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章 磨刀人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05/18 17:01:21字数:4414

因为那力量实在太过强大,怕是以亡灵此刻堪比大乘境界的体修,青诀冲云剑抵挡的这一式攻击之后手臂也被震得有些发麻,虎口甚至裂开一些,渗出了丝丝鲜血。

血腥的气味极淡,可是却好像令眼前的人影更加生动起来,他从一开始的迟钝蹒跚变成了如今挥舞着触手,动作也逐渐开始灵活起来,脚下的尾巴游动着,像叶天冲过来,速度也开始越来越快。

叶天知道眼前这怪物不好对付,可是他却无处可逃,因为若是随意走动的方位,到时自己彻底在这迷雾之中迷失了方向,很难找到需要继续坚持的路。

他只好咬牙手中拿着青诀冲云剑冲向那怪物奋力地砍了下去,手中的青诀冲云剑也没有丧失它的能力,锋刃无比,但是在直面那一条条触手时,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身为法宝,到底是需要仙元加持的,而叶天此刻只能依靠自己最原始的肉身力量去对抗,于是青诀冲云剑的威力也就大减,一剑下去也没能砍下一条触手。

那怪物似乎是从脖颈之中发出的叫声嘶吼了一声,又向叶天冲了过来,手中的粘液滴答滴答的不断落下,散发着恶臭,动作有些癫狂,显得极为愤怒。

“畜生……”

叶天咬着牙又向他发出了攻击,另一只手却始终因为要提着青灯无法派上用场。

他忍耐着自己想要使用琉璃之火的冲动,毕竟若是一击不得手,对方冲入了迷雾之中消失了,到时候伺机而动,自己身为外来者并不熟悉地形,必然是极为被动的。

于是叶天就想着若是要大战一场,只能速战速决,必然不可失败。

但是眼前的情形,却似乎并不能让他如愿,这长着触手的无头怪物,面对自己的攻击越发凶猛,那几条触手却像是铁打的一般,虽然是柔韧,可却是极难斩断,与青诀冲云剑相碰,也能发出类似于金属相撞的声音。

叶天的脑海之中,正思考着如何应付,我眼前的触手怪却不给他任何余地,一条条触手即二连三的向自己挥舞着过来,一下一下的力度极大,而叶天被震裂的虎口越来越开,鲜血已经侵染了整个剑柄,散发出来的血腥味也足以让他自己闻见。

“你……何来?”

又是那一道声音,让叶天心头一震,他此刻可以确定并不是眼前这怪物发出来的。

莫非说还有一个人在暗中看着自己的战斗?

没想到这里不仅寒毛竖起,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对方对自己图谋不轨的话,那岂不是真要命丧于此?

可是叶天坚持了好一阵,也没见还有第二个人冲出来与自己对决,反倒是因为分神提防着其他,眼前的触手怪责缓缓地占据了上风,压住了他的气势。

“该死……”

叶天不断后退,眼前那怪物却气势越来越凶,似乎是被他手中的鲜血气给刺激得,那触手上的粘液滴答滴答漏个不停,这一路下来蔓延了不知多长,连周围的迷雾也沾染上了这恶臭的气息,叶天闻得有些头晕目眩。

“太弱了……”

那不断出现在叶天耳边的声音,终于说出了另一句不一样的话。

而就在这句话出现的下一刻,叶天就亲眼所见,自己眼前的那怪物突然停了下来,是在一瞬间停顿下来。

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叶天此刻却不敢有半分松懈,手中紧紧地握着青诀冲云剑,喘着粗气,那鲜血滴答滴答落下,眉心之中的琉璃之火也不曾退散,随时蓄势待发。

可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却让叶天有些发愣。

那怪物挺住的身形突然崩开,像是在一瞬间被人切割成了无数块,缓缓地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堆碎尸块。

怎么回事?

叶天脑海中充满了疑问,眼前的景象变化的太快了。

但是下一刻就有人替他解答。

“你……太弱……”

叶天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眼前依旧有一堆碎尸块,所以这身影是一个新人物,并且叶天可以确定先前与他对话的也是眼前这个人。

“不知阁下是何人?”

叶天举起手中的青灯探照向前面那人影。

那触手怪物突然四分五裂必然是与眼前这人突然的出现有关,既然对方没有着急对自己出手,而且还帮自己解决了眼前这个心头大患,那么叶天也不必急于把对方列入敌人的行列。

“你……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人影似乎是许久未曾说话,正在不断的恢复自己的语言,从一开始的艰难能吐露几个字到如今虽然缓慢,可却能说出完整的一句话了。

叶天也在他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江青灯具到了足以看见对方面容的距离。

那算是一个正常的身影,与自己的身高相差不多,脸上蒙着一块黑布,一身夜行衣,看起来像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是能够出现在这个地方,并且能瞬间将那强大无比的怪物切成碎块的,又岂会是一个普通人?

“在下无意之中不小心闯入了此地的,不知前辈何人?”

叶天坦然问道。

毕竟对方修为比自己高深,叫一声前辈总不会错。

“以你的修为怎么会平白无故误闯进这里?”

那人说话的语速终于开始正常了,声音是一个男人,磁性且浑厚。

“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在下也说不清楚,只是胡乱走了一通就走到了这里,正在想办法出去,不知前辈可有线索?”

叶天打蛇随棍上,正打算伺机探一探对方那人的口风。

“哪里是随便来就能来到这里的。”

那人显然不信,可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我是有意来到这里的,想找些东西,只不过现在没有找到却也出不去了。”

那人解释道,手从身后拿了出来。

叶天这才发现对方的手中有一柄短刀,他随意的在身上擦拭了两下,就收入了袖口之中。

“斗胆问一声,不知前辈在此地迷失了多久?”

