速地向着叶天打去。

极致的毁灭、纯粹的杀意、恐怖的破坏力,这就是顾狞的仙法。

简单直接,却是恐怖非常。

就算叶天能用强悍体魄硬接对方的普通招式,不过他绝对不想正面对上这样的仙法。

被这样的招式打中,就算是叶天可能也会承受不住。

他的身形开始从四面八方出现。

虽然叶天只有一人,不过借助莲花步他硬生生地制造了数十个幻影。

本体和幻影互相掩护,短短的时间,叶天就和敌人交手了十几次。

只是说是交手了几十次,但其实只是他单方面地被打了十几次。

这个顾狞实在是太不正常了,仙法像是不要钱地一样用出来。

这个家伙似乎不需要耗费仙元和体力就能施展仙法。

而且,顾狞的出招速度明显比之前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如果刚刚对方有这样的实力,叶天绝对不可能和顾狞硬拼这么久。

身形闪烁间,他的身体再次遁入虚空。

然后,他一脸平静地看着对自己的残影拼命轰砸的顾狞。

这样的敌人真是棘手啊,这个顾狞力量、速度以及各方面实力都在飞速增长。

叶天应付起来也是越来越艰难。

甚至施展莲影步奥义时,他都不敢掉以轻心。

所谓的遁入虚空,也只是隐去身形、消去气息、隔绝声音,看上去像是从这个世界离开了。

不过归根结底,叶天还是存在于这个世界。

他只是变得几乎不可能被察觉到,并不是说真正的无敌。

在这个状态下,叶天还是会受伤会流血。

因此,就算是遁入虚空,他也不敢大意。

原因就是这个顾狞实在是太奇怪了,对方整个人都给叶天一种极为不妙的气息。

就算没有那些诡异邪恶的魔气,他也不会放松就是了。

“找到你了,死!”随着一声怒吼,顾狞的身形眨眼即到。

在对方的声音没有传来之时,那股足以毁灭万物的恐怖仙法就打了过来。

叶天在对方的杀意传来时,已经有所察觉。

因此,他及时作出了反应。

施展了莲影步的叶天在速度上也是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这样,他的后背还是被顾漫的仙法擦到。

仅仅只是擦到一点,叶天就感到后背火辣辣地疼。

同时,他的左臂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如果是普通修士,就这一下,整个身体应该被撕开,手臂绝对是保不住的。

只是,叶天的肉身照实强悍。

他的身体飞速闪动。

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叶天后背和手臂的伤口开始恢复。

这里,他心中真的感谢风堂给他提供了万兽血凝丹。

要不是这枚极品丹药给叶天提供了大量药力和精纯的生命精华,现在的他根本无力恢复伤势。

毕竟,金身不朽功的恢复也是需要能量和时间的。

现在的他大敌当前,可没有办法慢慢恢复伤势。

击杀了一个实力比顾狞还强的天尊,叶天竟然感到还没有到达极限。

要知道,现在他手臂和后背的伤势没有完全恢复。

只能说大成境界的劫雷拳实在太强了。

几个回合后,叶天就依靠超人的体魄拿下了顾狞,逼问道:“告诉我有关神魔祖墓的一切!”

“现在的你很强,可是你离着进入神魔祖墓的标准还差了很远。那个地方……”说到这里,一道强横的力量忽然爆发开来,直接搅碎了顾狞的头颅。

叶天知道这是禁制。

洪飞羽提前在顾狞的大脑中设下了禁制,然后当顾狞想要泄露情报时,就会忽然爆发取其性命。

这洪飞羽当真是心狠手辣到了极点。

经此一战,叶天对道尊境的战斗更加熟悉。

心里面,他默默地盘算了一些自己的不足之处。

叶天估计下一步,洪敬天一定会亲自出手来对付自己。

对方是不会让自己继续成长的。

所以,叶天必须弄清楚自己的缺陷,然后进行弥补。

第一,实战经验还是太少,面对顾狞时没有很好地掌握战斗节奏,被对方一击重伤。

自己拥有仙元之后,就打了几个道尊境的修士。

战斗次数太少,论战斗经验怎么比得上林行坚、顾狞那种晋升天尊很久的修士,比起洪敬天那种千锤百炼、杀人如麻的真正强者就更加不足了。

第二,自己的境界,比不上那些飞羽卫,不要说洪敬天,林行坚的境界也比自己的境界高。

第三,仙法和仙元积累上他也不占优势。

虽然金身不朽功和虚空造化图是至高功法,不过叶天修行时间太短。

而且这两门功法都是境界越强越厉害,比起洪敬天那种修士,他压箱底的绝学还是太少了一点。

另外,叶天担心洪敬天也掌握了魔气。

要知道,洪敬天的意志和器量以及境界都比林行坚强上太多。

对方如果掌握魔气,那实力势必会提升到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看来要尽快弄清楚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掌控魔气的?

