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斩天一剑!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05/22 17:02:12字数:3348

叶天实在是想不到,自己已经封印了先前土伯所传授的蓝色符文,如今竟然很快又遭遇了下一个上古符文的传承。

“只能说是你的机缘不小,若是寻常人来,恐怕此生能得一个就以巅峰造极,而你小子倒好,上古符文有数,如今你已得其二,恐怕日后的成就不会比土伯小。”

“只是不比他小吗?”

以叶天的野心,他想要的可不止这点。

只不过野心再高,也需要脚下的铺垫去支持,而眼前的这一道上古符文传承就是一块足够高的垫脚石。

“我如今要怎样才能获得他的传承?”

叶天问道。

“我如何知晓?”

蜃直接说道。

“虽然我知晓玄帝这小子曾经的些许过往,可是并不代表我能清晰地洞察到他的一举一动,所以想要获得传承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来找寻。”

“……”

无奈的叹息一声,叶天只好先从眼前的那些散发出微弱光亮的地方入手。

当他靠近那些散发出各色的光芒时,才发现这些都是一把把钥匙。

因为体型从远处看来实在有些小,只能依靠光芒的吸引远处的人。

“莫非说自己先前所获得那枚令牌就是这传承的入口钥匙?”

叶天如此想道。

莫非这一切在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这几把钥匙你小子可要小心选择,玄帝此人生前就喜欢故弄玄虚,死后也喜欢弄这些花里胡哨的,你要是选好了,就可以成为他上古符文的传人,要是选不好的话,我可不知晓你接下来会面对什么,他设下的机关陷阱。”

蜃提醒道。

而叶天此刻也想起了那珠子上所说,只有破坏雕像之时才可以发现的危机。

莫非是那大头从一开始就知晓的雕像乃是玄帝的传承之所,而他们因为曾经冒犯过玄帝,于是被强行签订的契约要在此地作为守墓人的存在,看守数千年。

“那玄帝生前最喜欢什么颜色?”

叶天问道。

眼前总共摆放了四把钥匙,散发出四种不同颜色的光芒。

分别青,蓝,红,紫,而这钥匙的模样却是相同的,只是散发出来的颜色不同而已。

“这个你恐怕就要去问他自己了,身为玄帝如此的强者,自然不可能将自己的所有暴露在世人的眼前,所以说一切都看缘分,一切都看天意。”

蜃说着,颇有几分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看戏意味。

而叶天此刻也无奈,毕竟不能把他从自己的识海之中拽出来揍一顿。

他仔细的望着眼前这四把钥匙,忽而脑海里灵光一闪。

直接他从掌心之中召唤出琉璃火焰,缓缓地靠近那四柄悬浮在空中的钥匙。

“你小子疯了不成?!若是将这些钥匙烧毁了,你用什么获得传承?兴许还会永远的困在这里!”

蜃见叶天如此疯狂的动作,连忙开口劝阻。

“我就是想赌一赌,若是玄帝对自己的传承足够重视的话,应当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就让我的琉璃火焰给融化了,倘若没那么重视,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叶天的想法确实有些疯狂,可是蜃听后却异常的沉默了下来,似乎默认了叶天如此胡闹的手法。

而后者虽然行动大胆,可是内心又如何没有几分谨慎。

先前他缓缓地用一丝火焰慢慢缠绕住其中一把钥匙,很快那钥匙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融成一滩铁水。

“就是最普通的凡铁。”

叶天看了看地上那一摊银色的液体判断道,又继续将目标转移向了下一把钥匙。

毫无意外,第二把钥匙也与先前那一柄面对了同样的命运。

而就在琉璃火焰缠绕向第三柄的时候,那钥匙竟然颇为灵性的颤动了一下。

叶天有些窃喜,这一动自然就暴露了谁是真正的传承钥匙。

于是乎他大手一抓,竟然直接将第四把钥匙抓在了手中。

“若不是你操控的第三名钥匙颤抖一下,恐怕我也发现不了你,毕竟我可没魄力,要真正的将所有钥匙都融化。”

叶天淡淡道。

自己先前的两下不过都是试探的举动,因为他深知自己手中这琉璃火是怎样的法宝,哪怕是玄帝的传承之物,恐怕也扛不住经久的煅烧。

而自己打开传承的那令牌都是通灵之物,拥有自己的简单神智,这真正的传承钥匙又如何没有一丝半点灵性呢。

果不其然,那要是在叶天的试探之下露出了马脚,想着控制自己身边的钥匙暴露,让自己幸免于难。

“若是你识相的话,我用完之后还可以将你放回原地,若是你不配合,我宁可让这传承不要,也要把你折断在这里。”

