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秘境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05/21 17:02:06字数:3431

叶天被这鼓声吸引想要回头,却忽而又被一把拉入这军帐之中,而虬髯客也是如此。

被拉入其中的二人尚不明情况,左右瞧看一番才发觉这军帐之内坐满了“人”。

只是这些“人”的模样有些千奇百怪。

有的马头人身,有的牛头人身,有的身无手臂而长触手,尖嘴猴腮面目狰狞。

各式模样,唯有那先前问话叶天之人,乃是人首人身,却头大如斗,竟与身子等齐。

如此一来,模样也是怪异。

只不过这些人虽然模样长得怪异,可是却有一个共同特点——皆是身披甲胄,腰佩宝刀。

正襟端坐两旁,无需言语,无需神态,就有一阵肃杀之意弥漫,就叫得叶天也不自在。

“汝,何来者?”

那大头之人又开口道,似乎为众人之长,先前就是他问话,且将二人拉扯进来。

“一介过路人,见此地莫名肃杀寂静有藏龙之势,于是前来瞻仰一番,若是多有打扰,在下退去就是。”

叶天开始信口胡诌,反正见此情形不对劲,能抽身就是好事。

而且哪怕他悄悄地调动体内琉璃火,灌注于眼眸之中,也瞧不出眼前这人到底是何修为。

“外界如今几何岁月?”

那大头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叶天所说,只是自顾自问到自己想要知晓的问题。

可偏偏叶天又怎知晓?只得无奈回头看向虬髯客。

“如今归阴万年历,已有六千年过去。”

虬髯客说道,哪怕被两旁各种奇形怪状的人盯得小腿打颤,也要强自说下去,至少从语气上听不出怯场。

“不曾想一入此地竟然过去五千年了……”

大头又开始自顾自地出神,低下头来思考自己的事情。

而两旁的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听到虬髯客报出这个年份之后,眼神中也露出了追忆神色,似乎在回想自己当年之事。

“你二人可是外界来人,并非这修罗场亡魂?”

大头又开始问道。

叶天思量一番决定还是说实话。

“的确是外界之人,不过这也确实是第一次来此修罗场……”

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地提防着周围的众人,眉心凝聚的琉璃之火,随时蓄势待发。

他可摸不透众人的秉性,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也好有应对之法,如此一来也不至于被动。

“尔等无需如此提防,若是细细说来,我等也并非修罗场上原住民,只不过实在走投无路才来此地想要亲手打下一份疆土,不过雄心未酬,天有不测风云,还未顺利出师就被封印在此地,眨眼之间已是五千年有余。”

大头叹息一声,声音从一开始的费力沙哑,变成了如今的低沉却又富有磁性。

“今日若不是你二人将此地令牌取走,恐怕再过个千年,也未必能让我等重见天星。”

叶天听到对方提起了令牌,忽而想到了自己先前所对付的那只绿毛猴子。

心念一动,随即从怀中将那块绿色的令牌取了出来。

“不知阁下说的令牌可是这个?”

他直接出声问道。

而那大头见着令牌分明脸色一变,周围有几人也是露出忌惮神色,似乎这令牌的来的确实颇为不凡。

“就是此物。”

大头说道,脚下的步子却还是不自然地后退了两步。

“可是先前我也与令牌所化的绿毛猴打斗了一番,对方实力不过如此……”

叶天近乎喃喃,可是他的话语声却清晰地传到了帐篷内每一个人的耳中。

“不过是令牌所化的一个顽物而已,有什么强大的?”

其中座下有一虎头人身说道,兴许是声音粗犷的缘故,所传出的音量并不小。

而那大头只是神色不善地瞪了他一眼,后者就立马不敢说话,静若寒蝉。

“我们所怕的确实不是那令牌,而是令牌背后的主人,汝可知晓,为何我等需要在此地被封印五千年之久?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闯入了不该闯入的地方,这才被镇守在这里,负责看守山门,让外人不得进入。”

大头说道,表情有些无奈。

“曾经也有过不少的闯入者,不过都被我等收拾了,因那令牌可以号令我等。而如今那令牌落入汝手,这外层封印就算是解除了……”

随即,他就一抬手,手掌之中有一道金光闪过,而后就出现了一柄金色的拂尘。

金色的握柄,金色的长丝,颇具富贵之象。

“此物不凡,乃是自我等镇守之地所得,于我无意,算是谢礼。”

说完就直接递给叶天,后者有些愣,却还是接过了。

“可否冒昧的问一句,各位所镇守的是何地?”

