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青色符咒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05/22 20:01:58字数:3417

一剑斩天,似是斩去前身因果,似是斩去天地万物,所蕴含之伟力,令众生颤抖。

这一道与天齐的剑气直直地劈开了高耸雕像,直直劈出了这一方小秘境。

叶天在这雕像之内的空间,周围的火焰翻滚,如怒龙一般围绕叶天左右,热浪滚滚。

那剑气如海,剑龙乘风逐浪,银白剑光与那琉璃火焰的金光两相辉映,这处空间照亮得通明。

通天剑气无声划过。

玄帝雕像在这一剑之下,自眉心出现一条细线,一路从头至尾蔓延。

下一刻,轰然坍塌。

就在虬髯客的面前,这巨大的雕像化作无数碎石块坠落下来,在他的眼前堆成了一座小山。

而就在雕像原本的胸前位置有一团散发出白光的小球。

小也只是相对于雕像来说,具体大小却是有方圆数丈。

虬髯客吞了一口唾沫,好不容易稳定了心神,虽然并不清楚方才那通天剑气究竟是如何来的,可是直觉却告诉他绝对是与叶天有关。

那后者如今到底在何处?

虬髯客正作思索。

却在他不曾注意的时候,那悬浮在空中的光球产生了一丝异变,像是有人从中轻点了一下。

光球表面泛起一圈涟漪,而那圈涟漪逐渐扩大,最后那光球表面颇为不定,似乎在轻颤,蓦然间散发出一阵危险的气机。

这莫名而来的浓烈气机自然也吸引了虬髯客的注意。

他抬头望去,而就在那一瞬间。

轰——

白色光球蓦然间炸裂开来。

在其炸裂之后,从内里宣泄出来的是无尽的银白剑光,还有汹涌的琉璃火焰,一时间在天空之上形成了金红半边天的奇异景象。

而在这异象之中,叶天并不高大的身影就悬浮在其内,被这剑气与火焰围绕,双目闭合,宛若神邸。

虬髯客呆呆望着叶天,后者就在他注目之中缓缓睁眼。

那一双眸子里,投出的是两道锐利剑光,不经意扫过虬髯客。

后者顿时感觉胸口一阵沉闷,宛若被一道巨锤奋力地砸下,而后喉头忽而涌起腥甜之味,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接连退后数步。

而睁眼之后的叶天则缓缓落下,周围的火焰与剑气在这过程中也收敛了许多,当最后落地的那一刹那全都回归叶天体内。

“公子……”

虬髯客连忙来到叶天的身前,低头喊道。

“嗯。”

叶天淡漠的点点头,踩着那些碎石块走下来。

如今的他感受到体内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犹如一柄锋芒内敛的剑。

似乎是在方才那一刹那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也将他这柄绝世宝剑给开窍了。

“被耽搁了许久的剑道,如今终于又回来了……”

叶天轻声呢喃道,望着手中那清晰可见的剑痕。

方才那恐怖的力量连他都未能完全掌握,导致留下了些许伤痕。

看来这斩天一剑不能随便用,但是却可以当个保命技能。

叶天想道。

“公子,如今这雕像已破,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离开了?”

虬髯客小心翼翼问道。

他的内心对叶天的崇拜如今已经攀升到了巅峰,原先只不过是想要依附叶天。

但如今见识过对方如此境界,已然算得上是心悦诚服,野心就不只是想要借助叶天的指点提升自己。

他也能看出叶天绝非池中之物,将来必然化作天龙翱翔于空。

而他,愿作从龙之臣!

“先不着急离开,我还要找些东西。”

叶天说道,抬手召唤出了体内的蓝色符文。

如今他体内除了霸道至极的琉璃火之外,还有似汪洋大海一般的银白剑气。

前者安守于识海之内,后者肆虐于丹田之中。

两不干涉,却又彼此牵制。

叶天体内有了这两大凶物,也就不再如此忌惮那蓝色符文,虽说不敢完全放开,可是简单的使用还是可以的。

他如今所刻画的乃是蜃所教授他的一种特殊符文,虽然没有攻击力,可它的用处却让不少的阵法师追寻许久。

“这符文真的能把另外一道上古符文的传承给吸引过来?”

