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虬髯客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05/20 10:01:31字数:3448

“哪里来的家伙,滚回去!”

那长剑的主人声音冷冽,好不客气。

叶天顺着这冰冷剑锋瞧去,此执剑之人身形高大,孔武有力,且还长着一张虬髯客的脸,倒具几分威严。

“路过。”

叶天声音更冷几分,只是斜斜瞥他一眼。

“呵,倒是个硬气的后生,初生牛犊不怕虎!你倒不瞧瞧这是哪家地盘,横来竖过,找死不成?!”

那虬髯客说话间怒目圆瞪,脸色却是黝黑,露出一副吃人的凶相。

“喂,我说你!咱两家的恩怨牵扯旁人作甚?抵着一长老脸欺负后辈?算的哪门子本事?”

另一头阵营之人倒是开口说话,却也不知是路见不平还是有意为难这壮汉。

后者瞪他人一眼,可是手上的剑却不曾挪动半分。

“把剑挪开。”

叶天皱眉道。

他讨厌被人以剑相指。

“他几人是此地的泼皮破落户,爷爷是怕沾了腥臭才不搭理,你豪横个什么劲?乱闯入这恩怨中。”

“我说了是路过。”

叶天选择再退让一番,轻飘飘掠过,不与那壮汉纠缠。

可是后者见对方如此轻而易举躲开,顿时认为脸上挂不住。

“今日里倒是有两家要落我面子。”

虬髯客面色不爽,眸子阴沉似水。

心道,对方势力旗鼓相当不好动弹,如今这莫名出现的晚辈后生又敢在自己眼前放肆。

一时间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竟然直接以手中的剑向叶天斩去。

剑刃锋利,带着呼啸风声。

后者则是眉眼一低,眸中只一缕剑意闪过,就在无形之中,那虬髯客手中的长剑忽而间碎裂,作些许零散的碎片,落了一地。

周围众人脸色纷纷露出诧异,有不明真相者只瞧见虬髯客手中的断剑,也觉莫名。

“别惹我。”

叶天拂袖离去。

而身后那些人只传来窃窃私语声,唯有虬髯客,黢黑的脸上难得露出一抹苍白,愣站在原地。

也只有他方才真切地感受到了对方恐怖的实力,他甚至感觉若是对方愿意,只需一个眼神,自己就能死无葬身之地……

虬髯客后怕不已,手中仅存的剑柄落地,发出一声声响才将他惊醒,身后的众人又很快恢复了先前的嘈杂,彼此对峙。

可如今他的眼中只有那飘然离去的一袭白衣……

而离开客栈之后的叶天并没有被那小事影响心情,只不过客栈大堂内被这么一闹,想必今日是没什么可打探的消息。

为了不耽误功夫,也只好去别处看看有没有修士聚集的地方,如此一来才好探明他需要的情况。

很快,叶天就将目光锁定了一处闹市,虽然凡人修士皆有,鱼龙混杂,可越是这种地方越是消息流传广泛。

而在这种闹市之中,也的确有不少的低阶修士摆摊,贩卖的都是些许常见的小玩意,还有些许从亡魂死后搜刮出的魂珠。

叶天记得土伯先前说过,这魂珠似乎在低阶修士内流传较广,随即心念一动,向着一处摊贩去。

那地摊的主人是一个精神瞧起的有些萎靡的青年,在他面前的地摊上,摆放的最多的物品就是魂珠,颜色有深有浅,个头有大有小,却偏偏无人驻足。

叶天蹲下身来,随意捡起一颗魂珠瞧了瞧,发现其中蕴含的魂力与自己先前所获得的那些都相差不多,而这种珠子在这青年的地摊上也属平常,还有其他蕴含更多魂力的魂珠。

那青年神色泱泱,看见有人来到自己地摊面前也不出声召唤,任由叶天自己翻找探看。

“这些魂珠什么价钱?”

叶天问道。

听到眼前这人问话,那青年才缓缓抬起头来,有气无力地说道。

“普通的十枚魂晶,那些颜色更深的二十枚,倘若你要的多的话,价钱还可以商量。”

叶天点点头。

虽然这些魂珠的价钱要比他所了解到的贵上些许,不过他也并不在意。

“若是我全要了,如此东西够不够。”

叶天直接从储物空间内拿出来一样扇子模样的法宝,需要以阴魂之力催动,算是叶天众多的战利品之一,自己用不上,自然可以用来交换些许用的上的东西。

那青年看了一眼,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波动,点点头。

叶天将法宝放下,大手一抹,那地摊上的所有魂珠就统统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

“可以顺就问声,你这些魂珠都是哪儿来的?”

