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又现符文传承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05/22 10:02:02字数:3307

“不过有关于这修罗场那的东西,我知晓的也不多,只是大致听说过,除却这从外界接引而来的亡魂以外,还有不少本是鬼修死后变异也变成了类似于亡魂的存在,但是毕竟因为他们是本土修士所化,所以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甚至可以吸收生前的修为,并且他们身上还有一个特质比亡魂更加非人……那就是可以彼此吞噬,甚至可以通过吞噬鬼修来达到增强自己修炼的效果,如此一来才被当初那些大人物们赶入了修罗场中,却也与原先修罗场内的亡魂格格不入……”

蜃缓缓说道,似乎随口提起这些秘辛对自己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若是将它们放出去的话,那岂不是说在这世界之内所有的人对他来说都是修炼的灵丹妙药?”

那亡魂的特殊天赋,也不禁让叶天开始沉思起来,这让他先前想到了自己所见的魔道之人,似乎也有类似的功法流传,就如同养蛊一般,将自己当那虫王来养。

“倒是也不可以如此说,毕竟他们所能吸收的也是有限,倘若一次性吸收太多,恐怕到头来只会落得一个自己神志不清的下场,得不偿失。”

蜃说道。

叶天点点头表示理解,若是如此逆天的特点不加以遏制的话,那这世界岂不早就乱了套。

叶天得知晓这一切之后,又在心中对那些瞧起的宽宏大度的怪物多了几分警惕。

当他与虬髯客二人连续走了一段路之后,发现自己所要找寻的目的地就在前方不远处。如今站在这里,就可看见一座似乎与山并齐的雕像。

“这就是我们需要打破的雕塑?”

叶天见到那座雕塑的时候,心头一震。

若是寻常如此高度的山峰,那也就罢了,可是这雕塑能够与大头等人签订的契约产生联系,又岂会是寻常?

“公子……看样子这个任务有些艰巨呀……”

虬髯客也是瞧得心里发毛,他也与叶天想到一块儿去了,若这是普通山峰的话,恐怕早就被摧毁了。

“公子要不再瞧瞧那珠子那儿有没有写具体的方法,莫非只说要摧毁这山峰吗?”

虬髯客再度道,他可不想自己挥舞着长剑在这里砍山。

“柳暗花明又一村,等你我到了那里再做决策。”

叶天说着,算是安慰虬髯客也算是安慰自己。

后者无奈,此刻除了听从叶天的话继续前进以外又有什么选择。

也不过是一会儿的工夫,两人就来到了先前所见的雕塑面前,在这雕塑脚下抬头望去,竟是一眼望不尽这雕塑的头。

虬髯客一见这雕塑,顿时心中就有些愤怒,只认为自己出现在此地全是因为他。

于是前者就抽出了自己的长剑,挥舞着砍向了那巨大雕塑的脚,这是如此巨力砍下去,竟然连那雕塑半分毫毛也没有伤着。

反倒是虬髯客的虎口,险些被自己巨大的力道给震裂,一个人甩着手嘶哑咧嘴,无声呐喊。

而叶天自然不可能如此莽撞,他先是仔细观察了一番,这雕塑发现从外表看来与寻常并无两样,只是这模样似乎有些眼熟,但因为站的较低,无法窥见全貌,倒也不好凭空妄下判断。

就算他用了琉璃火焰,将眼眸变成了火眼金睛,也未曾看出有何异样。

当情况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忽而感受到自己怀中发生了异动,一团炽热忽而从胸口处传来。

叶天下意识从胸口那掏出了那样让自己感觉到异样的东西,发现竟然是先前在军营外所收获的那一枚令牌。

只不过原本是绿色的令牌,此刻不知为何已经变成了红色,并且滚烫异常。

而叶天知晓令牌发生了异变,必然与此雕像有所关联。

说不得想要破除这雕像,还要依靠手中这枚不起眼的小令牌,说什么也不愿放手,只能以仙元流转在手掌之中,消除那一阵阵炽热带来的不适感。

“公子这手中的小玩意好生别致。”

虬髯客一眼就看见了叶天手上发光发热的令牌。

“这就是先前那个将你打的奄奄一息的绿色人影,后来被我发现其实不过是一只绿色猴子而已,此刻化成了令牌,我想他应当与这雕像有关联。”

叶天不经意间揭了虬髯客的短,后者顿时没有了聊下去的欲望,只是讷讷点头退到一旁。

而叶天此刻有哪里有功夫注意他,他现在全部注意力都在这雕像之上,毕竟只有将它打碎解除契约自己才可以获得想要的,最起码才能离开这里。

而就在他思索了片刻,手中的令牌却是越来越滚烫,甚至有了些许要融化的迹象。

叶天已经有些咬牙都支撑不住了,这滚烫的令牌如今已经成了一块名副其实的烫手山芋。

“该死!我倒是要看你有何变化!”