叶天恭敬问道,如今自己是有求于人姿态自然要放的谦卑一些。

“我?我已经在这片地方走了太久,太久了,一刻也没有停下来,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像方才如此的怪物,我想估计倘若没有遇见你的,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变成迷失者,就会变成他们其中的一员。”

那人说着,似乎太久没有说话,如今有了说话的对象,就忍不住直接说了一通。

叶天闻言,皱眉问道。

“前辈的意思是这倒在地上的怪物也是迷失者?”

“嗯,不要看他们的模样怪异,可能生前他们也与你差不多,只是在这里迷失久了,可不光只是迷惑了自己的心里,连肉体也会改变。”

那人说着,指尖向着那碎尸块一点,那地上的尸块瞬间升腾起一个绿色的火焰,显的妖异无比。

“倘若不将这些东西焚烧干净的话,过不了一会儿他们又会重新复活。”

那人解释道。

叶天闻言,有些咂舌,也好在自己遇见了对方,都是靠他一个人在这里摸索的话,恐怕很难活着出去。

“我在这里找了那么久,先前也见过几个与我一样的迷失者,他们的修为比你强大的多,后来都坚持不住,变成怪物也是我亲手将他们一一送上路的。”

那人随口说着,语气始终都是冰冷的,像周围的浓雾一样冰冷。

“想必前辈一定境界高深,所以才能坚持如此之久。”

叶天发自内心道。

对方能够一瞬间将这怪物解决,并且自己就在眼前都没有发现,至少不是目前他可以匹敌的,这对方此刻友谊对她动手恐怕难以招架。

“倘若我的境界足够高,我现在已经出去了,而不是像你一样在这里兜圈子。从你踏足在此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只不过那时候我已经神智开始迷失,也丧失了语言,不过后来你掏出那一盏灯似乎有些作用,让我开始想起了一些东西。”

那人缓缓说道。

可是叶天听后却有些毛骨悚然。

“前辈的意思是从我刚开始踏足这个地方,您就已经跟踪我注意我很久了?而我一直没有发现?”

“嗯……不过这也不能够怪你,毕竟你的实力有些太弱了,在这个地方恐怕生存不了多久。”

那人说话毫不留情,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叶天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

“那前辈所说我一直在此地兜圈子是……”

“就是你想的那样,你以为你一直不断向前进,就是走上离开的道路,其实倘若你回头看看就应该知道,你记得刚踏上这里走了也不过只有二三里,距离离开还远着呢。”

那人说到这里,语气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我走了那么久……不过只是几里路?”

叶天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对方没有理由骗自己。

“这也是这个地方的诡异之处,眼前浓雾的不断变化,让你以为你已经在向深处开始走,可其实你却始终没有走出方圆十里,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麻木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会变成着眼前的怪物一样,将后来者一一杀死。”

那人说着,等到眼前的那一团绿色的火焰终于燃烧干净,这才将目力转移到叶天的身上。

而后者此时托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后怕不已。

“倘若是如此的话,那怎样才能够找到离开的路?”

“我到这里等了那么久,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够离开这里,除非他们变成眼前的怪物,才能从我的视线之中消失。”

那人说道,直接盘腿坐了下来。

“以你现在的境界,哪怕有手中那一盏灯照明也没办法走出去,不如干脆趁着还有些神智坐下来陪我聊聊天。”

叶天沉默,将青灯放在地上,也学着那人盘腿而坐。

“前辈在此地呆了那么长的时间,莫非就没有想过什么可以出去的方法?”

“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在刚进入这里的那一段漫长岁月,我一直是在思考,而在那段时间,我也见识过不少人从到来此地,到变成怪物,也不过是短短的功夫,那时候我也杀了不少迷失者,就在他们彻底丧失神智的那一刻。”

对方似乎变得越来越健谈。

“前辈能够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还保持自己的神智,恐怕不只是依靠自身本身的修为这么简单。”

叶天推测道。

也许对方也拥有着像自己手中青灯一样的法宝,可以对此界的力量产生一些抵抗。

“我确实还依靠了别的东西,只不过哪怕如此,也只是减缓一些我变成迷失者的时间,这条道路终究没有尽头,这片迷雾也终究没有出口……”

对方的语气突然变得消沉。

“连前辈也丧失了信心,觉得不过只是拖延时间罢了吗?我可是知道有人真的从这里走出去过。”

“你?你说的是土伯吗?从你身上感受到他淡淡的气息,虽然并不浓烈,也许你们相见已经是很久先前的事情了。”

那人说道,语气也是异常平淡,似乎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他的心神产生动容。

“我与他的确有些接触,不过他的事情我也是听他人说的。”

叶天毫不避讳地承认了,并且对方能够知道土伯,他也毫不意外。

毕竟按照先前蜃的说法,土伯的名气在此界似乎并不小。

“倘若你跟那个人的关系不错的话,那你现在可能已经死了,因为我现在能在此地也全是拜他所赐啊……”

眼神那人说话还是平淡的语气,可是他所说这话却让叶天感觉心头一冷。

“不过你放心,我还没有将你除掉的打算,因为你身上他的气息并不浓烈,可能只是曾经有过接触罢了,并且能够在此地碰到一个还有神智的活人可不容易。”

那人说着,又重新从袖子中掏出了自己的那柄短刀,又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块黢黑的磨刀石,开始在叶天的面前磨起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