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无日宗尊使

作者:打眼书名:仙宫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19/10/07 10:01:59字数:4180

叶天顺着刘子毅的提示,一路上波折,经过了众多幻境,才来到叶家第三处遗藏的入口,此地地处山地丘陵,怪石嶙峋,如若没有提示,且不说那层层幻境跟阵法,就是凭空的一个入口,也是十分难寻的。

那叶家遗藏的入口之处刻着八个凤飞凤舞的金光大字,“叶家禁地,擅闯者死!”

数息之后,叶天深吸口气,所谓既来之则安之,他既是叶家后人,想来里面的许多阵法都是不会肆意为难自己的。

即便是这叶家遗藏的消息被泄露出去,里面不管是有多么的凶险,他都不会心生怯意。

尔后叶天步入洞口,在阴暗潮湿的通道中,行走不过百十丈,眼前出现了一座用粗大铁链串连起来的浮桥。

浮桥下方是万丈深渊,浮桥两侧,更是迷雾重重,肉眼什么都也看不见。叶天立在原地,用神识查看了一番,旋即轻轻地摇了摇头。在此神识毫无用武之地,一片空白,什么也查不到。

放眼望去,浮桥通体泛黑,由木板铺设而成,宽约三丈,隐约透着沉香,由于年代久远,上面遍是葱郁的青苔。前方一望无际,显得非常深邃,不知是否暗藏玄机。

叶天沉吟片刻,为了稳妥起见,决定从浮桥旁边飞到对面去。

紧接着,只听“哐当”一声,叶天硬生生地撞到了什么东西,只好迅速返回原地。

随后他祭出了青诀冲云剑,手中法诀变幻,低喝一声,“给我破!”

那青诀冲云剑陡然爆发出了惊人的灵力波动,瞬间分化成三十六道青光,朝着前方呼啸而去!然而事与愿违,由一百零八根撼灵神木炼制而成的青诀冲云剑仿佛以卵击石,瞬间就倒卷回来,前方却仅仅产生了一丝波动。

他轻柔着自己的额头,不由得苦笑,阻挡自己前行的是种很强大的阵法禁制,若想依靠蛮力破阵,绝非易事。

不过这次叶家遗藏的阵法不同于以往,居然没有能分辨出来他这个叶家传人的身份,倒是让他颇有些疑惑。

最终,叶天还是将目光放在浮桥之上,想必这是进入第三处遗藏的必经之路,没得选择。

踏上浮桥后,一路上通行顺畅,倒也无事发生,当他行至半路时,突然听到前面有人言语,众人议论纷纷,各抒己见。

关于叶家第三处遗藏的所在,已为世上多人所知,有人先于叶天一步,也不足为奇。

结丹期修士五觉远胜于常人,不过此时受阵法禁制所限,前面那些人说些什么,叶天却听不清楚,为避免遗藏中的宝物落入他人之手,叶天不禁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不多时,叶天视野中出现了众多修士,他们形貌各异,数以千记,其中不乏各大宗门的长老及弟子。

没有想到那苍梧秘境之事还没有过去,这叶家遗藏的消息传出,又是让本就已经实力受损的各大宗门再次派遣出门内残留不多的余力,来探寻这叶家遗藏。

先前他在燕国跟苍岳的战阵之上,见到的结丹期修士也没有多少,如若那些修道之人对抗无日宗,能有这般用心,如何能让无日宗成了今日之势。

甚至叶天都隐隐怀疑,从苍梧秘境到这叶家遗藏,都是别有用心之人在故意散布出去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让天下各大宗门实力受损,最终让北方的苍岳跟无日宗坐收渔翁之利。

而在这边,叶天看到那些修士们的同时,他们自然也看到了叶天,转瞬间,叶天就被重重包围。

面对如此大的阵仗,叶天不禁倒吸口气,连忙凝起体内灵力,准备与众人展开厮杀。

“这位道友,同是天涯沦落人,我等不想与你为难,速速将你身上的食物拿出来!”其中一位年长的修士板着脸,正言厉色地道。

叶天登时一头雾水,究竟发生了何事?这些修道之人怎么张口就要吃的?