叶天抬头望着自己所刻画出来的一枚小小的蓝色符咒,平平无奇的模样让他不禁产生了些许怀疑。

“这是我从你家先祖所留下来的遗宝中找寻的,你现在怀疑可不是怀疑我,而是怀疑自家的祖宗。”

蜃不急不缓说道。

叶天分明还想开口辩驳几句,可是还未出声,眼前的那蓝色符咒瞬间冲天而起,惊起一道妖艳的蓝色光芒。

顿时又一道青色的光芒从那雕像所倒塌的碎石堆里面冲了出来,就在叶天不远处。

后者连忙大手一挥,用仙元控制那些碎石挪开,显露出来的是一枚青色符文,模样就与先前叶天所刻画的蓝色符咒相差不多。

这就是另一枚上古符咒的传承?

叶天直接冲过去一把抓在手中。

那青色符文还在散发着光芒,触手温润,宛若实质一般。

“这可与先前土伯交给我的不一样。”

叶天喃喃道,手中的金色符文犹如一枚萌发的种子,瞬间长出许多嫩青的枝叶与藤蔓,下一刻就直接将叶天的手掌缠绕住,随后竟然缓缓消失,只在他掌心留下一片叶子的符号。

“这……”

叶天望着手中的这枚叶片印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识海内的精神力涌入手掌之中,却发现并无异常。

这算怎么回事?

叶天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此一来,你应当算是接受了这符文的传承。”

蜃说道。

“兴许是因为你先前已经领悟过一道上古符咒,如今倒是好直接接受传承。”

听他说完,叶天连忙查看自己丹田之中的阵法之力,原本是湛蓝色的阵法之力,如今瞧起来果真多了一抹青色。

只不过在这一团阵法之力中,湛蓝色占据了大部分位置,而青色不过些许,想来是因为后者未曾修炼过。

叶天随即伸出手指在空中试探性地刻画了一枚符咒,想看看吸收之后的变化。

果不其然,原先刻画的阵法为蓝色,如今取用这青色符文之力所刻画的符文又变成了青色。

并且这两种力量使用起来给他的感觉也截然不同。

这蓝色的符文之力犹如水一般的婉转,汹涌起来,又似海一般的澎湃。

而且青色的符文之力,犹如木叶一般生生不息,充满了源源不断的生机之力。

“传说中,上古有一套符文乃是五行之力本缘凝聚,是为天地之初所诞生的,如今你手中已经有了蓝色符文与青色符文,以二者的特性来看,估计就是各自拥有水属性与木属性的力量。”

蜃蓦然间惊叹道。

“那这五行属性的符文之力有何说法吗?”

“据说这五种属性,凑齐可回归天地之间最本源的混沌符文,乃是一切阵法之祖,传说凝聚完成之后,拥有者甚至可以有睥睨大道的力量。”

“如此……”

叶天点了点头,脸色平淡。

其实无论是上古符咒还是刚刚重新拥有的剑道,对他而言都不过是拥有力量的手段。

而他最终的目标就是超脱大道,可以在此界无所约束,至少可以主宰属于自己的命运。

“刚刚获得一门符文传承,你没有什么感受?若是旁人的话,可能此刻已经有些忙乱的说不出话来了,而你如此可不像是那般。”

“其实也只是一种外力而已。”

叶天看着自己手中的青色叶片,这先前他想要获得力量,如今就握在手中,却没有了先前的感触。

“你这话存在多少偏见,若是被外面那些阵法师听见了,保不准要吐你一脸的唾沫星子。”

蜃说道。

“无论阵法还是修为都是属于你自己的力量,哪里来的外力一说。”

叶天不语。

蜃就不再多言。

“公子……如今当如何?”

虬髯客见叶天呆立原地,小心问道。

“出去。”

叶天回过神来,也并没有废话,而是直接从袖口内掏出先前的大头给他的珠子,一把将其捏碎之后,二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这秘境之中,等到再次出现,就是在原先的军帐里。

“你二人……当真做到了。”

一见到叶天二人,那大头顿时有些神色突变。

先前在那道剑光斩出之后,他体内的契约蓦然间就解开了,原本是有些不敢相信,可是仔细查看一番,确实如此。

“既然答应阁下的事情已经做到了,那不知阁下……”

“十万雄兵随时准备就绪,阁下所要的魂珠一定会如数奉上。”

大头豪爽道,重获了被封印几千年的自由,如今的心情自然舒畅。

“主帅,我们如今不过是刚刚解开封印,各自的力量都还没有恢复,倘若这个时候大肆对修罗场展开进攻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利?”

这时,右旁座上的一名将领开口担忧道。

“我们进入那秘境的时候可没有思考过如何不利。”

叶天低声不悦道。

他可不愿意在此过多逗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