叶天面色淡然威胁道。

果然那钥匙也如先前所遇到的那绿毛猴子一般,拥有自主的灵智,虽然没有多么高深,可是对于死物来说也不同寻常。

叶天又重新召唤起了琉璃火,将周围的空间照亮,发现这黑漆漆的空间四周除却钥匙,似乎没有任何物品。

“你先前的娟狂劲哪去了?如今小心翼翼地放出你的小火苗来照亮,为何不直接掀出一片火海,让这片空间彻底展露在你的面前?”

蜃的声音忽而响起,只不过这一次的目的却并非是为了劝叶天不要乱来。

“如此一来不会将传承之物损坏吗?”

“你以为玄帝是一个怎样斯文的人物吗?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疯子,老了也是!不然也不可能做出单独去挑战鬼帝这种事情。而就是你先前的举动提醒了我这一点,所以说释放你的火焰,打破这片空间吧,哪怕没有……至少你也可以出去了。”

蜃的声音充满蛊惑,点燃了叶天内心里那一点狂热的躁动。

“好。”

后者直接点点头,大手一挥一大片火焰就从手掌之中挥舞出来。

这金色的火焰瞬间弥漫了黑暗空间的每一个角落,照亮个通透,叶天发现此处空间里确实除了钥匙以外,再无别物。

“那就把它掀一个天翻地覆吧。”

叶天喃喃道。

自从他离开天山峰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一场酣酣淋漓的战斗。

从迷失平原开始,就是一场场束手束脚的打斗,哪怕是面对虬髯客也为了不惹麻烦,甘愿后退一步。

可这又岂是叶天的性格?

杀伐果断,冷面寒刀。

这才是叶天内心永远无法压抑的!

于是就随着他心中的暴戾之气,手中的青诀冲云剑也挥舞起来,那一条狰狞可怖的庞大剑龙也出现在了叶天的身后,一时间,本就不大的空间里剑气肆虐还有火焰纵横。

而这空间终于在火焰的炙烤之下产生了些许波动。

“吾有一剑……可平天地……”

而就在这剑气纵横的时刻,叶天在心间终于触动那久违且未曾拾起的剑道!

一时间手中的青诀冲云剑如一条青龙一般被挥舞,散发出来的剑气惊人,且叶天的气势也是节节攀升,冲天而起,彻底爆发出了大乘境界应有的修为!

此刻在雕像外面有些措手不及的虬髯客也在同一刹那,感受到从那雕像中忽而爆发出来的剑气与滔天修为!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那冲天而起的银白剑气遍布天边,似乎下一刻就要压抑不住,将这苍穹都给斩下来。

连那还在军帐之中拍着扶手,想着事情的大头忽而也睁开了眼睛。

这一刻他同样感受到一阵令人心悸的能量,那是要毁灭众生的力量,他一剑之下宛若天地都成了蝼蚁!

这也是大头如此多年以来再一次感受到死亡与渺小。

而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叶天此刻却丝毫感受不到周遭的变化。

在他的意识之中,自己此刻成为了这天地之中唯一的一柄剑,一柄锋芒毕露的长剑。

在这一刻他仿佛才真正触及到了自己当年所练就的剑道!

“吾……有一式……名曰——斩天!”

随着一道声音在叶天的心尖响起。

一道滔天的剑刃浮现在那如山一般的雕像身后。

亲眼目睹眼前这景象的只有虬髯客一人,而此刻后者,已然动弹不得。

只是呆呆地仰着头,望着眼前惊人的一幕。

事实上,哪怕他如今有心离开,在这庞大的威压之下也动弹不了半分。

这才算是叶天真正意义上在此界无保留的爆发出自己全部的修为。

“莫非是这雕像活了?!”

在军帐之中的大头,这是他唯一能想象到的。

他又如何能知晓自己先前其实并不看好的年轻人能够爆发出如此威势,能够让他也产生对死亡的恐惧?

可是当一道恐怖的剑气自脚下冲天而起的时候,他却不得不信了。

因为这其中不仅蕴含着叶天的气息,更蕴含着叶天的信念。

他的头脑中传来一阵隆隆的声音,仿佛下一刻就在耳边炸响。

那声音分明来自叶天。

他道。

“吾有一剑……”

“名曰——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