“回道友的话,在下此行并没有准备任何食物。”叶天淡然地道。

众修士闻罢,脸上纷纷露出失望之色,随后一哄而散,不再理会他。

叶天这才长舒了口气,幸好先前进到这叶家遗藏之前,他就换了相貌,众修士不认得他,加上自天地灵气暴增,提升到结丹期的修士人数众多,所以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这些修士毕竟人数众多,叶天修为不过是结丹初期,但是掌握诸多神通,功法手段更是层出不穷,但是若要他单独面对如此多的修士,他还是自认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叶天望着前方熙熙攘攘的浮桥,缓缓地挤过人群,继续往前行去。在此途中,他收集到了一些有用信息。

这些修士与叶天的目的一样,是为叶家的第三处遗藏而来,不过眼前都被困在浮桥之上。

浮桥的周围被阵法禁制所封锁,此地可进不可出,极为诡异。被困多日的修士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良策,即使众多修士齐心协力,也无法打破。

而且这阵法还有一处颇为奇怪之处,就是在这里的所有人身体机能消耗变得如同常人一般,即便是修为再高深,也会如同正常人一样需要一日三餐。

如此一来,结丹期的修士倒还沉得住气,那些筑基期的修士,除了要饱受精神上的疲惫和折磨,还三天两头饥肠辘辘。修道之人常年辟谷,吞风饮露即可,在这里却完全不管用。

在众多修士之中,有位盈盈少女引起了叶天的注意。此女子容色娇美,目似秋水,肤若凝脂,气质更是超然绝俗,令人舍不得移目。

倒不是叶天一见倾心,而是这盈盈少女的双手被玄铁锁链所束缚,惹人生疑。

待四目交接,那盈盈少女登时用楚楚可怜的神色望着他,希望叶天能够拔刀相助。

即使换在平时,叶天也不会贸然出手,何况眼下情况复杂,故而姑且静观其变。

半个时辰后,叶天行到了浮桥的尽头,发现前方道路确实不通。自己在踏上浮桥之前,就已经领教过两侧阵法禁制的厉害,哪怕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多半也于事无补。

少焉,耳旁传来了一段婉转动听的笛声,这笛声并非来自浮桥,而是脚下的万丈深渊。下面伸手不见五指,漆黑如墨,根本不知何人在吹笛,不过对方身处万丈深渊,自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转瞬间,浮桥上剑光闪现,厮杀四起,众多修士在优美的笛声中拼得你死我活。在他们的眼中,不论是否同门同派,哪怕昨日还是朝夕相处的同门师兄弟,全都照杀不误。

叶天心知笛声诡异,连忙守住心神,以免丧失理智。

就在此时,一名青年男子双目通红,面色狰狞,手持寒光凛凛的长剑向他袭来。

此人修为平平,不足为惧。念他并非出于本心,叶天避开之后暂留他性命。

“救命啊,救命啊!”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突然传来。

寻声望去,只见那位被玄铁锁链所束缚的盈盈少女拼命地朝这里跑来,在其身后,同样有位丧失理智的修士穷追不舍。

情况紧急,叶天登时腾空而起,祭出青诀冲云剑,随手那么一挥,强大的剑气直接贯穿了那人的心脉,那名盈盈少女得以解救。

“小女子东方妍若,感谢阁下出手相救。这些人都已经疯了,我们得赶紧离开此地。”盈盈少女忙向叶天行礼,妙目中却隐隐有一丝忧色。

她的话倒是提醒了叶天,在这美妙的笛声中,若想保持理智,除了要及时守住心神,还要有足够的修为。此女分明有结丹期初期修为,即使在双手被束缚的情况下,面对筑基期修士也能全身而退,甚至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其斩杀,却在此故意示弱,如此来历不明之辈,自己还是要提防一二。

