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九死鬼体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05/20 20:02:54字数:16

“这玄侯是领主之中唯一的女子,传说只要谁能见她一面就可以将她迎娶,你说那些去接任务的人是冲着她的指点去的吗?”

蜃说道,言语之中已是开始有些动容。

“人家的事情,与你何干?莫非你当初也对她有过想法?”

叶天八卦道。

这一类绝世高人的八卦可是少能听闻。

可是在叶天的意料之中,蜃又消失不见,没有半分回应了。

叶天无奈一笑。

而在一旁一直默默觑着叶天神色的虬髯客此刻见他如此神情,心中有几分忐忑。

心想这位不会也是好高骛远的主吧?先前自己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要陪他入修罗场,虽然他先前也感受过一丝对方所泄露出来的气机,那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强大,可若是挑战鬼帝,恐怕也会很难活下来。

“我已经想好了,你要同我进去的话,要不要也选?”

叶天说道。

虬髯客这才回过神来,看见了叶天手中所拿的一块令牌。

淡红色,鬼王初阶级别。

他这才松下一口气。

虽然说鬼王级别也是他无法触及的高度,可是对于眼前这公子应当不算是问题。

“小的选好了。”

他很快轻车熟路地选好了一个相当于化神境的鬼将级别任务。

“接下来?”

“公子只需要将任务捏碎。”

虬髯客说着,用力将手中的令牌一捏,随即这令牌瞬间化作齑粉,散落一地,而他的身形也在一道金光闪烁之后不见。

叶天则在方才那一瞬间感受到了空间波动,用力一捏,那令牌粉碎,叶天身形瞬间消失。

……

头脑中只经过一点晕眩,而后叶天就发现眼前的景物变换,来到了另一处空间。

这四周是一片荒原,大致模样是与外界差不多,可是土地却是赤红色的,像是被鲜血浸染。

而叶天在这吹来的风中也可嗅见淡淡的血腥味。

“此地就是唯一的进入点,不过这段时间并无多少猎杀者。”

虬髯客来到叶天身边说道。

后者点点头。

“那要离开该如何?”

“只需要击杀足够的任务量,而后就会再度出现一枚令牌,只需要碾碎就可以离开。”

“那倘若我先将令牌保留下来,可不可以等我想离开的时候再离开?”

“理论上来说应是可行,不过若是完成了任务之后,必然会惊动其他的亡魂,若是不早些离开,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虬髯客道。

叶天点头表示明白。

“你先前所说进入此界的一刹那,会爆发出自己全部的修为,变成一道亮光?”

“小的已经亮光已经浮现过,如今只等那亡魂自己找上门来,至于公子的……还请公子先移步。”

叶天有些不明所以地动了一步。

只是这一步刚踏出,忽然间从他身上就爆发出了一阵爆裂的气势,化作一道强烈的光,冲天而起!

这冲天的光束犹如一道太阳,哪怕是身旁的虬髯客先前也做好了准备,可是也未曾想到叶天会爆发出如此气势。

一时间只认为双眼先是一亮,而后一黑,在远处的小山脉,也爆发出一阵隆隆声,好似万马奔腾,在平地掀起惊雷阵阵。

好在这光亮持续的时间不太长,很快就平息下来,全部收敛入了叶天的体内。

虬髯客的视线也慢慢恢复,可是远方的马蹄声却不曾停下。

“公子修为如此高深,可是有些不妙啊……”

虬髯客在恢复视线之后有些半喜半忧,喜的是叶天果真是具有真才实学的,而忧的是方才闹出的动静如此之大,听远处怕是有亡魂军队要赶来,自己二人的处境可不妙。

“前面那处山脉那兴许是亡魂的军队也说不定,虽然公子修为高深,可是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若是对方再叫来千军万马,你我也不够消耗的。”

虬髯客向叶天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先走。”

好在叶天也是个谨慎之人,从来不喜欢将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用来冒险。

于是二人连忙向另一处方向而行,叶天直接驾驭青诀冲云剑御剑而起,化作一道长虹,驰骋在这一望无际的荒原之中。

而虬髯客虽然也是御剑,可速度是全然比不上叶天的,哪怕拼尽全力也不过是堪堪,可见对方背影。

等过了好一阵,叶天才停下来,等到自己身后那个追赶得气喘吁吁的大汉。

“你从前都是怎样完成任务的?到哪里去找寻你的目标?”

