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大头怪来历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05/21 20:05:54字数:3325

大头这次说话已是蕴含着一股杀气来。

于是方才默默举起的手,又缓缓地放下了几只,这才让大头的面色略微缓和了些许。

“就算您是王也不可以不顾我们的意见吧,想当初征战天下也是您提出来的,而我们却在这个鬼地方被困了几千年,虽然追随是我们自愿的,可是被困在此地却不是自愿的。”

虎头又开口说道。

“若是你有本事的话,现在直接走也可以,何苦与我在这里过多纠缠?”

大头眼神冰冷,两道目光犹如两道利剑,直直的刺向那虎头。

那后者似乎因为心虚,有些不敢直视,只是缓缓的低下头来,但却未曾做出退步的样子。

“看来真是让你们关在这里太久了,这几千年的时间里,你们以为那些空着的座位是哪儿来的?都觊觎着我屁股下这个座位!”

大头越说越是恼怒,忽而直接向着那虎头出手一只大手直接捉了过去,而后者躲让不及,竟然直接被一把抓在手中,没有一丝还手的余地。

“今日的若是容你恐怕日后还会起更多反抗我的人。”

大头冷冷的说道,既然直接以一种极为夸张的姿态张大嘴巴,将本就体型巨大的虎头扔进了嘴里。

而后做一个吞咽的动作,在他右边的第一个位置就空了出来。

于是满座皆惊,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唯一有些变化的就是先前那些默默举手的人,如今就有缓缓的放了回去。

而在右边那一排的座位,也因为那虎头的离开空了一个。

而很快原先坐在虎头下方的人又很自觉的坐在了他的位置,取代了他。

而后又是第三个取代了第二个,第四个取代的第三个,以此类推下去,这一排座位,就只剩下末尾多空出来一个。

而在这一排的对面却已然空出了更多的座位。

“如此的事情我不想过几千年就重复一次,这次两人与先前的都有所不同,我相信他们会给我们带来好消息,行了,就如此吧,诸位将军若是无事就退下吧。”

大头在座椅扶手之上半撑着脑袋摆摆手说道。

而那两排所坐之人也不敢怠慢,连忙起身向大头拱手行礼,随后竟然缓缓地化作了雕塑,石化在原地。

原本是想一处好好的朝会,如今却是以如此荒诞诡异的模样收了场,这让大头也有些不悦。

但是一想起非同寻常的叶天与虬髯客,心中就不自觉开始有些喜悦。

那些在下方坐的家伙又岂能如他一般高瞻远瞩,都是些鼠目寸光,只盯着眼前的权利的人,活该这辈子只能在他下方。

大头如此想着,而就在他心脏那处位置,却有一个符文在透过他的身体一闪一闪的发着光,随着心跳的律动……

而大头这边是手下彼此之间的龙争虎斗,叶天这头与虬髯客则是一头雾水。

他们此刻到了一处不知是何处的空间,似乎是山壁所雕刻而成,周围都是灰褐色的岩石。

而叶天他们之所以能看清周围的环境,就要全部倚仗那些山壁之上表面所刻的符文,散发出来微弱的光芒,虽然有些朦胧,却足以看清这不算阔大的空间。

叶天直接一招手,手掌之中就升腾起来琉璃火,这火焰的光芒要比周围的光芒所加起来还要强烈,犹如一颗小太阳,瞬间让整个空间都照亮起来。

虬髯客看了一眼叶天手中的火焰,心中咂舌不已。

哪怕他在不识货可是心中的直觉却告诉他,就叶天手上那一团耀眼的火焰就足以将他烧成灰烬,甚至毫无抵抗之力。

“这周围也没有什么通道,那这个大头怪给我们这颗珠子里到底记载了什么?”