“这里四处都是阵法禁制,应当如何离开?”叶天问道。

“小女子自有办法,还请阁下先帮小女子恢复自由。”东方妍若美目四顾,迟疑了片刻才道。

叶天思前想后,手持青诀冲云剑,瞬间破开了少女手中的玄铁锁链。

然而还未等东方妍若拜谢,一些杀红眼的修士已然向他们奔来,人未至,各种法宝已来。

此情此景,叶天二人不得不还击,否则唯有死路一条。尽管此地修士众多,而且各个身手不凡,不过在叶天的手中都讨不得好。

过了许久,此地突然多了一位赤脚修士,他的双脚与众不同,世所罕见,足比常人大上数倍。浮桥上发生的一切尽收其眼底,他的右脚一抬一放,一股无比强劲的力道顷刻间从桥头贯穿到了桥尾,直接将浮桥上的木板全部击碎,无一幸免。

少许,美妙的笛声消失得无影无踪,正在厮杀的众多修士神色恢复如常。他们看着浮桥上横七竖八的尸首,不禁面面相觑,无不骇然失色。

“方才尔等不慎中了叶家人布下的阵法禁制,好在老汉来得及时。”赤脚修士环视左右,不怒自威地道。

众修士闻罢不由得议论纷纷,人云亦云。

能够破除刚才的险境,绝非常人能够做到,这位赤脚修士少说也有结丹后期修为,那双大脚又格外引人注目,却无人知道他的来历。

赤脚修士甚是得意,踏着众人的脑袋向着叶天这边飞奔而来,众修士却是敢怒不敢言。

数息之后,赤脚修士落在了东方妍若的身旁,瞪着小小的眼睛上下打量,一边看一边咋舌,“老汉我游荡世间多年,还从未见过你这般俊俏的女娃子,不知你可有双修道侣?如若有,老汉就将他杀了。如若没有,你觉得老汉如何?”

眼前的赤脚修士胡须斑白,肚子凸起,看他这模样年岁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而东方妍若正处豆蔻年华,实在无法相配。

“呸!你这无耻老贼,看剑!”

东方妍若银牙紧咬,倍感羞愤,当即对赤脚修士大打出手,好让他嘴下留德。

不知不觉,两人已战数十回合,东方妍若的实力不弱,却无法奈何赤脚修士,甚至招招落于下风。不过东方妍若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反而加大了攻势。

叶天只是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两人相斗。

因为这两人的所有举动,在叶天眼中,都是十分可疑的,所以他压根不去插手,尽情看着两人能拼斗到什么程度,最后谁又会露出破绽来。

“轰隆!”

就在此时,无数黑云凭空出现,瞬间凝聚在浮桥上方,众修士不禁面色变化。

“女娃子快住手,再这般打下去,此地的阵法禁制就会重启,而且威力倍增!老汉我还要留着力气冲破此地,早些进入叶家遗藏呢!”赤脚修士见她不依不饶,索性主动示弱。

东方妍若深知自己不是对手,这么打下去没有任何意义,白白损耗自己的灵力罢了,既然对方给了台阶,她就不再纠缠下去。

众修士听闻赤脚修士能够冲破此地,不约而同地投来期许的目光,先前遭遇的一切事情,全然抛之脑外,一旦进入叶家遗藏,得到那些天材地宝,功法秘籍,他们定是能够得偿所愿。

众目睽睽之下,赤脚修士来到浮桥尽头,他猛然间抬起双脚,轰然落下。由于力道过于强大,给人一种天崩地裂的错觉,众修士就连大气都不敢出。

随后“轰隆”一声,十里浮桥毁于此间,纷纷落入万丈深渊,一同落下的还有那些修士的尸体。

众人只好腾空飞起,静待遗藏大门的开启。

一些筑基期的修士只能驾驭起飞行法器了,那些没有飞行法器的修士,有些侥幸被同伴拉住,没有跌入万丈深渊,余下之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跌入万丈深渊之中摔得粉身碎骨。

浮桥的尽头又是一处入口,经历了刚才之事,并没有让众修士有所退却。俗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赤脚修士尚未踏入,就有数名修士捷足先登,欲要率先进入遗藏。