到最后叶天终于忍耐不住,直接将手中的令牌甩飞了出去,正好就砸在那雕像脚上。

两者相碰竟然产生了些许奇妙的反应,这块炽热滚烫的令牌就像是热铁忽而遇水一般,与雕像相撞的一面忽而冒起一阵白雾,并且发出了“噗呲”的声音。

之后就以叶天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恢复了先前模样,重新静静地躺在雕像的脚面之上,没有了半分异动,似乎先前发生的那一切都与他无关。

“这破东西到底怎么用?”

叶天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这接二连三出现的诡异事情,已经在逐渐消磨他的耐心。

他大步的走上前去,想要一把抓住那令牌,可是当他的指尖刚一触碰到令牌,忽而传出一阵猛烈的吸力,瞬间让他失去了神智。

这一切都来得太忽然,在叶天丧失神智的那一刹那,只听见了虬髯客的呼喊,接下来就是长久的黑暗与沉寂,直到他醒来……

“这又是什么鬼地方……”

叶天捂住有些疼痛的额头,只感觉自己的头颅似乎要被撕裂成两半。

“这里就是先前那个雕像的内部空间。”

蜃的声音想起。

“我现在在雕像里面?”

叶天有些发懵的看向四周,可是除了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习惯性的亮起琉璃火,这犹如太阳一般的火焰,瞬间照亮了周围。

而就在这火焰升腾的那一刹那,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紧接着别处也散发出光亮,青蓝红紫颜色各异。

不过那些光亮都是微弱至极的,与往里手中折射出万道光芒的琉璃火,根本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岂有攀比的道理。

“我想我似乎知晓这雕像雕刻的是谁了,先前就一直猜想是不是他,不曾想如今进了这雕像内部,反倒是证实了我的猜想。”

蜃说道,可是从语气之中并没有听出来有何喜悦。

“先不关心这雕像所雕刻的是何人,我就想知晓我在此地会不会面对怎样的危险?”

叶天直截了当道。

“你在此地的话兴许不会受到什么威胁,甚至对你来说还可能是一场机缘。”

“那你语气之中为何是一副不爽的样子?”

“那是因为能够获得机缘的是你而不是我。”

“现在你我融入一体,我的机缘不便是相当于你的机缘吗?大不了若是等以后你能离开我的身体,再将一部分分给你就行。”

叶天大度摆摆手道。

可其实他二人彼此都心知肚明,要想离开叶天的身体,接下来还要走一段较为漫长的道路。

“既然没有什么危险的话,我现在倒是比较好奇这雕像主的身份,为何连我看着也会有些眼熟?”

“那是因为他跟你一样也修炼了上古符文的力量,如若不然的话,你以为这是你的一个先祖吗?”

“如此……”

叶天先前确实如此想过,只不过如今听到蜃说不是,倒是有几分失望。

“这家伙从前的名号玄帝,也算是称霸一方响当当的人物,并且因为修炼了上古符咒,在整个鬼界甚至都有一定的影响,不过……据说他晚年前去挑战修罗场的鬼帝。随后这一去不复返,从此杳无音讯,世人都说他也败在了鬼帝的手下,不过我倒认为以玄帝的能耐,哪怕打不赢鬼帝,也不可能直接命丧于那处。”

“等等,这个自称玄帝的家伙,可是与当今玄侯有何关联?”

叶天忽而问道。

“你这小子倒是有心听着了,这玄帝就是如今这玄侯的父亲,而那先前你在易道阁所见排行榜首的任务也是她亲自发布的。如若不然的话,谁敢拿堂堂一届领主来作为奖励?”

叶天闻言点点头。

“这倒也是。”

“不过这玄帝的雕像忽而出现在这里,也正好确定了我心中的想法,他必然不可能是死在鬼帝手中的,但是也与后者缺不了干系。”

“所以你先前所说的机缘是什么?”

“这雕像有那玄帝三分神似,所以我猜想应当是他本人建造的,说不定会留下有关于上古符文的传承。”

“上古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