虬髯客四处看了一番,发现这空间其实就是一处被封闭的山洞,而他们就在山洞正中间,周围除了坚硬的岩石以外,也没有瞧见有其他的出路。

“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叶天念了两句歪诗。

以他先前修炼过上古符文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这山壁之上所刻的符文另有玄机,说不定通过这些就可以打开通往那秘境的道路。

当他走进一点,准备仔细察看眼前这些符文之时,却发现自己刚一靠近那些符文,后者就像是有感知一般,宛若一尾被惊动的游鱼,直接游走。

叶天看的有些疑惑,于是他又缓缓地向另一边的符文走去,却发现结果都是相同的。

那些被纂刻出来的符文似乎拥有灵性,并且还是惧怕自己。

“要不公子还是将手中的火焰收去吧,不然别说是这些符文,就是我瞧见的也有三分害怕。”

虬髯客在一旁说道。

如此一来,叶天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中已经被视做平常的火焰。

将它们全都收拢于掌心之后,整个山洞又重新恢复了先前那种朦胧的状态,唯一的发光源又成了周围山壁上散发出微弱光芒的符文。

这回叶天缓缓靠近之后,对方果真没有再次游走,而是充满灵性的,老老实实待在原来的位置。

当他仔细观察一番之后,发现这些符文内里所流淌的能量乃是鲜活的阵法之力就宛若阵法师刚刚造就一般。

而当他再度好奇地将手掌触碰山壁知识,发现这岩石竟然并不是他先前想的那般坚硬无比,反倒是带着些许温度与柔软,就像是人的肌肤一般。

当这诡异的触感从手掌之中传来,叶天连忙缩回了手。

一丝火焰小心翼翼地由识海之中缓缓的流入叶天的双目,后者的眼眸内丝丝神采,与先前完全不一般,当再度向符文观望去时,就连那能量的走向也瞧得一清二楚。

而他再将目光转向符文的载体——石壁。

他蓦然间发现,这石壁果真不像先前普通肉眼所见一般坚硬静止。

反倒是一阵一阵的传来轻微的颤动,就像一颗微弱的心脏。

那些符文则像是心脏上缓缓维持生命的能量。

“这地方似乎不像是一个普通秘境那样简单。”

叶天缓缓道。

“公子,我好像找到一个缺口了。”

虬髯客的呼唤声惊醒了叶天的沉思。

当后者过去之后发现竟然真被他找到了突破口。

虬髯客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山洞的模样。

叶天却只认为纳闷,为何先前他仔细查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此处有一个山洞。

不放心的他直接从怀中掏出了方才那大头所给的珠子。据说珠子里面详细记载了此地的地图,以及如何破解他们听的契约的方法。

先是以一丝精神力量为沟通媒介,叶天缓缓地将心神沉进入了那颗珠子之中,果真见到了一封详细的地图,那地图上所刻画的应当有一点就是叶天二人所在的位置。

按照地图上所描绘的,倘若二人需要离开这个地方,只需要解开符文就可以打开离去的洞口。

且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很显然虬髯客似乎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不知为何就解开了这山壁。

“走吧。”

叶天并不愿意废话,也只是走在前头,手中拿的那一枚珠子不断地在脑海中回忆方才所见到的地图,想要刻印下来。

至于那解开契约的方法,其实更简单,只需要在地图上找到某一处雕塑,将它打破,就可以彻底将那大头与其余各种形态之人的契约解开,后者一众就可回复自由。

这地图虽然详细,但是架不住这秘境之中确实狭小,也就简简单单标记了几条路,以及些许需要注意的地方,也好记忆。

按照地图上所说的这秘境之中,貌似并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在那雕塑附近可能会有诡异的力量影响着他们。

如今他们通过山洞所要走的这条道路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并没有危险,但是确实要走一段不少的时间,且不可以动用任何法术赶路,不然的话极有可能导致整条通道崩塌,两人将会葬身于着无数的碎石瓦砾之中。

“公子,您可知晓方才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走在路上,虬髯客问道。

其实先前在军帐之中他就想问,可是奈何那大头怪的气势太过强势,两边周围之人也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以虬髯客此刻的境界,能够站在那么多前辈高人的面前,努力不露怯,已是难得。

“我也不知晓他们具体的来历,不过看样子一个个都是不是等闲之辈。”

叶天摇头道。

就是那大头,他就已经看不清深浅,若是再加上周围两边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伙,自己恐怕也只能落得一个自保的地步。

而若是想强行逃跑的话,以他的速度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虬髯客就必死无疑,哪怕他还有九条命。

“蜃,你可知方才我们所见之人是何来历?”

叶天又想起来在自己的身体里似乎还住着一个鬼界的百科全书。

“先前那些家伙里那个大头怪物算是最强大的,有关于他们的来历,我也只是听说过些许……”

蜃从未让叶天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