叶天问道。

“先前?先前只需要爆发出来修为,就会有等级相差不多的亡魂找上门来,而如今公子的修为一出,恐怕再也没有鬼王级别以下的敢单独靠近。”

虬髯客说道。

“那可曾记载他们会在哪里聚集?我总不好再将修为爆发出来,那时候等待我们的恐怕就是围剿了。”

叶天也有些无奈。

若是可以动用上古符文的话,兴许还能够略微遮掩一下自己的修为。

如今虽然平日里那些普通修士看不出,可叶天也无法欺瞒过一处空间的规则,如此一来就有些难办了。

“这修罗场之中其实与外界的世界很是相似,那些强大的亡魂各自也有各自的地盘,并且在令牌之中也大致标注了位置,任务等级越高的令牌就越详尽。”

虬髯客说道。

叶天将精神力传入令牌之中,而后脑海之中确实出现了一副地图的模样,记载的大概就是这荒原。

在那地图之中还有一枚红点闪烁,想来应当就是自己的位置。

而有些许被蓝色标注的地方,应当就是自己的目标。

叶天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地图,直接将它刻印在脑海之中。

“距离此地向西不远处有被标记为军营的地方,兴许在那里可以找到你的目标。”

叶天说着,就向那西边去。

毕竟他可不是真的为了完成任务而来,他需要的是魂珠,大量的魂珠。

虬髯客也连忙查看了自己令牌之中的地图,发现上面所标注的目标还在更远的地方。

可是他没有出声反驳,只是默默地御剑,跟上叶天,如今为人手下,自然需要记挂主人家的事情。

“我知晓你在,你要不要先跟我讲一下我身后那家伙到底有什么特别处?若是不然,出了什么危险,我未必会保他。”

叶天在心神之中向蜃喊话道。

“我发现这小子并不是真正的鬼修,他曾经死过一次。”

蜃说道,刚一开口就语出惊人。

“他先前死过一次?那他就是亡魂了?”

“也不能如此说,我怀疑他是一种特殊的体质,需要靠死亡来修炼。”

“什么体质?”

“九死鬼体,这种事鬼界特有的体质,一开始修为与悟性都不是很高,不过他奇特就奇特在需要经历死亡,而且那是真正的死亡,若是可以挺过来修为与悟性就会被极大地提高。”

“那若是没有挺过的,岂不便死了,如此说来也是很鸡肋啊。”

“但是据说他们经历过八死就可与天道抗衡,若是九死就是半步大道,你说以死来搏一个如此璀璨未来,值不值?”

蜃问道。

叶天真的很认真的想了一下,回答道。

“不值。”

“……”

“朽木不可雕也!不过你也不是这体质,你身后这小子才可能是,若是你让他彻底归心于你,那以他的死来换一个强有力的助手值不值?”

“值。”

叶天蓦然间一笑,回头看一眼苦苦追赶的虬髯客。

后者打了一个激灵,只认为浑身发毛。

……

二人很快就来到了叶天脑海中,地图所标注的那个军营,而那里确实立了不少的帐篷,似乎与平常的行军一般。

只是诡异的是除了帐篷以外并没有瞧见一个亡魂,反倒是整个营地,犹如死一般的沉寂。

“莫非是这地图标注错误?”

叶天有些不解,正欲上前查看,可却忽而被身后的虬髯客拽住了手臂。

“这修罗场之中处处都是诡异,公子还是莫要以身犯险,且看我的。”

虬髯客说着,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之内掏出了几个布偶小人,然后往地上一丢,念了几句咒语,那布偶小人就变成了常人一般大小。

“这些符咒小人都是小道,小的平日里闲来无事练就,虽然没有什么别的用处,可是用来探路是再好不过了。”

他说道,就就念了一段咒语,控制着那些小人向军营之内去。

而那些小人刚冲到军营周围,就忽而掀起一阵绿色的狂风,竟然直接将几个小人卷走。

叶天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若是他先前没有看错的话,那绿色的不是狂风,而是一个速度极快的人影。

“果真有诡异。”

虬髯客虽然没有瞧清楚那是风还是人影,是自己的布偶小人被卷走了,自然说明了其中的不正常。

而叶天正打算向前的时候,忽而想起了先前蜃所说的话。

“你先去探探路。”

叶天向虬髯客命令道。

“啊?”

虬髯客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叶天给扔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