虽然叶天自己不会去修炼这种后患无穷的法门,不过只要了解了其中的各种细节。

他才能加以针对。

战斗时,叶天才会有更大的胜算。

“我到底忽略了什么?”房间中,叶天正在冥思苦想。

书桌之上,他正摊开一张帛纸打算书写什么。

可是半天过去了,叶天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写出来。

叶天这是在回忆血幽谷圣碑之上的碑文。

只是,明明他能准确地把握到那些意象,不过就是无法回忆起那些玄妙文字的具体样子。

叶天想得很明白,顾狞突然被灭口,是因为对方触及了核心机密。

只有真正犯了洪飞羽的忌讳,隐藏在对方体内的杀招才会被触发。

如果是别的修士,可能真的会一头雾水。

即使心里面明白林行坚那几句话中蕴含了事情的关键,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他们没见过神魔祖墓中的圣碑,就是想要参透其中的隐秘也是无从下手。

叶天不一样,他清楚地看到过哪些碑文。

他知道顾狞提到的圣碑和碑文到底代表了什么,也知道五德圣地、血幽谷禁地、神魔祖墓都是传承之地,和血天帝以及鸿蒙至尊有关。

五德圣碑就是路标一样的事物,同时还是承载传承的宝物。

比如,叶天曾经还从那些碑文中领悟了玄之又玄的莲花步以及最后一块圣碑的所在。

只是最后的两道感悟,他至今还是无法参透。

叶天猜测洪飞羽一定是从那些碑文中发现了其他秘密。

除了可以参悟出莲花步,这些碑文还有其他作用,并且关系到了神魔祖墓。

只是,叶天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事情的关键之处。

而且不管他如何回想,就是无法记起那些碑文的样子。

倒是那些意象,因为虚空造化图的原因,叶天记得清清楚楚。

平复了一下焦躁的心情,叶天开始慢慢思考起来。

首先,叶天要理清楚的是,为什么洪飞羽要将这种力量分给别人。

这个答案也很明显,那就是就算是洪飞羽也无法自如地掌控这种力量。

其次,洪飞羽这种狡诈小人,肯定不会做这种白白让别人强大的事。

即使这种变强的方式后患无穷,洪飞羽也不会轻易送出这种力量。

叶天隐隐明白可能这和神魔祖墓那恐怖存在有关。

只是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他一时间也没有想不明白。

叶天觉得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前往神魔祖墓探索一番。

鸿蒙大帝的传承必须要修行到极致。

那个地方等于是一个新的世界,广袤无比,资源丰富,叶天想要进去想必是十分困难的。

既然这样,他就只能小心行事。

叶天打算先过去察看一番,然后见机行事。

不过在此之前,他决定先打磨一下身体。

即使现在叶天的体魄以及强悍无比,这样的体魄连道尊境的修士都能挑战一番,不过却远远没有到达金身不朽功能够到达的极限。

叶天感觉自己的肉身修为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既然这样,他就需要一处合适的练功地点。

想到这里,叶天就来到了风堂。

“你想出找一处可以淬炼身体的练习场?”听了叶天的问题,银须老人扶了扶长须沉吟了一下道:“我倒是知道一处合适的地方。作为风堂执事我正好有权利让你进入,拿三百内宗贡献来吧。”

“劳烦王执事了。”叶天恭敬地递上了自己的身份令牌。

这就是自家执事的好处了,可以免费咨询修行的一些小问题。

而且不用害怕会被坑。

虽然三百内宗贡献,就算是叶天也需要耗费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攒齐。

不过,这些贡献他心甘情愿地就交了出来。

半天后,叶天拿着通行令牌来到了一处气度不凡的山谷之前。

在检查了他的令牌后,两个剑堂高手就放叶天进入山谷中。

按照风堂那位王执事的指点,叶天很快就来到两座山峰间的那处山谷。

这个地方就是剑堂弟子的绝佳修炼地点,也是仙鸣道院的禁地之一。

同时进入这里,修行者不但要历经万般痛苦,还有一定的危险。

所以就算是剑堂弟子,也不会经常到这里修行,除非是那些一心求道或者别无选择之人才会来到这里。

叶天是两方面都有。

他的仇人和敌人无比强大。

想要大道,叶天必须付出千百倍的努力才行。

当然,他也是一个追求巅峰之境的修士。

叶天下定了决心!往日的那一幕不会出现,他再也不会让人掌控自己的命运,再也不会让人决定他的生死。

总有一天,叶天会反过来掌控那对狗男女的生死,让他们尝尝自己曾经经受过的绝望和无力,到底是何种滋味。

思考中,他已经来到了这处名为剑谷的禁地边缘。

叶天也注意到画在地上的那条鲜红色的警戒线。

同时,在他面前还矗立着一座圣碑,上面赫然是八个大字:“剑谷禁地越线者死。”

八个大字赤红如血,杀意满溢,如同最锋利的宝剑,放射出道道冰寒的气息。

明明是相隔不远的地方,不过线外的世界阳光明媚,充满希望,

红线里面的世界却是不见天日,冰寒无比,比隆冬季节还要冰冷。

只是稍微接触到剑谷中传递出来的气息,叶天就感到彻骨生寒,像是被什么致命的东西给锁定了,连生命都要保不住。

“这样很好。我正要通过实战,大量的实战,来锻炼自己的勇气和经验!这处禁地确实非常适合我的修行。”对于这危险的剑谷,叶天却是非常满意。

毕竟他还封存着无匹的剑道,探索剑谷有助于提高他的剑道。

不过以叶天的剑道修为,恐怕最终只能得到一点参考,不可能有什么飞跃式的提升。

他一咬牙,带着一股凌厉狠绝的气势坚定无比地走进了剑谷之中。

刚刚进入剑谷的一瞬间,叶天就感到全身一愣。

接着大量的剑光向着他齐射而来。

寒光四射间,叶天只觉得身体各处都是感知到了致命的威胁。

普通天尊恐怕入谷的一瞬间就会被乱剑穿心而死。

剑谷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只是这样不够,对叶天来说,这点压力根本不够。

他知道自己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修为不足。

只有不断和顶级的强者交手,他才能可能晋升为更高层次。

叶天不满足于慢慢提升境界,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不断地生死搏杀中得到迅速提升。

正好这禁地之中有历代剑客的绝世剑意,叶天在这里面对这些剑气,等同于和那些强大绝伦的剑客修士隔空交手。

这样能够一定程度上弥补他实战不足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