叶天问道。

心想若是有时间的话,兴许能再收些过来,毕竟不能把为了噬魂阴幡而损耗琉璃之火,但却可以用那些自己用不着的法宝来换取魂珠修补。

“城内有个易道阁,那里会有许多定期任务,内容就是进入修罗场内击杀亡魂,除了所得魂珠以外,还有其他的奖励。”

青年收起眼前的法宝,面无表情地说道。

叶天点点头,起身。

他先前在这千秋城里四处探查的时候,似乎确实见到了一个挂着易道阁牌匾的建筑,因为有不少鬼修来往,所以格外吸引注意。

如今自己倒是可以去瞧瞧。

毕竟他所收获的法宝可不止那么一两件,用来换取些许魂珠修复自己的噬魂阴幡还是很划算。

如此想着,叶天就向着自己脑海之中所记的易道阁走去。

那易道阁在城中的名头不小,似乎也是类似于天山峰那种土皇帝级别势力的分支,而它在城中所建造的阁楼,也确实显眼,不一会儿叶天就找到了那处。

门口熙熙攘攘果真挤了不少人,各个都是背刀耍剑,有些修为不俗的至少也相当于人类的化神境界。

叶天甚至可以感知到在这阁楼之内还有相当于合体境修为的鬼修坐镇。

虽然对他来说有些不值一提,但是在这鱼龙混杂的千秋城也算是大手笔了。

来到门口,叶天正打算进去,身后忽而一阵蛮横的呐喊声。

他回头望去,瞧见正有一拨人推推搡搡把前面的人群挤开,而那些被推开的似乎又敢怒不敢言。

叶天有些无奈,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犯太岁,为何总会遇到如此的家伙。

“喂,你,别挡道,没瞧见我们长虹大侠来了?还不快滚开!”

这场无名的野火终究是蔓延到了叶天的身上,那些蛮横的家伙走了过来。

“这路是易道阁的。”

叶天冷眸望他众人一眼。

先前在客栈退让一番,也不见事情平息,如今他倒是不愿退让了。

“好小子,又不知是从哪里初出江湖的雏儿,敢与我们兄弟几人豪横?找死!”

那当头之人是个手持弯刀的汉子,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可这时忽而一剑过来,横在那人的脖子上,前者瞬间停住,呆在原地不敢乱动。

“你小子算是个什么东西,敢对我家公子出言不逊?”

忽而一道粗狂声音响起。

叶天寻声望去,那出剑之人,不是他人,正是他先前在客栈所见的虬髯客。

只不过如今他像是变了个人一般,这剑也是架在与叶天对立之人的脖颈上。

“你又是哪里来人?可曾听闻我双龙剑名号?”

因为这剑是从后面来的,而那虬髯客也是站在这汉子的身后,后者并不可见前者。

“爷爷手中这剑,就是斩龙的!”

那虬髯客身形比这汉子还高了一个头,直接抓住着汉子的肩膀,将他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

“倒是让你瞧瞧爷爷是哪路神仙!”

他居高临下瞪着这汉子,而后者却在看清虬髯客的脸时,身子不自然一抖,心中已然发毛。

这人他又如何不认得?

不正是在这千秋城里鼎鼎有名杀人如麻的虬髯客?可是也未曾听过他归顺了哪方势力,如今怎么平白无故又冒出那个公子来?

汉子心中连道倒霉,面上却强颜笑道。

“小弟不知原来是赵大哥,方才有些出言不逊都是一场误会,若是知晓这位公子是赵大哥的人,小弟又岂敢如此模样。”

那汉子讨饶道,额头上已然密密麻麻布了一层细汗。

“谅你知晓也不敢犯如此行径,还不赶快给我家公子赔罪?”

虬髯客的声音粗狂,如今低吼一番,又是摆出了要吃人的架势。

而周围早已经围了一圈的人,对着几人窃窃私语,这就是没有人敢大声。

虬髯客的名头,在这座不大的千秋城,可还是响当当的。

“方才是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公子,还望公子大人有大量,原谅在下。”

这汉子没有了先前的威风,直接跪倒在地,对着叶天又是磕头又是拜。

而后者眼神冷漠的望着这一切,没有一丝表示。

那虬髯客也是会察言观色,见叶天似乎还不满意,于是当机立断直接抽出剑来,向着汉子一斩,一条断臂就出现在半空之中,高高飞起再落地。

紧接着就是那汉子一阵惨绝人寰的喊叫声。

“今日里就是以你一条手臂来谢罪,若是他日再被我瞧见,掉的就是你的脑袋!”

虬髯客满面厉色说道。

那汉子虽然呐喊不已,感受到剧烈疼痛,却还是一个劲向着磕头。

“走吧。”

叶天只说出两个字。

结束了这一场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