叶天道。

大头看他一眼,却不急着回答,而是走回属于自己的正中间的那个宝座,一屁股坐下去,这才悠哉悠哉看向叶天。

“如今外部封印已解,我等本无义务镇守,不过碍于体内尚有契约,也不好离开……若是……若是汝可入那处地界,替我等解开体内契约……破例一回也无不可。”

大头一边说着,心中一边思量,似乎在考虑让叶天进入那处地方的利弊。

“倒是未曾想过,这修罗场本就是秘境的存在,内里却还有其他的秘境。”

叶天心中想道。

他倒是不急着进入那所谓的镇守之地,毕竟就算是秘境也是机缘与危机并存的,绝对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不知意下如何?”

大头却不打算给叶天太多的时间考虑,直接问道。

而前者虽然无法看透大头的气息,只是这威势却无法伪装,必然是久居上位者才可有。

“若是在下不答应又当如何?”

叶天问道。

“我的军帐之内还有几个座位,至少可容纳下两个位置。”

那大头阴恻恻说道,面色阴沉。

他先前虽然说的是破例,可内心却又十分渴望自由,如此一来,“破例”就显得有些随意。

听到这大头所说的赤裸裸的威胁,叶天没有作声,而是回头看了一眼虬髯客,后者从进来开始除了叶天看他一眼示意他说话,其余时候都是沉默的站在叶天身后。

“若是不明不白的进入奇异之地,恐怕我二人会丧命于那处。”

叶天道。

“我们几人虽然碍于体内的契约,不可能陪汝等进去,但是以我等得见闻,拟造出一份地图也并非不可。”

“那若是替各位解除了体内的契约又有何好处呢?”

“这就随意,且不说内里有一件法宝,令我也垂涎欲滴,若是汝二者真可办到,就是这修罗场上随意的宝物,不敢说任君采撷,但是我坐下有十万雄兵,必可全力以赴。”

“我需要魂珠。”

“多少?”

“十万。”

“可。”

经过了一番简短的谈判条件,二人达成的协议。

对那大头怪来说,能够解开体内的封印,重获自由是最重要的,而对于叶天来说,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那十万魂珠。

至于达到目的的途径,就显得不那么重要。

而且就目前而言,对方这军帐内几人虎视眈眈,自己似乎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而一直站在叶天身后的虬髯客,又听见叶天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哪怕心中焦急不已,却也不敢表露在外。

毕竟如今所处的境地不容他放肆,对于这一点虬髯客还是瞧得清楚的。

“不知要如何才能进入阁下口中所说镇守之地?又要以何种方法才可以解开诸位体内的契约?”

叶天问道两个关键问题。

“那个地方的地图以及解开我等契约,具体的事宜都详细在这珠子之中,至于如何去到那处地方,不过小事一桩。”

大头不至以何方法,从身后取出一团雾气,直接轻轻向着叶天一吹。

那烟雾瞬间就笼罩住了叶天与虬髯客二人,烟雾越来越浓,二人站在原地不动,缓缓地被其吞噬,也逐渐随着烟雾消失了……

一时间整个军帐之中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

大头高高坐在正中,两旁皆是先前那些形态怪异的身披盔甲之人,一时间沉默久久在军帐之内荡漾。

“元帅就如此让两个外界之人取到秘境,不怕坏事吗?”

先前那个开口的虎头又是最先说话。

“我们已经在这等了数千年了,也不见何人能将令牌拿下,如今好不容易遇见了两个,怎么能够放过?大不了若是失败就再加几千年的囚禁,虱子多了不怕痒。”

那大头如今说起话来也不再古言古语。

“再算上他们两个的话,这数千年里已经不下十人进入那处,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解除契约,而我们反倒是因为不断放人进去,增加了不少的罚期。”

这次说话的是另一旁蛇首人身的。

语气如他的面色一般阴沉,似乎对大头如此草率的决定很不满意。

“除了你们两个以外,还有其他人有反对意见吗?”

大头问道,语气中也听不出任何情绪。

他的眼神平静两边扫看了一番,除了这方才说话的二人以外,还有几人默默地举起了手。

“是不是在这破地方待太久了?”

“你们已经忘了谁才是真正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